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四十八章终结
    浩浩荡荡宛如云海的雾气中突然响起刺耳的尖啸,下一刻,云雾排开,宛如朝拜君王般向两边分开,一道湛然剑光骤然斩破云海,从中冲出。

    那剑光之上承载了三人,最前面那人背负剑匣,白衣飘然,丰神俊朗,掐诀御剑,如剑仙临于凡尘。

    花木兰道:“停下吧,想来那觉醒者也不会再追上来了。”

    李白点了点头。

    剑光缓缓落地,化作青钢本体,闪烁着淡青色的光芒,安静地悬浮于白衣剑仙的身侧。

    李白擦了擦不知不觉挂满额头的汗滴,那些凝结在发梢的汗水已经化作一串冰棱,摸上去有些扎手,用手一呼啦,便掉下来一堆小冰碴。

    “想不到我们居然真能逃出生天。”花木兰替李白掸去了领口的小冰碴,感叹道。

    李白点头道:“这次实在侥幸,若非我大唐皇族出手,整个西域恐怕都未必能找得到能制住那觉醒者的人。”

    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李白倒不觉得这真是侥幸,应当是系统早已洞悉一切,不然一切也不会这么凑巧。

    按照主线任务一二的难度,虽说绝对不低,但哪怕是九死一生起码也有个生机。

    而这主线任务三......若真让他们对付那觉醒者,那完全是找死,差距实在太大了,哪怕三人合力,怕是连对方的一根毫毛都未必能伤到。

    这是质的差距,非量所能弥补。

    蚁多能咬死象,但蚁再多也咬不死翱翔于九天的神龙。

    花木兰深以为然:“若让他越过长城,整个西域都要化作人间炼狱。”

    铠面色沉重:“尽管这次很幸运,但我们不能永远指望幸运,那样的力量,确实强大,但不要忘了,这世界上还有比他更强的——大圣!”

    李白笑了,看这架势,铠似乎有融入这个小队的意思了,不由道:“咱们还年轻,着什么急,迟早我们也会成为那种令人仰望的强大存在的。”

    花木兰皱眉道:“只是,这件事有些奇怪,我从未听说过居然还有皇族坐镇安西四镇。”

    “李恪不是吗?”李白微怔,也有些缓过劲了,偌大个碎叶,连整个北庭都算上,姓李的高级将官也就这么一个监军。

    花木兰摇头道:“绝不可能是他,他只是个皇族远亲,甚至都不是出自陇西的正统皇族,就凭他绝无可能调动如此庞大的大唐龙气!”

    李白皱了皱眉,突然觉得自己仿佛想通了什么。

    李恪这个名字在历史上可绝非无名之辈,而是李世民最出色的一个儿子,而且血统极为高贵,身负五朝皇室血脉,比之李唐的陇西李氏,简直如同一个贵族与暴发户之间的区别。

    以前他听到李恪这个名字,虽觉耳熟,却从没往这方面联想过。因为历史上高宗还在位的时候李恪就已经死了,现在武则天都上台了,哪还有他的戏份?

    但现在仔细一琢磨,这可是王者荣耀的世界!

    一个人倘若自身足够强大,那完全可以说是天下之大,无处不可容身,所以李恪从长孙无忌的迫害中存活下来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于是他道:“我记得咱们大唐以前,也有个李恪吧?”

    花木兰点头道:“你说的是吴王殿下吧,听说吴王殿下贤良英明,年纪轻轻就已成为武道高手,又兼修魔道,造诣颇深,只可惜先皇即位后,被长孙老贼牵扯到了‘房遗爱谋反案’,以莫须有的罪名诛杀了。”

    她顿了顿又道:“我想不通这其中有什么关节,他们完全是两个人啊。”

    李白皱了皱眉,长孙老贼?看来花木兰跟这货有仇啊......

    具体的他也没有深究,而是将自己的猜测和盘托出:“你不觉得长孙无忌后来的遭遇与李恪的结局太过一致了吗?或许自始至终,李恪都从未身死。”

    “别忘了,当今天子当初与长孙无忌也不对付,以她的能耐,若想在长孙无忌的手底下保一个人,想来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

    花木兰面色微变,随即哼了一声:“武曌虽然刚愎.......但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你的猜测也有可能,但未免有些荒谬,话剧小说看多了吧你。”

    李白笑了:“只是猜测,听听无妨。”

    花木兰笑道:“若是猜测,我倒觉得你有可能是嬴氏族人,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出色的御剑术。”

    李白翻了个白眼,也是心塞,倘若他起个嬴政的名字,兴许穿越过来直接都能当秦王了。

    嘴上却是笑道:“我要是嬴氏族人还能跑这儿来给你守长城?巴不得你们和北夷,西域,魔种互相撕呢......”

    他话音刚落,一声噼啪脆响响了起来。

    花木兰惊道:“什么声音?”

    李白苦笑,望着手中的青钢,在其剑身,一道蜿蜒的裂痕延伸开来,宛如蛛网。

    噼啪——

    脆响越发密集,直至——崩碎!

    一片片碎片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李白的心微微一疼,叹道:“原以为搁养剑匣里多养几天还能恢复,这下看来应当是伤及根本了......再见,我的战友。”

    以凡剑御剑实在是太过勉强,哪怕青钢作为系统出品的三包产品,品质有保障,但奈何他这次是直接催动到了极限,那么庞大的真元输出,已经超越了它的承受能力。

    望着那满地的碎片,他一时间居然产生了一种发自内心的不安感。

    手中无剑,怎能安然?

    只可惜这两天他虽然没花什么系统货币,但统共就两天的时间,指望打赏能累计到一百万,兑换到B级的仙剑,还是有些痴人说梦了。

    尽管他直播内容很精彩,甚至可以说是独一无二,但此时累计的打赏也只有七十多万。

    这已经不算少了,搁现实中根本就是每天各种大盟主漫天飞,哪怕是那些顶尖白金大神的直播间都没有这么恐怖的号召力。

    至于考虑先买一个C级,和青钢一个等级的飞剑凑数的话......虽然更适用于御剑,但施展将进酒的时候还没青钢给力,还是算了吧。

    不过眼看着主线任务三应当是要完了,也就是说他这次的穿越即将到此为止,想来回到现实,截止到下一次直播,应当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来累计打赏。

    到时自己兴许也能兑换个仙剑级别的武器,也算是鸟枪换炮。

    只可惜了青钢......

    这把从他刚进入剑道便伴随他至今的凡兵,今日总算是寿终正寝了。

    “兵者为战而生,这也算是它的宿命了。”花木兰宽慰道。

    李白也没沉浸于这种情绪太久,只是将青钢的碎片整理了,掘土掩埋了。

    他道:“无妨,都是小节,咱们现在......”

    话还未说完,便听到远方陡然间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轰然间席卷开的魔道狂风直接将那漫天大雾尽数吹散,只见在那远方,一头半人马正仰天怒吼。

    在他的身前,是摧枯拉朽被摧毁的金吾卫,人仰马翻,刀锋席卷,血肉纷飞,如同钢铁般的长尾轰然间砸去。

    大地崩裂,狂沙席卷。

    盘踞在天际的金色长龙骤然间化作了一个身披白色儒衫的年轻男子,此时正踏空而立,冷漠地俯视着狂暴的觉醒者。

    “本王再给你一次机会,臣服或者......死亡!”

    他的眼神中满含杀机,这个觉醒者的强度超出了他的预料,尽管仍能解决,但却葬送了他手中的最强战力,三千金吾卫,这对他经略西域无疑是一重大打击。

    伊斯力高昂起巨大的头颅,脸上露出诡异的笑:“想要我臣服?”

    “哈哈哈哈。”

    他狂笑了起来,一头月白色长发狂舞,状若疯魔。

    “想要我的命你大可拿去啊,但让我臣服......我知道你是什么打算,你想控制那些魔种为你所用,否则凭你的实力,要想摧毁那些低等的渣滓不过是很轻松的一件事。”

    “你是人啊,但......我们才是同类啊,哈哈哈哈!”

    “而同类......怎能臣服于同类!”

    他的笑容越发肆无忌惮,宛如垂天之云的魔道波动席卷而出,但哪怕是李白也能看出,从滴水不漏的神秘,转为现在这种状态,那只能说明他已经快到极限了。

    “垂死的悲鸣。”李恪面无表情,冷漠地讥讽道,只见他高抬起右手,庞大的魔道力量瞬间将伊斯力的力量彻底压制。

    一道金色的锋芒闪现而过,伊斯力的笑声戛然而止。

    砰——

    本人马的胸口被剖开了一道口子,鲜血喷洒而出,落在地上顿时腐蚀出一片坑洼。

    那庞大如山岳般的身躯四蹄一软,推金山倒玉柱般轰然跪倒在地,他的面孔诡异地变得柔和了起来,仿佛随着魔道力量的消散,开始恢复人形。

    他的眼角滴落了一滴泪水。

    “普利希拉......”

    “抱歉,我没能成为大圣。”

    “抱歉,我拯救不了你了。”

    他嘴角渐渐溢出了染满鲜血的笑意,这笑容真的显得很美,仿佛得到了解脱,他的身躯渐渐缩小,化作凡人。

    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放在了眼前。

    “当人......真好。”

    “只可惜......”

    只可惜什么?

    他没有说完,因为又是一道金色剑光斩落,他的头颅应声坠落,激起一众观众们的强烈谴责。

    【太没风度了不应该让人家把遗言说完吗?】

    【好感动,伊斯力肯定是为了拯救这个叫做普莉希拉的人才会那么执着于成为大圣的。】

    【伊斯力就这么死了?】

    【怎么可能,这个李恪是个什么鬼东西啊,居然敢杀我们家伊斯力!】

    【不过是个刽子手罢了,杀性真重。】

    与此同时,李白的耳畔也响起了系统关于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恭喜你,被选中者,你已经正式完成第一个直播场景的所有主线任务,你还有二十四小时的时间停留于本场景,二十四小时后将自动传送,回归地球。

    你获得了本次终极任务奖励,解锁青莲剑仙A级技能——神来之笔。

    ......

    遥远的极北之地,在漫天冰雪掩映的无底深渊中,一道平滑如镜的冰面里,宛如造物主之钟爱所凝聚的造物正蜷缩着身躯,安静地沉睡着。

    她生有独角,不着丝缕,双手抱胸,护着自己的私密部位。

    就在此时,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她那修长的睫毛抖了抖,几乎就要睁开眼睛......

    但终究,她只是流下了一滴泪水,转瞬间就化作冰晶,坠落到了地上。

    那横亘了世界尽头的坚冰仿佛一个囚笼,将她禁锢在了另一个世界。

    “伊斯力......”

    清冷的呢喃在深渊中响彻,坚硬的冰壁陡然间震了一震,随即再度掩盖在风雪中,没有了任何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