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四十七章金吾卫战北王

第四十七章金吾卫战北王

 
    “没错,就是要这样才公平嘛!”像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伊斯力的笑容更灿烂了,他的身体渐渐升高,来到了廊柱的顶端。

    绵延而去宛如深渊一般幽深的巨影亦步亦趋,跟随在他的脚下,宛如忠犬,倒射出死亡的根源。

    他单脚踏在廊柱顶端,宛如金鸡独立,白色的披风在狂风中猎猎,他拢起手放在眼前,眺望着远方,长发飘扬而其,宛如白雪,绝代风华。

    他的眸子里倒映出百里之外那惨烈的战场,一个个庞大的魔种陨落,一个个披甲的唐军阵亡,血与火,生与死,热泪与慷慨激昂......

    仿佛近在眼前,但分明又有着居高临下的俯视。

    “看着远处那一个个渺小的生命逝去,顿生怜悯之情。”

    明明是一句悲天悯人的温和笑言,此刻却显得宛如来自僧伽罗的罗刹,一边带着温柔宛如处子的笑容,一边将人的血肉生生一口口吞噬。

    李白和花木兰的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寒意,对方先是表露出将人类视为刍狗一般的姿态,现在又展现出宛如高僧大德般的悲悯,这种笑意再无法让人升起半丝好感,有的只能是发自内心,宛如艳阳寒冰般的恐惧。

    “果然,觉醒者都是疯子。”花木兰握紧了手中的剑,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决然,无论如何,绝不能让这种疯子荼毒边地。

    他太强了,别说后续那几道长城,哪怕只有碎叶北庭所有军队联合起来都未必是此人的对手。

    李白面色很沉重,如果说起先他还对此人抱有一种幻想的话,那么现在他心底的那份侥幸已经彻底被粉碎了。

    因为他发现,对方之所以现在还没动手,不是出于某种善意,而是因为他们在对方眼里实在是太弱小了,根本就毫无威胁可言。

    就像寂寞难耐的人对着蚂蚁倾诉心声,然而只要需要,他随时都会一脚将那蚂蚁碾碎,没有半分留情。

    【我滴妈,这BOSS有点渗人啊。】

    【其实他说的挺有道理啊,没道理只能人类屠杀,奴役魔种,就不能魔种屠杀人类。】

    【屁道理,你是人还是魔种就瞎比比,站队的时候先看看自己屁股好吗?】

    【又是狗屁的屁股决定位置,劳资还不能说句公道话了?】

    【讲公道你怎么不把你吃下去的猪肉吐出来,然后切了自己丢猪圈喂猪?】

    【猪还吃肉?】

    【猪是杂食好吗,我就看过一个变态的片子,里面罪犯杀人之后,就把尸体绞碎喂猪。】

    “你曾经不也是人类吗?”铠突然说道,“觉醒者难道与修行魔道的人类有很大区别吗?为什么连种族观念都会改变?”

    他并不感觉恐惧,也无法理解花木兰所抱有的那种守土安邦,精忠报国的理念,所以对他而言,这头觉醒者虽然恐怖,但也仅止于此了,最多不过一死。

    他孑然一人,了无牵挂。

    尽管他真的很想活下去,但此刻他已经意识到了,无论如何,自己今天也跑不掉了,就像笼中鸟,瓮中鳖,引颈就戮反而省了些力气。

    伊斯力皱了皱眉,在这个年轻的魔道强者神情中,他并未看到恐惧,反而有一种探究的意思。

    一瞬间他仿佛想到了什么,眸子里闪过了一丝哀伤,半晌,才幽幽道:“人类......那只是曾经啊......已经变不回去了,又能如何?”

    “我是魔种混血儿。当我第一次彻底觉醒体内的血脉,受内心的控制,杀了人,吃了他们的内脏后我便知道,一切都已经无法挽回了。”

    “你们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欲望,曾经所喜爱的食物变得如同粪土一般,而那些本应让人作呕的臭烘烘的内脏和血肉,却如琼浆玉露,散发着诱人的清香。”

    “一发......便不可收拾。”

    伊斯力的笑容渐渐扩大,仿佛回忆起了一件非常好笑的事情。

    “说起来很傻,当我恢复意识后,我感觉很恐惧,非常恐惧......仿佛自己成了一个怪物,我拼命控制这种进食的欲望,但后来,我就明白了这真的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啊......”

    “饿了,便要吃。”

    “不吃便活不下去。”

    “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就同狼吃肉,狗吃屎一样的道理,食性如此,遵循本能,又有什么错呢?”

    李白喃喃自语道:“不应该啊,当初创造魔种的那些太古魔道强者,怎么可能创造出一个以人类为食的怪物种族......”

    铠沉声道:“是变异,随着时间流逝,魔种也在进化,变异,而且这速度远比我们想象得要快得多。”

    “你们说,这有错吗?”

    仍旧是温文尔雅的询问,但这一次却没有了回应。

    伊斯力的嘴角渐渐拉伸,笑容变得越发狰狞,一双眸子里闪烁出一个金色的倒十字:“所以就请诸位今日......做我的晚餐吧。”

    轰——

    一道宛如山岳般魁梧的巨大身影骤然间将长城踏碎,那是一个无比魁梧的人马,他的背后生有两排锋锐的剑翼,双肘延伸而出两排雪亮的弯刀,宛如长矛的尾巴轻轻摆动,每一下都足以让大地崩裂一道口子。

    遍体而生的铁甲泛着冷光,覆盖了他的每一寸皮肤,一眼望去,简直犹如一个来自中世纪的哥特骑士,只是这个骑士要放大上万倍!

    汹涌的魔道力量宛如火山,虽然沉寂,但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下正欲喷薄而出的炽烈!

    【太特么炫了!】

    【啥时候主播能有这么吊,我直接打赏黄金大萌!】

    【小白这波要跪,完全打不过。】

    【快点来援军吧,你们都想想王者荣耀里哪个英雄离得近能救小白?】

    【牛魔王?孙悟空?】

    【别扯淡了,他们一伙的好不好!】

    “居然......居然这么强!”花木兰面色苍白,晶莹的眸子里盛满了震撼。

    李白握紧了她有些冰冷的小手,苦笑道:“这根本不是我们能对付的存在。”

    他有些绝望,现在御剑跑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

    从一开始,他来到这里,一切就再也无法挽回。

    铠若有所思道:“连这种强度的魔道波动......都比不上传说中的大圣吗......看来我要走的路还很远啊。只可惜,一切都到此为止了。”

    “跑吧,铠,你说的要跑,所以现在跑吧。”李白突然道,虽然十有八九是跑不了,但倘若不试一试的话,怕是到了地狱都不安生啊。

    铠面露诧异,突然罕见地笑了笑:“我不跑了,这次你们跑,兴许有我做诱饵,他就不追你们了呢?”

    花木兰微怔,她绝没想到这一刻居然是这个自己从未彻底信任过的外邦人表露出来无惧一切的勇气。

    李白翻了个白眼:“你那是放弃了吧?”

    “对啊,不试一试怎么能甘心呢?”冰冷的声音自那高高在上的头颅中发出,略带嘲讽,与之前的温和再无半点相似。

    “去试试吧,我给你们五分钟的时间,时间一到,我会去追你们。”伊斯力巨大的面孔中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到时,你们会甘心做我的晚餐的。”

    “五分钟?”花木兰皱眉。

    李白道:“就是三分之一刻。”

    他虽然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居然还有人知道“分钟”这个计量单位,但很明显,现在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

    “都上来!”他掐起印诀,五分钟的话,他足以御剑飞出十几公里,有逃生的希望。

    青钢剑薄薄的剑身延伸出一道道虚幻的剑光,使得剑身陡然间扩展了一倍。

    三人没有多言,迅速站了上去。

    李白印诀一掐,剑光飞起,向着远方飞射而去。

    仍旧呆在原地的伊斯力面带微笑,若有所思道:“很奇特的魔道法决,速度也不赖,假如再强些的话,五分钟兴许真能让他们逃到大唐腹地。”

    “只可惜......”

    他凝视着远方,瞳孔中倒映出那站在剑光上的三道身影,从现在开始,他们将再无法逃脱自己的视线。

    天边渐渐泛起鱼肚白,熹微的晨光自东方照射而出,然而那并非代表希望的朝阳,而是死亡的送葬......魔种从来都不是那些小说话本里描述的低等魔物,会畏光惧阳。

    他们也是一种生物,沐浴在阳光之下,存于万物之中。

    在这一点上,任何生命都生来平等。

    “所以你杀我,我杀你,一切都是一样的。”伊斯力笑了,仿佛若有所思,那渐渐变得狰狞的面容却开始显得柔和,仿佛圣子垂首,俯视人间。

    “五分钟到了啊......我要追了。”

    他那庞大如山岳的身影瞬间踏碎了城墙与房屋,宛如一台推土机,轰隆隆带起漫天灰尘,向着李白离去的方向狂奔而去。

    远方的李白只觉此时背后陡然间袭来一种死亡的预兆,下意识回过头的瞬间,便看到了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近而来的沙龙卷。

    庞大的身躯在初生的光芒下熠熠生辉,伊斯力那巨大的头颅上挂着仿若猫戏老鼠般的玩味笑意,李白的额角瞬间淌落了一滴冷汗。

    “快些!”

    “再快些啊!”

    他喃喃自语着,紫金丹已然运转到了极限,庞大的真元尽数灌注进青钢剑的剑身,使得它的速度再度提升了一个档次。

    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真元灌注,青钢剑这把凡兵终究出现了一道微不可查的裂痕。

    以凡俗之剑代替修真者所用飞剑,终究不是长久之理。

    尽管这把系统出品的青钢真的很结实。

    然而虽是如此,李白御剑的速度却丝毫未有减缓,仿佛这把剑在这一刻燃烧了自己的生命,只为自己的主人能够多一丝活下来的机会。

    花木兰从后面抱紧了李白的腰,她将头抵在他的脊梁上,不知为何,这一刻她居然发自内心感觉到了一丝轻松。

    别了,我的使命。

    再见,我的长城。

    我将与我所爱同赴黄泉。

    其实这样真的挺好......只是未免太自私了些。

    她的笑容变得有些苦涩,神情中闪过了一丝决然,虽然......我未必能为你争取一个活下来的机会,但至少,我愿意试一试。

    她松开手,取下背负的大剑......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小心,前面是一片云雾区!”

    话音还未落,三人便一头撞进了一团云雾之中。

    云雾仿佛无穷无尽,自他们进来初始,便占据了整个世界,极速飞掠而过的剑光将云雾斩开,渐渐泛起的涟漪终究使得雾气变得淡了许多。

    然而就在此时,铠的面色微变,低声道:“有东西。”

    李白和花木兰凝神望去,眼睛骤然瞪大了......只见在一片白茫茫之中,有一条庞大的身影正翻滚着破开云雾,向前飞掠,偶尔显露出的鳞爪,仿佛昭示了它的身份。

    雾气中突然亮起了两盏黄色的灯,宛如小太阳一般。

    那是一双眼!

    一双巨大的龙目!

    只见在这云海之中,赫然有着一条巍峨金龙盘旋而起,与李白驾驭的剑光擦肩而过,激起三人一身冷汗。

    掠过云雾之后,花木兰才恍然道:“那......莫非是我大唐龙气!”

    铠沉声道:“的确,那不是真龙,是大唐皇族出手了!”

    ......

    李恪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他屹立在金色长龙的头顶,庞大的魔道力量以他为漩涡,迅速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而他脚下的,则是他曾经作为大唐皇子时所拥有的大唐龙气!

    金吾卫们在大地上奔驰着,随着前方沙龙卷越发接近,他们其声怒吼,这一刻仿佛发誓要人定胜天的愚夫,他们平端起马槊,轰然撞了过去。

    “唐!”

    “大唐!”

    怒吼声起,凝聚而起的军魂化作展翅翱翔的三足金乌,振翅飞翔,与天空中的金龙交相辉映,向着那道宛如山岳般的身影直撞而去。

    金吾——金乌!

    如日方升!

    伊斯力的脸上笑容越发浓郁了,他向着远方挥了挥手,喃喃道:“诶呀,真让你们跑掉了......索性,有更可口的食物。”

    吼——龙吟鸦啼响彻大地。

    一道威严的声音仿佛从九天之上传出。

    “孽畜,吾乃大唐吴王,你好大胆子,居然胆敢犯我大唐天威,若不即可臣服,吾定当将你斩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