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四十五章乱局
    【大场面啊,长城守卫军第一次并肩作战,是不是有物穿BUFF?】

    【以后TM工作室要改剧情了,估计李白也要纳入长城守卫军里面。】

    【拉倒吧,现在版本简直快成长城守卫军的天下了,再添个李白估计连三国系都没法跟人家比了。】

    【就是,特么上单花木兰,打野玄策或者铠,辅助苏烈,AD守约,除了没有中单以外,这五个英雄哪一个在各自位置上不是一线?】

    【百里守约真特么是毒瘤英雄!】

    【瞎比比个几把,专心看直播,老子早不打游戏了,那玩意儿能有直播有意思?】

    【对,辣鸡游戏,毁我青春,还是看直播好。】

    现实中,受限于屏蔽系统对媒体传播造成的影响,李白的直播间虽然并未迅速火爆全球,但仍旧渐渐拥有了上百万乃至更高的关注人数。

    凭借着短短半月,已然达到一千多万的礼物收入,李白已然成为了起点王者荣耀游戏分类中的一哥。

    而且依照这个趋势,假以时日,屠神证道,干掉那些白金大神也不在话下。

    只可惜,这些现世中的成就虽然很高,甚至足以称得上是传奇,但对于现在的李白而言,没有任何意义,这是一场摒除了任何仁义道德,只局限于血腥与杀戮间的战争。

    ......

    剧烈的魔道波动宛如乌云盖顶,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天空中迅速弥漫起大片大片宛如铅块般的乌云,将月色遮蔽,使得世界彻底陷入黑暗。

    狂风裹挟着破碎木屑宛如暴雨,将火堆顷刻间吹翻,凛冽的寒意瞬间笼罩在三人的心底,仿佛有只无比凶恶的巨兽正在黑暗中瞪着猩红的眸子,随时准备出动。

    就像是深渊中的魔鬼,在黑暗中吹出死亡的呼吸。

    吼——

    一声宛如在沙漠中风干了的木头被锯子锯开的咆哮声响起。

    只见那与铠率先战在一团的魔种骤然间张开枯槁宛如树枝般的双爪,向着那些席卷而来的万剑诀剑气狠狠一爪,居然应声响起清脆的金铁相交声。

    剑气顷刻间崩散,而结果不过是在其体表留下了一道道浅浅的伤痕,这对它那宛如干尸般的身体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生命力很强啊。”

    铠面色微沉,笼罩起一层魔光的剑刃趁势向上撩起,宛如有生命般的魔铠覆盖在他的右臂上,使得他的力量瞬间增添了不知多少。

    铿锵——

    仍然被挡住了!

    “反应速度也很快,这是什么魔道秘法制造出来的怪物?”

    铠皱紧眉头,就在这一瞬,已经另有三道笼罩在黑色长袍下的身影向着他包夹而来,他们所引动的魔道力量简直如同一个个席卷而起的狼烟,在魔道高手的眼中,简直比彗星还要明亮。

    铠的面色微变,情知此时绝不能留手,那刚刚覆盖了手臂的魔铠瞬间蔓延,不多时就笼罩了他的全身上下,狂暴的魔道气息轰然间爆发出来,使得他宛如从地狱中走出的魔鬼。

    “以绝望为剑,铸逝者为铠!”

    他喃喃自语着,隐约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深蓝色的眸子里倒映出死亡的气息,他抬起头,向着扑面而来的魔种一拳砸出。

    ......

    李白也和第一个对手交上了手,这一剑他出了全力,那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剑刃直接刺入了对方的胸口,紧跟着一层层宛如潮水般的剑气顷刻间汹涌而出。

    然而下一刻,那魔种身上所笼罩的黑袍居然直接爆碎,显露出其中宛如枯骨般的身躯,只见他咧开嘴,无声地嘲讽着,那伤口虽然狰狞,但赫然连一滴血都没流出。

    魔种的利爪悄然抬起,不带起一丝风声。

    李白只觉眼前一花,飞快以将进酒的身法返回原地,再一看,发现自己的额角居然已经破了皮,丝丝血迹正缓缓渗出。

    他这才意识到,若不是自己躲避及时,就这一瞬间,自己的眼珠子恐怕就要被抠出来了......

    这速度简直有些骇人听闻了!

    而这些不过是那觉醒者的禁卫军!

    那么那名觉醒者又该有多强?

    这种想法令他皮肤表层的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甚至不提隐藏在其后的觉醒者。

    他感觉就凭自己的实力,要想对付一个这样的魔种,只要小心周旋,还能说是游刃有余,但若是两个,就宛如走钢丝般,一刻不能掉以轻心。

    若是三个......自己必死!

    而对方像这种强度的魔种,却足足有着十二个!平均下来,每人四个,而他们俩或许要比自己强些,但只要自己先败,战局就将瞬间倾覆。

    因为腾出手来的四个魔种将会成为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他们统统灭亡。

    也就是说......对方根本不需亲自出手,单凭小弟就很有可能把他们三个人干掉!

    李白的面色变得沉重了起来,正面围拢而来的四名觉醒者禁卫并肩站在一起,那股气机仿佛已经完全将他锁定,仿佛一块大石狠狠压在他的胸口。

    他的眉头皱起,宛如两把森然利剑,然而随着他的余光向后扫去,看到那正与敌人厮杀得难解难分的绯红身影,嘴角却渐渐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李白一生落后于人,今日遭逢绝处,恨不能十步杀一人,扭转大局。”

    “但殒身不足恤,怎么也得做到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否则就有点没意思了。”

    他从腰后解下黄澄澄的酒葫芦,送到嘴边,一饮而尽,他的目光渐渐变得迷离,身上的气息却是转眼间宛如游龙腾飞,轰然间爆发而出。

    狂暴!

    “大河之间天上来!”他高声吟唱,身周剑气旋转而起,宛如风暴,硬生生冲破了魔种对他气机的锁定。

    紧跟着,他的身影便宛如鬼魅般起身而出。

    李白这一次没有再施展万剑诀与御剑术,敌人很棘手,他必须时刻剑在手,以等级如今已经达到了令人发指的LV8的将进酒对敌。

    想那万剑诀,不过B级,不过LV1,却能在北夷大军面前以一破千,而这可是A级技能,将进酒!LV8!

    他的剑刃泛起道道符文的光芒,在挥出的一刹那所席卷而出的恐怖剑意,顷刻间摧毁了一头魔种的头颅。在其身边魔种反应过来的瞬间,再度横扫,隐隐约约,众人耳畔居然回荡起了大河奔涌的声音。

    轰——

    又一头魔种,顷刻间崩碎,庞大的能量潮汐瞬间席卷开来,将身边的两头魔种尽数笼罩在了其中。

    魔种们没有想到李白一瞬间居然能够爆发出如此恐怖的破坏力,干瘪如干尸的面孔中掠过了一丝惊诧,但唯独没有恐惧!

    庞大的魔道波动轰然间扩散而出,然而转瞬间,从中便跃出了三道狰狞的身影,向着李白再度发起攻击,而这其中,赫然包含了一个无头魔种!

    “这都能活?”

    李白咬了咬牙,青钢横于胸前,爆射出一道道由精纯真元化作的剑气,庞大的能量自紫金丹这一强劲有力的心脏中迸发而出,组成了一道隐隐饱含杀机的剑阵,而他的身影也顷刻间隐匿在了剑阵之中,仿佛化作空气,缥缈无形。

    神来之笔!

    尽管李白没有得到神来之笔正式的传承,但自青莲剑仙在脑海中无数次的教导,也摸到了一些皮毛,此刻演练出来,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只是看眼前情况,对那些脑袋不怎么灵光的魔种而言,这一招是用对了。

    花木兰在这时还有余暇回头关注了一眼李白,见他已经化解危局,舒了一口气,再度凝神对付起了围攻她的四个魔种。

    她那灵巧的双剑简直宛如灵蛇,那些速度在李白看来宛如鬼魅般的魔种根本无法突破她的防线,反而就在它们的配合起了一丝疏漏的瞬间,直接将双剑按入了一头魔种的双腿之上,随即一双长腿用力蹬在地上,宛如弹簧般直接将身形后撤到了一个安全的距离,并且在敌人追击而上的瞬间,拔出了背负于身后的大剑。

    绽放刀锋!

    “抱歉,刚见面就得说再见。”花木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剑刃横扫,随即宛如山岳,向前步步推进,那庞大的压力居然有如实质,雕刻瓣鳞花的大剑就在这大步推进间直接将那头被钉穿双腿,腾挪有了迟滞的魔种斩杀于剑下。

    被劈成两半的身体颓然倒地,那道绯红的身影望着对面三道魔影,再度举起大剑。

    苍破斩!

    突进之刃!

    ......

    “苏都尉,李监军命你固守城墙,碎叶大军最晚明日黄昏就能抵达,你只要熬过今天,大功便成!”唐骑面色肃然,向着浑身浴血的苏烈道。

    “明日黄昏?”苏烈望着那些疲惫的士兵们,脸上闪过了一丝轻蔑,“但愿他李恪能赶在我们第二防线人死绝前赶来。”

    唐骑默然。

    苏烈又问道:“其余几道防线可能派兵支援?”

    唐骑低下了头,不敢言语。

    苏烈露出了一丝惨笑:“是啊,哪有人敢派兵来支援我们,第一防线当初面临北夷人的时候,咱们不也这个德性吗?”

    “一切都是自找的,怨不得旁人,连自己都没做到的事情,强行去要求别人实在是有些操蛋。”

    他握紧了手中的陌刀,叹道:“可惜了,老友,待我下去之后,再向你赔罪吧。”

    他说着大步登上城楼,再不期待所谓的援军。

    他将誓死与长城共存亡!

    这是军人的宿命,仿佛映照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历史。

    那是在地球。

    在大唐陷入安史之乱后,河西走廊被吐蕃攻占,西域彻底断绝成为飞地,孤悬海外,孤军奋战,他们的敌人是吐蕃、回鹘、大食等数个强大的国度。

    而他们却仍旧坚守着唐人之名,奋战半个世纪有余,甚至那时的皇帝都早非玄宗,而是隔了整整两代的代宗。

    当所有人都以为西域早已丢失之时,当大唐早已遗忘了这片土地的时候,当华夏由盛转衰,开始不复汉唐威仪的时候......他们依旧坚守着。

    孤悬绝域,为国尽忠!

    直至吐蕃大军降临,节度使郭昕领着最后千余老兵,大雪满弓刀!全部壮烈殉国!

    ......

    李恪回首望了一眼两千杀气腾腾,拉下面罩,金光闪闪仿佛天降神兵般的铁骑,脸上露出了一丝自信的笑意。

    有这金吾卫三千龙武军在手,结阵冲锋,呼唤金吾神鸟的军魂,配合他的魔道法术,莫说区区一个觉醒者,就是真正的魔道巨擘他都有信心一战。

    大唐魔道术虽然并未八国最强,但凭借强悍的大唐兵锋,哪怕是秦锐士,魏武卒也都得靠边站!

    “那些强悍宛如神仙般,一个便能撑起一个国家的魔道巨擘们,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能否在那最强千牛卫的军魂下苟延残喘几时?”

    李恪一边笑着一边在羊皮卷山烙印着魔道印痕,玄妙的魔道力量受到牵引,灌注于其中,他的脸色渐渐变得越发冷酷。

    “只可惜我大唐乃仁义之国,那些臣服的藩属国只要不明面上反叛,就没有征讨的大义。”

    “嘿,朝堂衮衮诸公虽然不乏智者,但他们不在西域,向来以为这里不过是一片荒土,根本不懂这里究竟有多大的价值,也不知丝绸之路又能从化外蛮夷手中攫取到多少金银。”

    “且不提那所谓的朝贡,每次那些番邦所得还尤胜其供奉之物,长此以往,岂不本末倒置?

    “我大唐彰显自己气度与强盛的方式不应该靠施舍财务,那样只能养肥了这些不通教化的白眼狼,对付他们——只能用刀剑!”

    他握紧了拳头,好在,武帝是支持他的。

    他仰起头,第一次发现,李家江山改朝换代,变作雄才大略的武周执掌天下也并非一件坏事,起码他李家人最杰出的那几个子弟尚且无法学到武帝的皮毛,气魄权术皆相差甚远,江山给了他们也是败掉。

    况且,现如今天下谁知武周?等到武帝退下,大唐江山仍然属于他们李家。

    他脸上的笑意越发浓郁了,许多人都道他不过是李家远亲,恰好撞了吴王的名,却不知他根本没有被长孙迫害致死,早在那时,他就已经投奔了不过一介才人的武媚。

    他现在很得意于当初那个决定,因为武帝实在是太强大了,假如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那么这个神就定然是武帝。

    而帝皇寿命不久,连太宗武道人仙的修为都遭天道反噬,武帝要想逆天改命绝非易事,这大唐迟早仍然属于李家。

    他谁都没有背叛。

    他使大唐变得更加强盛。

    他将青史留名。

    到九幽之时,他要亲口问太宗皇帝一句:“父皇当初不立儿臣为储,后皇兄怯懦,险些断送李唐江山,可曾后悔?”

    他还要亲口问那长孙狗贼一句:“汝后辈子孙,满门皆被吾以莫须有之罪构陷,男诛女娼,汝可如意?”

    他甚至都想好了面对那几欲发狂的长孙,他该如何回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汝罪有应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