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四十章抽奖与转移

第四十章抽奖与转移

 
    这一次的抽奖轮盘让李白不得不赞上一句:“良心了,系统。”

    只见抽奖轮盘上所展示出的五个区域内,后缀小字所代表的等级居然全都是B级!

    分别为海军六式,干枯大地之天地返,寒月冰魄剑匣,琼华制符术之魁召以及八神流古武术贰百拾二式·琴月阴。

    比之上次,虽然少了个A级大奖,但起码都是b级啊!这对于运气一向不好的李白而言,简直再友好不过了,反正多给个a级选项他也注定是只能看看。

    指望人品爆发这种事,连“再来一瓶”都没中过的李白是绝对不会去想的。

    不过哪怕都是B级,也有高下之分。

    其中海军六式出自海贼王的世界,堪称是一项全能型技能,其中包含了铁块、剃、纸绘、月步、岚脚、指枪,攻守兼备,已经站到了B级技能的顶点。

    寒月冰魄剑匣出自仙剑奇侠传世界,是慕容紫英传承自师公宗炼的一个养剑匣,为琼华铸剑师历代传承下来的神物。

    其品质相当不错,同样位于B级顶点,只稍逊于望舒,羲和,天琊等A级仙剑。

    而且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剑匣,它所能装的可不仅仅只是一把剑,到时若是收集到一大堆仙剑,一挥手,各色流光飞射,简直不要太帅。

    B级琼华制符术之魁召同样出自仙剑世界,是昆仑八派之一琼华派以道法对灵符炼化而成的幻灵,为其所用的法术。

    所召唤出的魁召虽具人形,但无人之思想。只可按照其主人的意愿办事,多为修道之所守护禁地、洞穴之用,与黄巾力士类似。

    魁召属于一种非常强大的符灵,有这么一段话形容其威能【嘘为云雨,嘻为雷霆。通天彻地,出幽入明,千变万化,何者非我!】

    虽说这描述有些夸张,因为其没有灵智,比较死板。

    但由于其能够做到物理免疫,几乎是相当于鬼魂一般的存在,非常变态,只是其攻击力就稍逊些,不过综合起来也配得上B级技能这个等级。

    还有两个则都出自于拳皇世界。

    B级技能干枯大地之天地返。

    由东瀛武道家,大蛇八杰集之一的干枯大地七枷社创造的摔投技能,拥有极为强悍的破坏力,配合大蛇血统足以达到A级评价。

    B级技能八神古武之贰佰拾贰式琴月阴。

    由八神家族代代传承下来,并由八神庵改良的古武术,据说其中蕴含着大蛇之力的奥义——八稚女,深入其中,与大蛇的灵魂产生共鸣,将会得到神之赐予。

    其中这两者同属SNK出品的人物,而王者荣耀的世界观里似乎本就有不知火舞,橘右京,娜可露露等SNK英雄,虽然只有不知火舞出自拳皇,后两者都出自侍魂,但起码印证了某些事。

    兴许自己现在飞趟东瀛,还真能碰见七枷社,八神庵,就是遇见侍魂中霸王丸,千两狂死郎的某些角色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这两个技能恐怕也是这五个技能中最为强悍的了,不仅潜力极强,其中还蕴含了大蛇奥义,尤其是琴月阴,倘若真能沟通大蛇,必定能一步登天。

    不过这两者与李白自身的修真体系相比,完全格格不入,总不能他这刚用完飞剑杀人,结果转瞬又甩开膀子上去跟人贴身肉搏吧?

    况且大蛇也不是啥正面人物,与虎谋皮这种事风险自然不小,所以但愿不要抽中这两个选项。

    至于海军六式还好些。虽然体系不同,但毕竟攻守兼备,月步用来逃生,铁块用来抗揍,纸绘用来闪避……

    其中各项小技能间还能相互融合,创造新的招式,潜力不小;不过需要费心钻研,有那个功夫李白还不如把将进酒,大河之剑等A级技能练好呢。

    所以同样PASS。

    至于最适合李白的当然是寒月冰魄剑匣与琼华制符术之魁召符了。

    毕竟二者同为修真侧的产物,与李白的根本功法度人经相辅相成,能够得到很好的加持,也不会分散他太多精力,贪多嚼不烂,话糙理不糙。

    “但愿系统给我欧洲平民一个面子。”他喃喃自语道。

    “什么?”花木兰有些诧异,“怎么感觉刚刚你怪怪的?”

    “没什么,只是在想怎么对付这场魔种狂潮,这已经超越我们所能应付的范畴了,哪怕是碎叶镇守府的两万大军,也未必能抵挡住如此可怕的魔灾。”李白一本正经道。

    花木兰点了点头,不信有他,眉眼间满是忧虑:“他们现在距离第一防线还有不到百里,好在他们的速度并不快,咱们还有机会组织撤离。”

    李白点了点头,御剑向来路返回,一边返回一边默默地抽了奖。

    最终结果是......

    寒月冰魄剑匣!!!

    真的人品爆发了!

    李白险些掩饰不住脸上的喜色,虽说剑匣看似比不上真正的仙剑,但养剑匣真正的作用可是养剑,养剑三年,一朝出鞘,震惊天下!

    “你到底怎么了?”花木兰皱眉道。

    “没什么,只是突然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李白再次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花木兰无语:“你还真是后知后觉。”

    ……

    守卫军暂时解散了,部分正兵仍旧要值守城墙,尤其是那段缺口,必须派人看守住了,等到天亮再进行修缮。

    至于民兵,大部分都三五成群散去,准备回家休息,只有一小部分则被坊正聚集起来,巡视街道,安抚民心。

    毕竟现在是深夜,大晚上的普遍具有夜盲症的人们许多工作都开展不了,但同样也有许多工作是根本不能放下的,比如说缉捕那些趁乱作乱的贼人,收敛战友尸体等。

    百里因为年纪较小,没有参加巡逻。

    同几个民兵大叔告别后,他背着长枪,急匆匆向自家跑去,离家越近,脸上的笑容就越发掩饰不住。

    长城守住了,他还得到了一本机关密卷,到时好好培养玄策,就算他自己上不了稷下,玄策也一定能的——想必,玄策会很开心吧?

    毕竟,那可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稷下学宫啊。

    就是赵昊死了……

    百里叹了一口气,神情中终究是带了一份对未来的憧憬,脚步也轻快了许多,然而当他步入那条熟悉的小巷时,他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玄策!”

    他疯了一般冲进屋子里,凌乱的庭院中宛如被狂风肆虐过了一般,他瞪大了眼睛,轻轻推开了虚掩着的屋门,呼吸渐渐变得越发粗重了起来。

    没有人!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玄策?”

    空荡荡的声音自屋内回响着,却没有一个熊孩子像往常那样突然跳出来,得意洋洋地说“我骗到你了哦。”

    “玄策,你在哪里?”

    他强笑着,眼泪唰的就流了下来。

    这一刻,他多想以往那个爱哭的小鬼能够从床底下跳出来,揪着他的衣服把鼻涕和眼泪都蹭在上面,诉说着内心的恐惧。

    然而他的声音传出,却仍旧没有一丝回应,空气中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只有周围邻居家隐约传来一同归来的民兵大叔愤怒的咆哮。

    他的心越发沉重,像是轰然坠入无底的深渊,所领略的除了绝望再无其他。

    “对不起,是哥哥不好,哥哥不应该把你一个人丢下,你出来好吗?原谅哥哥......”

    没有人回应!

    仍旧!

    他几乎感觉到了窒息,忍不住像垂死的鱼张开嘴大口呼吸着,他突然发现了什么,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冲了过去。

    就在床边的一角,碎裂的小木人静静躺着,在那上面,爱哭的小孩儿被摔成了两段,无神的双目盯着百里。

    他的眼泪瞬间流淌而下。

    “对不起玄策,是哥哥没有遵守约定。”

    他几乎泣不成声,跪倒在地上,魔道力量奔涌在他的血脉中,他的眼睛闪耀着瑰丽的色彩,带着愤怒,带着锥心的悔意。

    他握紧了拳头。

    从此,我叫守约,百里守约。

    守约,言出必果。

    弟弟,我会把你找回来的!

    ……

    朱宇君沉默地带着唐军将袍泽的尸体归拢,汉人讲究入土为安,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像那些北夷人一样,直接把战友的尸体丢下,直接撤离。

    气氛很沉重,尤其是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如今却再也不可能

    一道剑光划过长空,紧跟着,一红一白两道身影便出现在了他的身前。

    “花都尉,李都尉。”朱宇君和一众唐军肃然起敬,这种御剑飞行的手段简直与神仙中人无异了。

    朱宇君忙问道:“那些北夷人真的退了?”

    花木兰面色微沉:“倒不如不退,还能让他们为咱们多扛一段时间。”

    朱宇君面露疑色:“这是从何说起......”

    李白道:“老朱,现在别这那的了,北夷人之所以退是因为花拉子模人的魔种彻底失控,成千上万的魔种现在就在往长城这边过来,顶多一个多时辰,长城就要被淹没了。”

    “什......什么!”朱宇君瞪大了眼睛,刚以为雨过天晴了,结果尼玛狼走了,却又来一老虎。

    “现在别管你有多震惊,立刻,马上,组织所有人撤离!我们去碎叶,另外迅速派出传令兵,我担心碎叶接到咱们之前求援的消息,直接一头闯过来,与那些怪物迎头撞上。”李白急匆匆道。

    以魔种的强大,堪称野战无敌,若不是智力不足,就算是大唐精锐也不是对手,碎叶虽然有两万大军,但若支援长城,顶多派出几千骑兵,来了也是送菜。

    朱宇君微怔,还没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已然条件反射性地应道:“是!”

    于是,整个刚刚安定下来的长城立刻又沸腾了起来。

    以李白和花木兰的威信,没有一个人怀疑他们所说的是真是假,之前对付北夷人,那是压根没有退的机会,现在的敌人是魔种,虽然他们短距离内奔跑的速度比北夷骑兵更快,但长途跋涉而来,大多都是缓慢步行。

    一个时辰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倘若抓紧时间,不多说,起码这里绝大多数人都能活下来,尤其是第二道长城防线距离这里也就六十里地的样子。

    李白与花木兰组织着撤离,军中的驽马还有牧民蓄养的驮马,骆驼都纷纷拨给民用,这个时代的人们一般也没什么大包小包要拿的,装几件衣服,其他包些干粮便能离开。

    不过那些开辟的农田,修筑的房屋怕是要彻底毁了......

    队伍渐渐开出小镇,花木兰和李白并肩骑在战马上,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临走前,少女忍不住回头看去,看向了那座城楼,看向了那她曾经铭刻了许多文字的墙,看向了她父亲曾经奋战过的土地。

    良久,她道:“我们会回来的!”

    李白握住了她的手,点了点头:“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