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三十七章乞颜退兵

第三十七章乞颜退兵

 
    李白剧烈地喘着粗气,粘稠的血浆流了满地,走起路来很粘鞋,血腥味已经刺鼻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但无论是他还是花木兰早已经对此毫无所觉。

    不知道有多少人葬送在了他的剑下,他只知道放眼望去,整个前方已经没有还能站着的了,躺下装死的或许有,比如脚边这货。

    噗嗤——

    一剑下去,正中心脏,血水喷涌而出,那人紧闭的双目陡然间圆瞪开,这回是真死了。

    很残酷,但这就是战争。

    倘若被他们破城,整个镇子里的无辜平民老弱妇孺都会被屠戮一空,**掳掠,无恶不作,无数人的家园将会被一把火烧成废墟。

    当你不杀人,就会被人杀时,一切仁义道德都成了一种奢侈品。

    而李白从此第一次杀人,到现在杀人如麻,所花的时间也就区区一个星期左右。

    他很无奈,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对生命越来越漠视了,却只能引用一句亚索的台词:“杀人是种恶习,但我似乎戒不掉了。”

    当一个人一天之内就能亲眼目睹上千人的死亡,当一个人的手上沾满鲜血,漠视生命真的不过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情。

    因为只有此时,他人们才会意识到生命真的很脆弱。

    幸存的北夷士兵用如同见鬼般的眼神盯着他,那种惊惧,那种绝望,那种浑身颤栗的感觉,与上次的长城之战如出一辙。

    李白望着他们露齿一笑,显得很恐怖,有几分癫狂的味道:“你们为什么要来长城?”

    他步步紧逼:“活腻了?”

    没有人回答,噤若寒蝉。

    他的笑声越发刺耳:“所以你们想死一死看?”

    他的声音中充斥着满满的嘲讽,音量并不大,却在这鸦雀无声中显得越发刺耳。

    然而昂藏不屈的北夷汉子们却没有一个露出怒色的,反而有些人面露悔色,他们死在这里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而这其中不乏他们的亲人,好友。

    甚至他们自身若不是所处的位置靠后,也有可能葬身于此。

    难道他们跋涉千里,借道十三个部族而来,真的就特么是为了千里送人头的吗?

    有些人悲愤地想到。

    他们来这里是为了劫掠,为了满载而归,为了在族人中出人头地,为了品尝那些唐人的可口少女,领会传说中打草谷的快感,而不是踏马来找死啊。

    恐惧如同瘟疫,迅速蔓延着。

    甚至有些人开始埋怨铁木真,为什么要不远千里来到异国他乡作战,这下若是死了,恐怕连回归长生天的机会都没有了。

    花木兰拉了拉他的手,有些担心,担心李白杀红眼了,从而彻底沉溺于魔道的力量之中。

    她把李白的修真力量当成是魔道力量了,从某些方面来看,这两者的确很像。

    而历史上因为沉溺于魔道力量,从而走火入魔,心性大变,成为偏执的疯子和怪物的简直不胜枚举,比如说海外的血族......

    李白回过头,眨了眨眼,温和一笑,仍旧是平时的那副模样,哪里还有半分癫狂的意味。

    不需多说,花木兰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也是莞尔,凑到了他的耳畔道:“你还真是个戏精。”

    李白也笑了,带着两个人的小默契,轻轻捏了捏她的小手。

    但当他扭过头的时候,温柔早已消失殆尽,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又变作了那副杀机四溢的恐怖模样,配上那一身鲜血,脚下伏尸成山,简直可怕到了极致,宛如传说中的大魔神王一般。

    北夷士兵们也确实被吓到了,甚至有些当场就崩溃了,然而李白仍是就这么冷冷地盯着他们,长剑横于胸前,随后斜指而出,仿佛在说:“谁能与我一战?”

    没人敢上来,哪怕后续的第二千人队逐渐逼近,见识到了这副如同地狱般的场景,仍然没人敢上来,所有人都看到这一幕都不禁瞪大了眼睛,眼神中透露出骇然。

    幸存的唐军渐渐汇聚而来,沉默着握紧手中的武器,组成阵势,严阵以待,他们都是好样的,哪怕仍有不少人在意识到长城无救了的时候,趁着李白与敌人纠缠,悄然退去,但那终究只是少数。

    而李白就这样拖延着时间。

    紫金丹虽强,却不是永动机,只是原本它的容量太大,吸收天地之力补充的速度太快,所以才显得那么强大。

    然而当天地之力用光了呢?

    或许其他地方的天地之力会再度向这里涌来,以补充其消耗,但这段时间他又该如何?

    他只能拖下去,拖到任务完成,得到奖励,或许能够逆转局势。

    当然,倘若事不可为,他也绝不会就这样同花木兰一同葬送在这里,他会御剑带她离开,他已成金丹,只要他想,哪怕是龙潭虎穴也能来去自如。

    ......

    “第一千人队就这么覆灭了?”铁木真的脸色铁青,胯下的苍狼也瞪着一双猩红的眸子,吓得那传令兵险些跌倒在地。

    “对方有魔道高人,我们是不是请大巫师出手?”托雷沉声道。

    铁木真微微皱眉,神权有时候能与王权相辅相成,比如说借助苍狼后嗣的身份,成功以弱冠之龄登上乞颜部汗王宝座的他。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与大巫师就真如表面上所表现的那么和谐,比如现在,他就绝不想让大巫师的声望在乞颜部再涨一个台阶。

    “再等等,托雷你带三个射雕手过去试试,看看能不能远程狙杀掉那个魔道高手。”铁木真终究还是拒绝了托雷的提议,尽管这很诱人。

    当然,他也可以选择自己出手,但那对于王者而言是一种侮辱。

    北夷人的队伍后面突然起了一阵骚乱,天空中翱翔的神鹰也骤然间掀起一阵狂风,向着他俯冲而下,放哨的游骑气喘吁吁,浑身是血纵马狂奔。

    铁木真的面色大变:“怎么回事?”

    游骑发出惊惶的叫声:“是魔种,铺天盖地的魔种!”

    “花拉子模人!”铁木真猛然间捏紧了拳头,眼神中杀机暴闪,“该死的混蛋,就差一点我们就能突破长城了。”

    花拉子模人发掘出了一个上古魔道遗迹,这才掌控了诸多魔道秘法,从西域这片荒芜的土地上慢慢崛起,一跃成为了整个西域最强大的国家之一。

    但也正因为尝到了甜头,没有系统魔道知识指引的花拉子模人已经彻底沦为了魔道力量的俘虏,他们疯狂地制造着强大的魔种,并且培育出了各种各样的怪物,但是总有一天,他们会自食其果。

    铁木真又遥遥望向了那站在倒塌城墙之后的两道身影,两道同样是血红色的身影,渐渐叹了一口气,整个人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岁。

    “果然是杀星。”

    “名不虚传,托雷传令!所有人准备后撤!”

    他骑乘着苍狼王,有些颓丧,不远千里跋涉而来,但却损兵折将,无功而返,这是一种耻辱,将对他如日中天的声望造成重大打击。

    但即便是没有那些魔种,被阻拦在这里过长时间的他,纵然突破长城,也很有可能会遭遇碎叶大军的正面阻击,到时损兵折将,损失会更大。

    “到底是太年轻了些,好在我没有选择孤注一掷,还有机会。”铁木真连本汗的称呼都不用了,虽然遭遇挫折,但他却并没有再记恨那两个人,反而隐隐生出了一丝敬重的心思。

    “只可惜,哪怕是这两人,也挡不住花拉子模人的魔种大军。”

    他叹息,江山代有才人出,只可惜,今日他又将亲眼目睹两个天才的陨落,宛如流星,所留下的只不过是一瞬间的璀璨。

    而他必将永垂不朽!

    只要活着,一切都不是问题。

    而历史是由胜利者所书写,到时,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有后人知晓。

    “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