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三十三章兵临城下

第三十三章兵临城下

 
    望着步伐沉稳,挺拔,仿佛无所畏惧,没有什么能够触动她内心的绯红身影一步步来到城头的至高点,扶住那凤鸟旗帜,宛如踏上了至高无上的王座,加冕为王。

    她的披风随风扬起,目光淡然如水,凝视着城下宛如潮水般汹涌难当的黑色洪流,这就是我的女帝吗......

    而此时,李白兀自有些难以置信。

    这一远比现世任何一个眼高于顶的所谓女神还要出落得更加动人,更加富有气质的少女居然真的亲吻了自己……仿佛那是一场梦幻,所有的记忆都铭刻在他的心底,永远无法忘怀,却又如同镜花水月,虚幻得可怕。

    然而那澎湃汹涌的弹幕却印证了这一切都是现实,他这才明白,有的时候现实远比小说更加狗血。

    ---

    李白苦笑着摇了摇头,或许像自己现在的实力,若说要守护这样的女人完全是笑谈,因为他自己根本就不是花木兰的对手,面对千军万马,他能杀一个,能杀两个,甚至能杀上十个,二十个,但这有意义吗?

    他甚至连自己都守护不了,宛如浮萍,随风在海面上起伏,随时都有可能颠覆,他太弱小了,哪怕他拼了命,那又有什么用呢......

    但是……他若是结丹了呢?

    李白捏紧了拳头,仿佛握住了世界的脉搏般,手指仿佛都要刺破掌心。

    他郑重道:“各位观众朋友们,我从来没有求过什么打赏,哪怕有的时候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这是我的坚持。但我这次要放下这坚持了,并且在这里郑重地恳求大家,假如你有什么闲钱的话,请打赏给小白,小白不胜感激。”

    “另外,想看小白雄起的朋友们可以满意了,因为就在今天,我要在这长城结丹!”

    他的声音坚定如铁,那种仿佛真的即将面临千军万马,与敌厮杀的悲壮感瞬间感染了所有的观众,没有平时的玩笑,也没有任何祈求时的卑微,有的只是浓浓的诚恳与郑重。

    他之前从来不求打赏,因为他不想把自己放在一个当街卖艺的戏子身份。

    或许在这个越发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社会中会显得很蠢,但这世界上总有那么一种矫情又别扭的蠢蛋,会逆着世间潮流,执拗地为自己心底留有那么一份坚持。

    假如天底下都是聪明人,也不会有文天祥,刘胡兰了。

    哪怕他若是能够变着花样讨好观众,各种没节操地跪舔,听从粉丝们的吩咐,甚至去半夜用摄像头偷拍花木兰,或者去胡姬驻场的勾栏瓦肆去偷拍大兵和胡姬的欢好场景。

    恐怕他早在刚来到长城面对五千北夷铁骑的时候,就能攒够一千万,把自己提升到一个新的巅峰,而他在返回现实世界后,也足以利用这笔钱做他任何想做的。

    拥有永远无法被封禁,纵然有违规内容也会被无视的直播间的他,本就是这世间直播行业中最大的BUG。

    包养嫩模?

    买车买房?

    花天酒地?

    装逼踩人?

    只要有钱,那都将不是问题。

    而他所需付出的只不过是微不足道的,低下自己的头颅,丢掉恪守的底线,会有大把人愿意这样做。

    唯独他不会,哪怕在现实中把头撞得头破血流,在未来被自己的妻儿埋怨毛本事没有还骨头恁硬,哪怕被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生活磨平棱角,他的骨头仍然硬的硌手。

    有的时候,哪怕是小说中的金手指也不会眷顾一个平平无奇的人。系统会选择他,青莲剑仙会认可他,花木兰会对他另眼相待......这并非是一种偶然,或许,那是冥冥中的命中注定。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他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打破这份坚持松开了,但是这一刻他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甚至连无法攒够一千万,购买A级的功法以凝聚紫金丹都不在乎了,哪怕这关系到了他未来修真的前途,关系到了他能否在巅峰时期,飞升成仙,从此永生不朽。

    去他妈的前途。

    去他妈的坚持。

    去他妈的信念。

    去他妈的不要当戏子。

    我只要你活着!花木兰!

    弹幕宛如山呼海啸,天崩地裂,密集得吓人,真诚有的时候真的会感染别人,哪怕李白的态度堪称是不卑不亢,远没有那些主播求打赏时的低姿态好看。

    更不会像那些卖胸露沟的女同行们那样嗲声嗲气,温柔道谢,并在下播后,痛快地做一个土豪的精盆。

    但有的时候,人们更会欣赏另一种人......一种他们或许永远都不会选择成为的人。

    【我刘谋先赏为敬。】

    【惊咯,这尼玛不是PDD那骚猪吗?真尼玛会偷懒,自己不直播跑来看别人直播。】

    【PDD先起头了,咱也不能落后于人,一个黄金盟主奉上——咱不差钱。】

    【卧槽,惊现土豪牛总。】

    【原来闹了半天,这么宏大的场面,小白居然在这里等着我们呢。】

    【还真是,小白真的很少求打赏啊,也不知道这么点打赏能不能弥补小白剧组的投入,会不会被阉割掉啊。】

    【拉倒吧,才几百万打赏,估计连做一期特效的钱都不够。】

    【大家痛快掏腰包吧,这波咱不亏!】

    【我是穷屌丝,从来只看不打赏,但是现在我打赏100块,或许这个星期要吃土,但我不后悔,因为我爱这个直播间。】

    【没错,根本无法想象小白停播了我们怎么办。】

    【小白是我见过最有职业操守的主播,枯站一宿,就为剧情需要,这么敬业的主播你们谁见过?】

    【李白第一次求打赏,还以雄起为诱饵,一定要给面子啊。】

    【麻痹,亲了我们家花花还想要打赏?哼,看在花花面子上,这是一个白银大盟,赏给你了。】

    “直到现在,终究是攒够了啊。”李白眼见着那打赏金额如同坐了火箭般往天上蹿,心头居然陡然间涌现了一丝酸涩,眼眶都有些发红。

    他是真的很感动。

    原本那不过是孤注一掷,想要尽可能兑换到更强的功法,心中却早已放弃了紫金丹,却不曾想,他还真的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攒够系统货币。

    打赏还在继续往上蹿,五百万,六百万,七百万......直至一千万!

    “紫金丹!”

    李白捏紧了拳头,默默选择兑换了A级顶尖修真秘典——太上度人经!

    玄妙的经文仿佛幻灯片一般在李白的眼前闪过,那虽然与现世流传的经意有共通之处,精深处又迥然不同,赫然是一部直指大道的高深仙法。

    “人道渺渺。仙道莽莽。鬼道乐兮。当人生门。仙道贵生。鬼道贵终。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灵爽。悲歌朗太空。

    唯愿仙道成。不愿人道穷。”

    李白的双目绽放出从未有过的神采,天地间滚滚流动的力量仿佛受到了某种事物的牵引,终于与他的身体产生了共鸣。

    轰——沉郁已久的真元在这一刻轰然间如同黄河决堤般奔流而出,流淌过他的全身经脉,一遍遍地冲刷着他的身躯,随即仿佛膨胀到了极致的恒星,轰然间爆炸了开来。

    真元的风暴在肆虐,形成一道接天连地的飓风,而风眼就是他的丹田,而此刻,结丹才刚刚开始。

    他需要宛如恒星大爆炸之后的坍缩,一点点将所有四散的真元聚拢而回,凝聚属于自己的金丹,而此时,哪怕金丹形成之后,也仍旧极为不稳定,很有可能会如同超新星爆炸一般再度爆散,而此刻,等待他的后果就是身死道消。

    所以他需要在金丹成型的一瞬间,将自己初步凝结的神魂注入其中,成为金丹的主宰,铭刻上属于自己的印记,掌控一切。

    ......

    在北夷人的队伍前面,突然出现了一阵骚动,紧跟着一头庞大如同战马的巨狼陡然间一跃而出。

    它的身体修长,每一寸肌肉都凝聚着澎湃的活力,它的毛发呈现出如同深海般的深蓝色,不同于草原狼的昏黄与灰白,显得更加深邃。

    此时,它正打量着眼前的长城,野兽凶残的竖瞳中此刻却闪烁着睿智的光芒,仿佛至高无上的王者在思索着如何破敌。

    在它的脊背上乘坐着一个年轻的北夷人,他并不雄壮,也并不是很高,在遍地都是一米八往上大汉的北夷人中显得很不起眼。

    但就是这样一个年轻人,此刻却让这上万凶悍的北夷汉子同时俯首按胸,向他们年轻的汗王表达着自己的敬意。

    王者不以身居高低而显赫卑微。

    铁木真伸出手抚摸着座下苍狼的脖颈。

    嗷呜——

    苍狼抬首,随着一声异常粗犷有力的狼嚎响起,接连不断的狼嚎声便如十面埋伏般从四面八方响彻,那是乞颜部最强悍的骑兵——苍狼骑兵。

    天空中的圆月越发皎洁,西方的太阳在此刻仿佛受到了震撼,彻底隐匿了最后一缕微光。

    此情此景,宛如群狼拜月,贪狼吞日,令人骨子里油然而生一股寒意。

    反观北夷人,在这狼嚎声中居然是越发兴奋,士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直接攀升至了巅峰,有些更是直接扒开上衣,露出刺有毛茸茸的苍狼头颅的胸膛,那刺青泛着血光,使得他们居然隐隐有化作狼人的征兆。

    这刺青中也蕴含了魔道力量,只有长生天的萨满才有资格以成年草原狼的心头血用秘术绘制在最强悍的战士,能够使得他们更加凶悍,宛如群狼。

    北夷北部的蒙古人以狼为图腾,也同样与狼为敌。

    尤其是在极北,每逢寒冬,饿得眼睛发红的狼群就会肆虐化作灾祸,哪怕是一些小部族都会被大型狼群屠戮一空。

    唯有铁木真所属的乞颜部已经与狼族之王苍狼王者共生,不仅得到了数百只极为强悍的苍狼效命,困扰游牧民族已久的狼灾也再不是问题。

    这也是乞颜部之所以能如此迅猛膨胀,成为蒙古共主的重要原因。

    仿佛那狼嚎是为号角,城下原本按兵不动的北夷人终于有了动作,他们依旧如上次那个北夷部族一般,口中模仿苍狼,发出怪叫,纵马驰聘,向着城墙冲来,却又在距离城头一箭之地的时候骤然分流,向两边撤走。

    而当恰好他们冲到那一箭之地的时候,他们便会松开早已绷紧的弓弦,借着马力,将箭矢直接抛射向城头。

    在这样连绵不绝的攻势下,城头的唐军根本无法做出还击,只能被动挨打。

    北夷人的箭阵压制效果堪称是如同暴风雨,连绵不绝,所有的唐军都只能缩到女墙,盾牌后面,连冒头都不敢,唯独花木兰独自一人站在城头,宛如旗帜,永远不会倒下。

    她是整个长城守卫军两千人心中的支柱,有她在,哪怕敌众我寡,长城守卫军就仍旧能鼓起勇气,守护这片古老的长城。

    不是没有人向他射箭,纵然她身处的位置最高,普通北夷射手根本无法触及其,但城下却隐藏了不少神射手,甚至还有诸如托雷这样的最强射雕手,别说这么点高度,哪怕是在万米空中飞行的神雕都能被其射下来。

    他们的箭矢很凌厉,但仍旧无法伤到花木兰分毫,她甚至只是把刻着瓣鳞花的大剑横在胸前,便能精准地磕飞任何一个神射手射向她的雕翎箭。

    “她就是安达部所说的那个长城杀星?”铁木真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笑意,“果然厉害,连托雷你都失手了。”

    “是的。”托雷放下了手中的射雕弓道,凝重道“大汗,我可以再试一次,这一次我会出全力。”

    “不必了,没想到唐人中还有这样的女子。”铁木真眼神有些灼热,“吩咐下去,所有人不得暗箭伤她,她将会是你们的......汗妃!”

    托雷浑身一震,连忙低头道:“是!”

    ......

    “这北夷部族还真富得流油。”朱宇君举着盾牌,听着耳畔不断传来的叮当声响,咬牙切齿道。

    古代箭矢制作不易,北夷虽然拥有大片的铁矿,但冶铁技术有限,许多落后的北夷部族还在使用骨质箭头甚至干脆就是削尖的木杆,而对方这些北夷骑兵则完全不同。

    像蒙古骑兵那样的精锐可不是起先那个草原上的小部族所能供养的起的。

    “李都尉人呢?”一名唐军突然道。

    “刚还在那儿呢。”

    “该不会是乘了马跑了吧......”一名唐军咕哝道,“他的那乌孙马跑得比谁都快,他要想走,没人追的上他。”

    “说什么混账话。”朱宇君一巴掌呼在了对方头上,突然痛叫了一声,一支强劲有力的箭矢赫然穿透了铁盾,直接真好扎在了他的胳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