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三十二章北夷扣关!

第三十二章北夷扣关!

 
    【小白你怎么看出来他们有问题的?】

    【主角光环呗。】

    【没错啊,确实有点牵强,我感觉他们跟普通唐人士兵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不会是气息吧?】

    【那就有点扯了,纯粹导演想怎么拍怎么拍呗,反正我们也感受不到。】

    李白面色严峻,摇头道:“当然不是,这两头魔种明显属于刺客型,虽然防御力稍逊,但伪装能力与灵敏程度都更为突出,连花木兰都没有感觉到对方体内隐匿的魔种血脉,我又怎么可能感知到。”

    “我之所以看出对方有问题,是因为虽然北夷人是游牧民族,不像咱们汉人军队一样讲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压力相对较小。”

    “但纵然如此,北夷人想要集结十万大军那动静也绝对不会小,绝不可能瞒过斥候的探查。因为游牧民族没有城市,哪怕是以前显赫的单于王庭也没有。”

    “他们逐水草而居,所以注定每个部落的人口都不会太多,因为那么点草场根本满足不了一个能够出动十万大军的庞大部族。且不提当今的北夷一盘散沙,就算是当年王庭威仪至高无上的时代,北夷要真想凑出十万大军也需要无数个部族同时会盟于王庭。”

    “而这俩货动辄就声称十万大军,除了是想震撼我们的心神,好图谋不轨以外,我不认为还有其他任何别的可能,还有当今形势危急,谨慎点终归不是坏事。”

    而且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

    李白默默地在心里补充道。

    要不是他知道今天几乎是百分百要出事,时刻心里都绷着一股劲儿,他恐怕也要被十万铁骑扣关这样的消息震撼得失去戒心。

    若是花木兰真的中了北夷长生天萨满的咒术,整个长城守卫军基本上就相当于断了脊梁,而他也未必就能逃得过这两头中等魔种的偷袭。

    【小白好机智噢,又被小白圈粉儿了。】

    【MMP,还不是被花花救了。】

    【小白你啥时候才能雄起一回,鶸主播。】

    【今天早晨那不算雄起吗?还有上回以一敌百。】

    【倒也是,但是总感觉还差点什么。】

    【小白已经很努力了好不好,一宿没睡,现在还要强撑着给你们直播,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就是,小白要不和导演说一声,今天歇班儿吧。】

    李白苦笑了一声,心头暗叹,哪来的什么导演啊。他也想雄起,但是人家花木兰,青莲剑仙,兰陵王之流都是从小开始修炼的,而他小时候在干什么?

    学加减乘除,打红警星际,兴许他流着鼻涕和小伙伴们玩捉迷藏,跳房子,警察抓小偷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开始魔鬼训练了。

    如此大的差距,倘若对方是庸才的话还好说,但偏偏对方还是努力的天才,那才真叫人感觉没有活路。

    花木兰很快便吃完了李白为她准备的造反,重新束起长发,全副武装,来到了他的身边。

    李白道:“对了,昨天我自作主张,假传你的命令,让张都尉在镇子上组织并训练新军,虽然不堪重用,但起码守城多了不少士兵,省去了临时组织壮丁这一道功夫。”

    守城不比野战,野战部队倘若掺和进去一堆新兵,很容易使得战斗力不增反降,一旦崩溃那就是连锁反应,比如说淝水之战,绝大多数秦军其实还没跟敌人接战,就被溃军冲得一哄而散。

    这一点无论是华夏人还是外国人都是一样,人们都有从众心理,而且身处战场,很难看得清局势,身边人一跑,自己自然也跟着跑。

    唯有那种精锐部队才能克服这种心理,新兵还有民夫一旦遭遇颓势,那完全就是一哄而散,根本不可能有死战不休的勇气。

    但守城就不一样了,一是守城时,从城内抽调协防的民兵有保家卫土之心,二是城破了谁都跑不了,所以才有围三缺一的兵法讲究,就是担心激发城内守军同仇敌忾,誓死守城的决心。

    而长城虽然不可能被围困,但北夷人生性残暴,又几乎全是骑兵,来去无踪,只要长城短时间内被破,城内的人想跑那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再加上西域本属边陲之地,长城更是屡遭敌人侵犯,镇子里民风剽悍,很多人都有一股血勇之气,所以哪怕是未曾经历过训练的新兵和壮丁也可堪一用。

    花木兰微微蹙眉,点头道:“做的不错,但下次这么做之前一定要跟我讲,假传军令可是大罪。”

    李白翻了个白眼:“监军特使都让咱杀了,还讲个屁的军令。”

    花木兰伸出覆盖着一层老茧的手指点了点李白的额头,无奈道:“搁其他折冲府,你小子早就没命了,也就是姐惯得你。”

    李白笑了笑,没有说话,花木兰对他自然是极好的,只是这种好他不知道是欣赏,是姐弟还是他所期待的......喜欢?

    “等等。”李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脸色大变,“他们两个伪装成的军士你认识吗?”

    花木兰皱眉道:“是守卫折冲府的卫兵。”

    “所以......”

    “所以现在我们根本无法推测究竟有多少人已经被魔种暗中渗透了。”花木兰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我们根本没有辨别内奸的能力。”

    “我认为他们今天之所以暴露,必然是因为北夷即将寇边!”李白沉声道,这一天终于到了。

    花木兰几乎是立刻便大步走出了折冲府,边走边说道:“还好你有远见,立刻传令下去,所有人登上长城准备作战!”

    ......

    铁木真骑乘在巨大的苍狼脊背上,在他的身后,黑压压一片北夷铁骑如同乌云一般席卷过了昏黄的戈壁,他们腰挎弯刀,背负硬弓,一个个杀气腾腾,精锐程度远胜往昔进犯长城的那支北夷部族。

    铁木真策动座狼前行,面色沉重。

    这一战他赌上了很多东西,现在的他还不是成吉思汗,更没有统一北夷诸部,建立起金帐汗国。

    所以他需要带领“群狼”们完成这次对唐人的复仇。

    只要他能够迅速突破长城防线,长驱直入,将会有无数不设防的城镇供他征服,劫掠,富庶的汉土将会为他提供海量的资源。

    这绝不仅仅只能够为他赢得能够成功压倒颉利可汗的声望,更实在的价值是那巨额财富。

    只要有钱,他就能通过财富从西方诸国手中购买到足够的魔道材料,也就能在长生天萨满的帮助下彻底激发自己身体内流淌的苍狼血脉。

    还能大幅度提升自己麾下士兵的装备以及族人的生活条件,使得他名为乞颜的部族成为北夷北部蒙古诸部的真正共主,而不是现在的名义大汗,随后他更能借此鲸吞整个北夷,君临天下!

    此战是他一切战略的重要支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大汗,发现唐人斥候。”一名北夷骑兵恭声道。

    铁木真眼睛微眯,冷冷道:“跟随神鹰的指引,派狼骑追杀,一个都不许放过。”

    一声鹰唳自天空中响起,翼展伸开足有三米的庞然巨物自天空中略过,向着远方飞掠而去。

    “大汗,哪怕我们清理了所有的唐人斥候,但是保不准对方在那些小部族里也有间谍,咱们上万大军声势浩大,想必......”

    “托雷,自从阿史那先被唐人袭杀之后,长城以北诸部对唐人可谓是深恶痛绝,与唐人早已断了联系,就算有间谍,轻易也到不了长城去通风报信,再加上一路上可疑的人物统统被我们灭杀,唐人要提前做好准备很难。”铁木真自信道。

    也确实如他所言,铁木真这次来带走了乞颜部一半的精锐战士,虽是远程奔袭,但是凭借着苍狼后嗣以及蒙古新大汗的身份,又打着为阿史那先部复仇的旗号,从不少部族手里都得到了多多少少的补给,所以他们的速度并不慢。

    又有神鹰在天空中逡巡,哪怕唐人间谍得了消息恐怕也没时间回去通风报信,而且他还在第一防线安置了暗子,只要暗子暗杀掉唐人的主将,再打开城门,第一时间破开长城将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想到这里,年轻的铁木真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善战者,立于不败之地,此战还未开始,他就赢了一半!

    ......

    北夷铁骑是在傍晚的时候抵达的长城,而此时已然是夕阳西下,月色笼罩了半边东方的天空,映照着下面那黑压压一片北夷铁骑,所有守卫在长城上的唐军都是面色惨白。

    敌人一来,还未出手便是先声夺人。

    “我还当李都尉跟花都尉最近是太敏感了,娘嘞,还真来了......”朱宇君喃喃自语道。

    “这也......这也太多了吧,比上次来得都多。”他旁边的一名旅正瞪大了眼睛,感觉舌头都打结了。

    李白和花木兰此时正在速成式地操练新军,听闻这个消息立刻向着城墙走去。

    蹭蹭蹭,两人已经并肩登上了城头,一望下方那无边无际的北夷铁骑,脸色都有些难看了起来。

    “估计有多少人?”李白问道。

    花木兰迅速估计了一下对方的人数,吐出了一个令李白几乎窒息的数字:“近万。”

    那不是五千人了,那他妈的是一万北夷铁骑!

    上次若不是他和花木兰力挽狂澜,根本不可能抵挡五千北夷铁骑的进攻,这次不成想这个数字又翻了一番,而他们已经几乎不可能再复制那场连蒙带骗的神话。

    他们根本没有抵挡住的可能。

    俗话说人过万没有边,马过千没有沿,李白和花木兰望着那杆竖立在中军的苍狼大旗,以那为中心,蔓延开来的是无边无际的庞然黑影。

    尘土飞得漫天都是,这些北夷骑兵与上次所见的相比,队形无疑更加齐整,排着整齐的方块队伍,而非乱糟糟一窝蜂,这说明其精锐程度远超任何除唐骑以外的北夷骑兵。

    旌旗飘扬,无边无际。

    人嘶马啼,沸反盈天的声响与城墙上如同冻结般的死寂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杆旗帜我不认识。”花木兰沉声道。“应该不是长城附近的部族,很有可能来自更北。”

    李白脸色很不好看:“不会是成吉思汗的军队吧?”

    花木兰皱眉道:“成吉思汗?我只听说话颉利可汗,更北边有这样一个汗王?”

    李白摇了摇头:“或许是我记错了。”

    他觉得应该不是,成吉思汗就是真的雄起了,也应该是先打花拉子模,而不是过来打长城,他对王者荣耀的大背景还是有些研究的。

    “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单看这军威,北方五百里内的北夷诸部便远远不如,他们更加棘手。”花木兰捏紧了拳头。

    这样的敌人根本就不是长城所能抵挡的,确切地说,除了碎叶和北庭两座大城,根本没有任何一座城或者长城防线能够阻挡这支军队。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不仅是人数,单个士兵的战斗力也有差距。

    哪怕对方没有任何攻城武器,只要像上次那样以箭作为跳板,登上长城,就足以轻松碾压这正兵民兵加起来也就两千多人的长城守卫军。

    “我们能行吗?”李白喃喃自语道。

    这一刻哪怕他以往说得再怎样信誓旦旦,磨砺出的剑道再怎样锋利而勇往直前,他也仍旧产生了一种自己不过是以卵击石的感觉。

    “能行的。”少女点了点头,语气笃定,像是在阐述一个事实。

    李白有些茫然,这话你信?你真的信?你怎么可能信!

    花木兰又不傻,她应该知道的,他们没有可能守得住的,现在最理智最聪明的做法应该是他俩一同骑着黑鬃逃跑,将这个小镇数万人的生命抛下,做一个聪明的“懦夫”。

    这样起码还有卷土重来复仇的机会,而不是一同埋葬在这片土地,客死异乡,连个墓碑都不可能留下。

    李白捏紧了拳头,他死无妨,男人应该顶天立地,承受与生俱来的责任,也应该贯彻他的荣耀与剑道。

    但是他怎么能够忍受花木兰也......

    然而下一刻,一道冰冷的红唇已经覆盖到了他的嘴上,他的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弹幕轰然间宛如潮水,直接掀翻了天。

    【这波不亏,哪怕死了都不亏!】

    【啊啊啊啊啊!居然有吻戏,好羡慕,好羡慕啊!】

    【放开那个花花让我来啊!】

    【!!!】

    “现在呢?”良久,少女松开他,舔了舔嘴唇,笑得宛如四月阳光。

    “能行,肯定能行!”李白回味着之前的味道,突然浑身一震,麻痹,没伸舌头啊!我特么没伸舌头啊!后悔死了,临死之前,自己居然没能......

    花木兰仍然笑,脸颊通红:“没错,我们能守住的。”

    李白也笑了,排除了纷杂的情绪,笑得坦然,几乎是以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恢复了镇定:“大不了就陪你一起死在这里好了。”

    他凝视着对方的眼睛,眼神中盛满了温柔;他的脊梁挺直,锋利得仿佛一把剑,宁折不弯。

    少女微笑,大步走开。

    转身后,脸上一闪而过的决绝令人心碎。

    “怎么可能让你死。”

    “哪怕是我死,也不会让你死啊......”

    她握紧了腰间的短剑,咬住了自己的唇,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哀伤,有种上穷碧落下黄泉的坚定。

    然而她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李白,眼神中的神采与她的一般无二。

    “哪怕我死,也绝不会让你死!”

    “花木兰!”

    李白斩钉截铁地在心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