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三十一章最后一天!到来!

第三十一章最后一天!到来!

 
    大河之剑(A级):青莲剑仙李白观黄河悟道,自创剑意,拥有三种被动生效的特殊效果。

    特殊效果一大河之剑天上来:剑势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特殊效果二奔流到海不复回:剑势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特殊效果三将进酒:将进酒等级在原有基础上提升LV3。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还不复还。”此句出自将进酒-李白,所以会有这特殊效果三。)

    迅速浏览了一遍大河之剑的属性,李白微微蹙眉,大河之剑的三个特效都是被动生效的,而且技能描述语焉不详,所以不真正与敌人对敌,他还真没法验证下其到底是什么效果。

    不过就算如此,他也能大概猜测出自己现如今的战力明显比昨天的自己强出了一倍不止,要知道他之前那么努力也才把将进酒提升到三级,而越往后其难度便越高,再提升三级按照他以往的速度而言,至少也要半年的时间。

    现在却一蹴而就,这对现阶段的李白而言无异于一场巨大飞跃,大大提高了他成功完成主线任务二的可能。

    李白长长地伸了一个懒腰,感觉自己站了一宿,身体居然只是微微有些酸痛,这在以前站军姿二十分钟就累死累活的咸鱼白看来简直不可思议。

    这当然不只是自己如今属性远超常人的缘故,你就是铁打的身子硬生生站一宿也要跪,而是因为他这一宿没少喝酒。

    【无尽的酒葫芦特殊效果一:美酒,典藏于这枚酒葫芦中的是拥有极致口感的美酒,可以满足任何人的口味,痛饮之后可大幅度恢复消耗的体力。】

    想那所谓的仙剑望舒与羲和,或者陆雪琪的天琊之流也不过就是A级,堂堂无尽的酒葫芦作为单纯的一件辅助道具,其效果神奇如斯也属正常。

    “不过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他打定主意这次回到现世,定然要去真正的黄河去看一看,毕竟这学来的大河之剑是青莲剑仙的剑意,而不是他自身所创。

    他长吸了一口气,呼出。

    这一夜真的很累。

    李白的天赋很好,甚至足以称天才,但是却决计无法同花木兰以及青莲剑仙这样的妖孽级人物相提并论,之所以能够超乎青莲剑仙的预料学会大河之剑,除了因为之前他曾经感悟过大河之剑以外,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他真的很努力,努力到完全逼迫自己发挥出了更深层次的潜力。

    就仿佛奥运会上,随着一声发令枪响,下一刻猛虎出笼,到时恐怕就算是来自棒子国的杂鱼们都能轻松跑进百米十秒的大关。

    李白的身后虽然没有猛虎,就是有猛虎追他估计也要被反杀,但是这种紧迫感却是实实在在的。

    昨夜他没睡觉,所以便没有关直播,所以此刻,那被一夜枯站沉浸了一宿的观众们简直要掀翻天。

    【天呐,小白真的站了一宿,这也太苦了吧?】

    【我看着都累!】

    【最辛苦,最敬业的演员!】

    【彻底被小白圈粉,以后我就是你的脑残粉儿了。】

    【小白,今天是我生日,你可以说一句彦,祝你生日快乐吗?】

    李白微微一笑,这位名作“彦”的粉丝可是他的白银大盟主,而且这个名字也很有爱,让他想起了动漫中天使彦以及超人气LOL小说英雄联盟之从小兵开始的女主角。

    于是他很温柔地说道:“彦,祝你生日快乐。”

    【噢耶!男神祝我生死快乐了欸——四舍五入一下,我好像是怀了小白的娃儿,感觉小小白在踢宝宝肚子哟。ヾ(≧O≦)〃】

    李白:“......”

    MMP!话说我凭什么以为这是我以前最喜欢的动漫角色兼小说角色,高贵冷艳女王天使彦的化身......张潮爸爸难道不会砍死我吗?

    话说那本小说虽然前期有些毒点,但是真的非常好看啊......

    千万不能死,死了以后肯定再也看不到好看的小说了,也再也看不到花花了,这样真的很亏,他的棺材板都会压不住......

    【小白一脸懵逼。】

    【已存为表情包。】

    【我也要!我也要!我也过生日了嘛!】

    【先打赏个盟主再说吧你。╮( ̄▽ ̄“)╭】

    看了眼弹幕,他叹了一口气将其屏蔽掉,在一众唐军宛如目送天神般的目光下走下了城墙,他准备去吃早饭了......然后还要给花花准备早饭。

    也不知道区区一宿时间,花木兰能不能把心态调整回来。

    ......

    镇子里,破败的民房门口。

    朝阳拉长了两个人的影子,投射在墙壁上,分外和谐。

    “哥哥,我们把头发染黑,戴上帽子,难道不就是为了掩盖我们杂种的身份吗?”肿眼睛的小孩儿仰起头,眼眶通红地望着自己的哥哥。

    少年沉默了,他低下头,虽然染成黑色,实则充斥着魔道力量所以化为雪白的长发遮住了他眉眼间的悲伤。

    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刻。

    一种难以言喻的悲伤氤氲在无父无母的兄弟之间。

    良久,再抬起头时,迎着初生的夕阳,少年笑得温和而又灿烂,他伸出暖和的大手覆盖在小孩儿的头顶:“玄策,我们不是杂种......我们是唐人。我会参加新组建的长城守卫军,人们会接纳我们的。”

    “真的吗?”小孩儿的抽泣着。

    “以后不会狗蛋儿,剩子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了,因为我守护着你们。”少年背负起长枪,笑弯了眼睛,里面充满了浓浓的宠溺以及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我们会越来越好的。”

    “真的会吗?”

    “拉钩。”

    “好。”

    小孩儿终于止住了哭声,望着少年离去的背影,眼圈却又红了。

    “哥,你一定要回来啊。”

    少年离去的步伐微微停顿,他回过头,露出好看的笑容:“我知道,只是今晚可能就没法吃大餐了,因为我没有时间去打猎。”

    “没关系的!”名为玄策的小孩儿郑重地点了点头。

    ......

    李白大步向折冲府走去,他自制的一些炊具还有食材都放到了折冲府的厨房。

    随着他的离开,原本还一片寂静的长城瞬间炸锅了。

    一个老军操着口音浓重的汉话道:“额滴娘啊,李都尉介尼玛简直不似人!”

    年轻的唐军伸出手抚摸着那深入其中的剑痕:“太厉害了!实在是太厉害了!”

    有人惊叹道:“怪不得是咱们第一防线的两大杀星,这手段简直不比花都尉差啊。”

    角落里一人幽幽道:“可惜每天李都尉还是会被花都尉按在地上日常摩擦。”

    如果李白在这里听到这句话,肯定会无语凝噎,心底默默回上一句“扎心了老铁。”

    他那一宿悟道的传说已经如同风一般席卷了整个长城守卫军中,尤其是那些连夜值守的士兵们,在李白离开城墙之后,几乎是瞬间便涌了过去,察看他所留下的剑痕。

    种种波澜,令李白在军中的威信再度跃升了一个档次,哪怕是那个排位比他还要高一等的果毅都尉都哑然失色,看完之后转身就走。

    他决定去操练那些新兵!

    也只有在那个时候,他才能感受到自己的威严。

    妈蛋,心好累,好想退休。

    ......

    李白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谁啊?”

    “是我,早饭做好了。”李白道。

    吱啦,门被打开了。

    李白瞬间呆若木鸡。

    只见从那里面走出来的不是一身绯红甲胄,束发高冠,背负铭刻瓣鳞花印痕大剑的女将军;赫然是一袭白色长裙,长发飘飘的绝世美女。

    【我的天呐!这是花花?】

    【好美!】

    【亮瞎劳资狗眼!】

    【花花女装居然这么美,我的天呐,好想舔一口。】

    【天啦噜,幸好老子今天歇班,否则就要错过这幕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李白喃喃自语道。

    “说什么呢你。”花木兰笑骂道,“要进来待会儿?”

    李白怂巴巴地摇了摇头,本来他应该点头的,毕竟在古代,进了女子闺房,那可不是小事,兴许顺势就能满足自己心底的欲求。

    而且此刻褪尽戎装,一身白色连身长裙的花木兰简直是太美了,那种诱惑力简直能让任何一个性取向正常的男人都把持不住。

    但是......他怕被打啊!

    【日了狗了,我能说李白正在抄袭李白的清平调吗?】

    【李白抄袭李白,没毛病!】

    【进去啊,小白别这么怂!】

    【上啊,强上啊,你连强上花花的勇气都没有,有什么资格说你喜欢花花。】

    【麻痹,搁我我也不敢啊。】

    【上了就是死啊,那可是能一剑干掉一百来号人马的花大姐。】

    【为什么不是花姑娘?手动滑稽。】

    花木兰白了李白一眼,那一刹那的风情简直晃瞎了李白的眼睛:“这么好的机会你都不把握?”

    李白打了个寒颤,总感觉花木兰话里有话。

    他说了实话:“不敢,怕你打我。”

    花木兰咬了咬嘴唇,突然伸出手敲了敲李白的脑门:“蠢蛋,饭我拿着了,你在外面等会儿我,待会儿我陪你练剑。”

    【练尼玛毛剑,练枪棒啊!】

    【小白:我要这铁棒有何用?】

    啪——门关上了。

    李白怅然若失地回味着刚才自己的所见所闻,随即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你们这帮牲口,记得帮我截个图啊!”

    【哈哈哈,小白你自己管花花要照片啊。】

    【就是,不过我估计花花看不上你。】

    【回头自己管导演要去吧。】

    【话说小白你不建个粉丝群吗?】

    李白没注意弹幕,一个人拿了小马扎坐到了院子里,心底那个后悔,话说刚才自己要是进去了会怎样?会不会真的直接上本垒?

    他又连忙摇了摇头,这尼玛根本就不可能,最大的可能是自己进去了,然后——卒。

    突然院落里进来了两个卫兵,他们面色焦急,大喊道:“报——不好了,北夷人大举扣关,斥候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至少有十万铁骑!”

    李白的心轰然间跌入谷底。

    十万?我尼玛......系统你特么给老子出来,我特么打死你信不信!信不信!

    门怦然被撞开,花木兰一身戎装,背负大剑,腰挎两柄短剑,脸色凝重到了极致。

    “十万大军?”

    她的目光中充满了压力,浑然没有了刚刚的那种轻松与写意,十万北夷铁骑那是除了当初唐军刚刚迈入西域的时候,北夷根本不可能组建而成的大军。

    倘若有十万北夷铁骑,莫说第一防线,就是整个长城怕是都要被全线突破,连碎叶都要不保。

    李白在经历了最初的震撼之后,迅速冷静了下来:“十万北夷铁骑组建起来定然声势浩大?我们的斥候怎么现在才探听到这种情报?”

    那名唐军士兵也是面如土色:“属下也不知。”

    另一名唐军手握一封卷起来的羊皮卷,焦急道:“这是斥候送来的完整消息,我们无权察看。”

    “拿来吧......”花木兰面色微沉。

    那名唐军立刻捧着羊皮卷向花木兰走来,而另一名唐军则若有若无地悄然间来到了李白的身边,这一刻,两人的目光都投注到了那卷羊皮卷上,所以一时间根本无人觉察到他的小动作。

    然而就在花木兰张开手想要接过羊皮卷的时候,李白突然开口了:“等等,你自己打开。”

    那名唐军脸色微沉,惊诧道:“属下不敢。”

    花木兰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收回了已经伸出的手,转而握住了腰侧的短剑,李白也顺势盯住了身边的那名唐军,警惕地握着青钢剑。

    “让你打你就打!”李白的声音带了一丝怒意。

    那两名唐军终于知道自己败露,眼神阴狠地挖了两人一眼,口中陡然间发出了一声宛如野狼般的怒吼,身体瞬间拉伸开来,浑身都生出了毛茸茸的狼毫。

    “魔种!”

    花木兰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这两个字眼。

    吼——随着一声怒吼,两道腥风袭来,柿子要挑软的捏,那俩魔种居然是不约而同攻向了李白。

    “像你们这种人工合成的中等魔种能忍到现在才动手,也难为你们了。”花木兰冷笑了一声,灵敏地一步跨出,双剑齐出,刹那间便将两头凶悍的魔种拦腰斩断。

    血腥气弥漫开来。

    李白重新将青钢剑归于剑鞘,这两头魔种的速度极快,等级看上去简直要比当初自己干掉的那只高了何止一筹,若是原本的自己恐怕根本不是其对手。

    但是现在自己领悟了大河之剑,战力飙升,正面搏杀他有信心干掉这两头所谓的中等魔种。

    只是花木兰的出手实在是雷霆万钧,远比她平时的速度更快,甚至还有些超常发挥,毕竟,她根本不知道短短一夜之间,李白的战斗力就能飙升一倍有余。

    关心则乱之下,她也不由微微有些气喘。

    “小心些,这些都是北夷人制造出来的魔种,很有些棘手,好在数量不会很多,防御力也不足,虽然速度极快,但若在正面战场上并不难对付。”

    李白点了点头,皱眉道:“北夷人和魔种不是敌人吗?”

    花拉子模培育魔种,并且释放到北方草原,吞噬北夷人的生命壮大自我已经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

    “屁话,北夷也有魔道大师,他们自称长生天的信徒,只是数量少些。”

    花木兰竭力掩饰着自己的气喘,哼道:“看来北夷人的确要有大动作了,我去把早饭吃了,今天就不练剑了,直接上长城,准备作战。”

    李白点了点头:“好。”

    他看着花木兰稍显急促的步伐,眉头微微皱起,随即又舒展开了,那些她所想掩饰的,终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ps:都说书名毒,那我就改一改,但是这个怎么改我实在是想不出来,要靠大家集思广益,总不能随便起个高深而跟内容无关的名字吧。

    今天的本章说请大家踊跃发言,石头感激不尽。

    另外要说一句,居然有人质疑石头是不是死肥宅?

    呵呵,不存在的,石头是赫赫有名的高冷男神,外院院草,勾勾手整个学院的女生都能随意啪啪的那种。

    最后还要说的是,目前是都市分类新书榜第十,已经进去啦,但是和第十一的差距非常小,大家一定要踊跃投票让蠢石多待两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