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二十九章变故
    时光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

    转眼间便已经是他开启主线任务二,坚守长城十天的第九天了,那天所发生的事并没有给李白和花木兰之间的关系造成什么影响,仍旧波澜不惊,宁静如水。

    但不知不觉间两人已经渐渐有了默契,有了生活气息,仿佛一对经久患难的老友,往往只是一个眼神,便足以明白对方的一切。

    当然,或许这只是袍泽间的情谊。

    此时的长城第一防线仍旧和平。

    只是从后方传来的消息却并不好听。

    有几道防线遭受到了大型马贼团伙不同程度的侵扰,那些可都是西域啸聚一方,足以拉扯起数千乃至上万号人的大马贼头子,与之前的独眼完全不可容日而语。

    甚至有传闻马贼们正在酝酿着建国——这并不算什么重磅新闻,西域的小国就像是恒河的沙子,在历史长河中不知覆灭了多少,也不知又有多少踏着前人的尸骨而崛起。

    但这代表了某种不好的信号,唐人在西域的统治地位遭到了挑衅,所以蠢蠢欲动,暗流汹涌的局势也就变得越发难以收拾。

    又据说已然有魔种幻化成人,潜入了北庭,朝伪作人,暮化恶魔,吞噬生命,徒留白骨,闹得人心惶惶,郭虔瑾甚至亲自带队巡夜,才勉强稳住了人心。

    一些没有在长城保护范围内的城镇被北夷人付之一炬,徒留一片焦土枯尸——那是对唐人背信弃义袭击关市的报复,其后早已与唐人不共戴天的颉利可汗又开始跳了出来,想要整合西域大地的北夷人为他所用。

    毕竟,曾经管理这方土地的北夷首领阿史那先失踪于唐人的突袭之中,群龙无首的族人要臣服于颉利可汗这一过江猛龙完全是应有之举。

    碎叶正在集结大军,主动进攻,以雷霆之势粉碎一切阴谋,震慑宵小,但是仍在筹备,大军要动,所要花费的准备时间太多。

    尤其是在西域,准备不充分的话,单单只是酷热与缺水就足以使得令世界震怖的大唐铁骑陷入后世哈丁战役中的耶路撒冷军队那样,被萨拉丁硬生生拖垮在大漠中,却连敌人的毛都摸不到的尴尬境地。

    名为商队,实为使团的楼兰安归公主也已动身前往了北庭城,与来自南天竺的高僧达摩一同,载着一车车进献给宗主国的珍宝财富,甚至都没有让直播间的观众们多看几眼。

    这令他们一度很不满,纷纷以退订作为要挟,却被李白直接无视——然而事后这帮人仍然屁颠屁颠接着守在直播间前,毫无节操可言。

    使团的离开不可避免地抽调了一部分唐骑作为护送,长城的守备力量变得更加薄弱了,所以李白的心也就揪得更紧,直至夜不能寐。

    他不相信系统给出“坚守长城十天”这样的一个任务只不过是在同他开玩笑,到了最后关头,必然会有巨大的变故,而且他隐隐觉得,这变故定然要比之前那场五千北夷铁骑兵临城下还要来得更加危险。

    还好,最近李白虽然仍然没有晋升结丹,但是战斗力却是突飞猛进。

    白天有花木兰这种身经百战的剑道高手亲自喂招,切磋,传授战斗技巧与经验;晚上有青莲剑仙这个大能“教导”,李白想不进步都难。

    不过花木兰进步也不小,筑基拳法对她有用,李白自然倾囊相授,下一次战斗起来,她的续航能力会有明显提升。

    只可惜两者剑术终究不是同一系统,修炼功法也泾渭分明,修真与这个世界的武道虽然有共通之处,但终究还是差别更大些,所以倒是没能完全互通有无。

    再者说贪多嚼不烂,这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连将进酒都与御剑术都没充足时间提升,哪里有功夫再从头开始学几门新技能?

    若非如此,李白倒还真想学学对方的苍破斩,绽放刀锋之类的技能,毕竟当初花木兰那一剑斩破百骑的剑法不让人心神摇曳,怦然心动实在是不太可能。

    男人当如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他的直播间关注人数早就已经超过了三十万,最高峰在线观看人数甚至能够达到恐怖的百万万,超额完成了直播任务“一朝闻名天下惊”。

    本以为能够直接领取奖励了,谁曾想所谓的千年之狐皮肤居然不是物品,而是一项传承。

    系统声称要想接受千年之狐的传承需要他回到现世之后,再度进入一个传承世界,所以这奖励至今也没能拿到,不过度过今明两天,就又能完成一项主线任务,想必到时应当能获得一项不错的奖励。

    王者荣耀的皮肤很复杂,似乎不单单是一种装饰,更绝非他当初所设想的女装大佬不归路。

    其中还涉及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不然也不至于在道具技能商城双双开放之后,仍旧紧闭大门,有钱也买不到商品,神秘到了极点。

    不过还好,李白已经知晓,只要这次完成第一次异界直播的三项主线任务,自己就可以结束本次直播,返回地球并且解锁皮肤商城了。

    到时,他一定要好好见识见识所谓的皮肤商城究竟凭什么拥有凌驾于可以兑换各种强悍神技与神器的技能与道具商城。

    “李都尉,今天晚上去喝点酒消遣下?”与李白熟识的旅正站在城墙上,向旁边的李白说道。

    这人叫作朱宇君,长得圆滚滚颇有几分喜感,但手上功夫不差,一柄大刀刷起来堪称瓢泼不进,此时正面露几分猥琐地努了努嘴。

    那意思很明显,所谓消遣,对这些戍守长城的老兵而言,不嫖怎能算得上消遣?

    长城第一防线的小镇虽然破落,但是还是有那么几个出落得勾人的胡姬在的,就是收费略高,许多唐军登门一次,攒上半年的军饷基本上就报销了。

    不过低端的也有,那长相就有些不敢恭维了,甚至有些老妓,一般收费也就两三个开元通宝。

    值得一提的是,此时虽然不是开元年间,却已然有了开元通宝,这一点一度令自忖历史知识还算丰富的李白都没想到。

    不过这种场合李白自然是不去的。

    这年头又没什么保护措施,所谓胡姬虽然高鼻美目,颇具异域风情,又穿着开放火辣,引人遐思,但终究无法对经历后世种种洗礼的李白造成比得花柳病还要更强大的吸引力。

    另外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他怕被花木兰打死。

    哪怕明知自己可能想得太多,但自那天花木兰口口声声称要带自己去长安逛窑子时,眼神中所流露出的几分危险气息,他就总感觉自己要真付诸于实践,怕是小命难保。

    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现在他对于花木兰而言,不过是战斗力勉强达到十的高级渣——还是渣。

    突然远方掀起一阵沙龙,李白微微皱眉,心想难道这就要来了吗?

    朱宇君也不再和他调笑,紧张地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最近其他几道防线事故频发,他们早已做好了万分准备。

    便看到一队高举旗帜的唐骑自远方而来,最前方的一名骑士趾高气昂道:“吾奉监军大人之命,有要事宣告,速速打开关门,让吾等进入。”

    “监军?”

    李白脸色有些不好看,所谓的监军之前做出的事已经令他对其印象跌入谷底。

    “李都尉,咱们开门不?”

    李白皱眉道:“稍安勿躁,我问他两句。”

    他仔细打量着对方,一行十几名骑士大多手持马槊,装备精良,而且都是汉人面孔,当下已然对对方身份信了九分。

    “你说你是监军大人的人,但是为什么从关外归来?”

    那名骑士面色阴沉了下来:“吾乃监军麾下游击将军徐无良,事态紧急,自第三防线出关,特地抄了近道就为通报要事于你们的折冲都尉,耽搁了军机大事你区区一介校尉担当得起?”

    真个是嚣张跋扈啊......李白“嘿”了一声,摆了摆手:“开关验人。”

    吱啦啦城门打开。

    那名骑士还以为李白被他震慑到了,不屑地哼了一声,刚想带队进入,就被十几名唐军射手瞄准了要害。

    当下,他的脸瞬间阴沉得仿佛要滴出水来:“大胆,尔等想要造反吗?”

    李白冷笑一声:“不好意思,职责所在,朱宇君,你去核实对方的身份,倘若身份不明,就地格杀!”

    游击将军虽然时隔杂牌将军,但到底也是将军,比他果毅都尉要高一筹,又是监军亲信,哪里受得了这个气?但是形势比人强,当下阴沉着脸配合朱宇君核验了身份。

    “身份确认无误,徐将军请吧。”朱宇君道。

    徐无良冷笑了一声,将目光投向了城头岿然不动的李白,怨毒道:“你等着。我们走!”

    望着那些唐骑消失在视线中,李白的脸色却变得越发阴沉了起来,这监军纯粹就是个猪队友,此时蹦出来搞事,怕是要给他惹来不少麻烦。

    “老朱你在这里盯一下,我回去看看。”李白嘱咐道,说着走下了城门。

    ......

    折冲府内

    徐无良大步走进,一行人甲胄铿锵,盛气凌人。

    “花木兰花都尉听令!”他一进门就大喝道。

    便看到一个不慌不忙的绯红身影缓缓跺出了大堂,悠然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徐无良,有什么事你说吧?”

    徐无良扫视着对方火辣的身材,眼神中隐晦地透露出了一丝渴望。

    嘿,花木兰,又在老子面前秀你这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老子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是从今天开始,你就算是条巨龙,也要乖乖匍匐在老子的身下!

    他清了清嗓子:“花都尉,碎夜镇守使杜怀宝遭遇刺杀,职司由监军李恪暂摄……”

    “什……什么?”

    花木兰已经听不下去他究竟说了什么了,她的一颗心轰然间坠入了深渊,杜怀宝不单单是她的上司,对她更有知遇之恩,居然被刺杀了......

    从门外走进来的李白恰好听到了这句话,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监军暂摄?”

    老郭搞什么飞机?

    让这蠢材上位这长城还能不破?

    他哪里知道郭虔瑾虽然是北庭都护,实际上根本没有职权管辖碎叶监军,毕竟监军实质上只对皇帝负责,按照道理,在主将出意外之后,也的确应当由监军暂摄军务。

    “不可能!杜将军武艺高强,又是稷下门徒,怎么可能会这么轻易被人刺杀?”花木兰的眼神与李白迅速碰在了一起,原本激动的情绪瞬间冷静了下来,这个时候她绝对不能乱。

    “是山中老人的刺客,杜将军一时不察着了别人的道儿也属正常。”徐无良冷笑道。“另外花都尉你也别假装这么惊讶了,监军大人怀疑你对此事知情,与敌人勾结。已经解除了你的职务,现在由我徐无良暂代第一防线折冲府的都尉。”

    “荒谬!”李白突然发出了一声暴喝,“没有证据就凭他李恪一个莫须有的怀疑,就能解除我们第一放心折冲都尉的职务?”

    “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徐无良回过头,见是刚刚为难过自己那人,皮笑肉不笑,眼神中隐晦地闪过了一丝杀机,“我之前跟你讲让你等着,以后有你好受的。”

    “还有花都……哦不,现在你什么都不是了,还不赶紧带着你的人收拾东西离开折冲府?”他扭过头,不屑地望了这个曾经自己只能仰望的女将军一眼,随即走到了李白身边,伸出手戳着李白的胸口。

    “这是你养的面首?小白脸一个,以后我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惹到不该惹的人。”徐无良哈哈大笑了起来,当真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看啊,以前杜怀宝那个蠢货觉得你处处比我强,可现在呢?

    杜怀宝死了!

    你也终于落到老子手里了,哈哈哈!

    然而下一刻,一道血光飞起,李白便看到花木兰的剑下,一颗笑容凝固的大好头颅滚落在地,如同烂西瓜一般,俩随着他一同进来的唐骑愣住了,立刻拔出佩刀。

    几乎是在同一刻,李白毫不犹豫直接出剑,锋利的剑气瞬间席卷而出,透过了对方的脖颈,了解了对方的性命。

    花木兰挑了挑眉,有些不满,她没想到李白动手这么果断,原本这些都是她要做的。

    “为什么?”

    花木兰在问为什么李白会毫不犹豫跟自己一同动手,这可是相当于谋逆的大罪,一旦沾染,这辈子恐怕都无法洗去。

    “你又为什么?”

    李白在问为什么花木兰会突然暴起杀人,这确实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女将军笑了,仿佛刚才那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根本不是她一样。

    “我知道这货是什么玩意儿,眼高手低,好大喜功,跟李恪是一类人。他守不住长城,来这里只为夺权,会害死很多人,我不能放任他闹事,只能让他永远闭嘴。”

    李白皱了皱眉,头一次感觉花大姐似乎有些太过杀伐果断了:“难道不能把他们抓起来吗?”

    花木兰从院子里的水缸里舀出了一瓢水,递给李白:“擦擦剑,顺道把我的也擦了。他带来的其他人可以先关起来,但是他不行。”

    “为什么?你们以前有仇?”李白感觉花木兰应该不是那种睚眦必较的人。

    “因为他欺负了我的人,而且还想害死你。”花木兰扭过头,解释道,“去把这些事办了吧,这次算姐连累了你。”

    李白莞尔,“我的人”三个字或许跟爱情无关,但听起来真的很让人暖心。

    于是他道:“你刚才问的问题我还没给你答案。”

    “为什么?”花木兰郑重道。

    李白笑了:“刚刚你已经说过了。”

    为什么毫不犹豫支持你?

    因为我是你的人啊!

    李白擦拭着剑刃上的血迹,折冲府内的血气很刺鼻,但偏偏两个人便因此油然而生出一种小浪漫的感觉。

    李白不是一个暴虐的人,脾气其实还不错,也不是嗜杀的枭雄,胸无大志。

    他所憧憬的未来原本不过是蜗居在TJ一角公寓,有着一个并不怎么漂亮但却温柔的女人陪伴,两人用同一个漱口杯,共用不分彼此的洗发水与牙膏,然后每天起来互道早安,随即走向生活。

    像这种动不动就杀人,飙血的场景原本根本就不是他所想的,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经走进了新世界的大门。

    而且最重要的是,跟这样一个自己所喜欢的少女一块杀人,感觉居然还很不错。

    花木兰也笑了:“去吧,姐一个人呆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