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二十四章灵魂演技

第二十四章灵魂演技

 
    花木兰轻轻咳嗽了一声,眉眼间似乎闪过了一丝疲惫,但又似乎没有。

    她只是很平淡地继续抬起大剑,默默地望着那些面如土色的北夷人,静静地等待着敌人的下一波冲锋。

    唐军们纷纷来到了花木兰的身后,结阵以待。

    李白则站到了花木兰的身边,递过酒葫芦:“就剩一点点了,喝了吧,能治伤。”

    花木兰抿了抿嘴,掩盖着自己可能无意识咽了口口水的可能,摇了摇头道:“我没受伤,你站好,眼神不用太凶恶,显得平淡些就好。我们要吓退他们。”

    李白点了点头,肆无忌惮地扫视着前方的那些北夷骑兵,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不过土鸡瓦狗,花都尉,请容某家带军杀出,将他们屠戮一空。”

    他说的声音很大,所以亲眼目睹过他凶悍的北夷人就有些害怕,而那些严阵以待的唐军则是振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李白和花木兰的对话很轻,没有让他们听到。

    花木兰很平静地扭过头,望了他一眼,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嗔怪。

    “不要随便给自己加戏啊喂!”

    她咕哝了两声,有些骑虎难下,而李白却仿佛连自己都骗到了,真当对方是一群纸老虎,颇有种睥睨四方的气概,眼神中更是杀机毕露,配上那一身染成血色的练功服,简直如同一个尸山血海中走出的杀星,令人望而生畏。

    【2333,这演技简直绝了。】

    【笑死劳资!尼玛小白这个逗比!】

    【花花应该说:准了,你杀出去吧。】

    李白的额角淌落了一滴汗水,麻痹,怎么还不走,再不走我可真出去了啊!真出去了啊!了啊!

    他大步向前迈出了一步,北夷人没有退,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严阵以待。

    李白额角淌落的汗水更多了......

    他再度向前迈出了一步,北夷人仍旧没有退,反而变得更加紧张,一个个纷纷拉动弓箭,瞄准了李白。

    我好像是玩脱了......

    这一刻,李白感觉很绝望。

    花木兰的目光依旧显得很平静,但是手背上已经绷起了一道青筋,背后的内衫更是早已被汗水打湿。

    她自三月前来到长城,成功打退北夷颉利可汗的入侵。

    虽然威信已经立下,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的长城守卫军力量薄弱,她如今虽然强大,但还未真正成长起来,很难对付太多敌人。

    倘若敌人被撩拨得太狠,看透他们虚实,不管不顾地冲上,她顶多只能保证自己逃离,整座城镇的上万居民却势必要被屠戮一空。

    李白又进了一步,步伐随意,仿佛饭后的贵公子来到了自家后花园,轻松肆意,视对面千军万马如无物。

    最终,北夷人退兵了。

    稀稀拉拉的北夷骑兵开始调转马头,在几个首领的带领下开始陆续离开战场,来的时候气焰嚣张,此刻一个个却面色惨白,如同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人不是机器,纵然纸面上的实力仍然是北夷人来得更强,几百骑战死虽然伤筋动骨,但还不是无法承受。

    然而真正的战争也绝不会像玩战争策略游戏那样,随随便便一个士兵就能做到死战不退,虽千万人吾往矣;倘若士气没了,军心涣散,哪怕千军万马,也不过是被屠宰的羔羊。

    攻上长城受挫,数百精锐先锋军十不存一,被一位恐怖的唐人剑客杀了个干净,这是第一重打击。

    第二重也是最重要的一重打击,是在花木兰一剑的锋芒之下,近百铁骑飞灰湮灭,号称苍狼后裔,曾经单骑破千军,生擒一个部族领袖的突力连锋芒都未绽放,便死得透透的了。

    这一打击实在是太过可怕,倘若是正面搏杀数十回合,哪怕不敌被斩,也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直接吓退北夷大军,但偏偏他们引以为战神的突力连一个回合都没挨住。

    被斩杀宛如碾死蝼蚁。

    死得太过轻飘飘,仿佛那不是一个大族领袖,而只是一只绵羊。

    在这种打击之下,这些天不怕地不怕,自出生以来就与天地搏斗的草原汉子们怕了。

    那一剑斩杀的绝不仅仅只是他们的头领突力,被斩断的同样也是他们的脊梁。

    而第三重打击则是李白的演技,那种目中无人的样子,携之前屠杀数百北夷精锐的余威简直直击他们的内心,那种自信在他们看来根本不是能够装扮出来的。

    而且李白连杀数百人,那种恐怖的姿态早已深入他们内心。

    三重打击之下,北夷人彻底崩溃,战意全无。

    “赢了!”

    “哈哈哈!”

    “万胜!”

    【麻痹,这都能让主播装比成功?】

    【万幸对方没脑子。】

    【还想看看花花发威呢。】

    【不管怎样,终于是赢了,今天的直播太精彩了。】

    【没错没错,这剧情这画面,看得简直太爽。】

    【小白我恨你,你让我以后怎么看得下去那些美国大片?】

    【以后没有直播可看,我可能就会成为一只废狗。】

    见北夷人如同丧家之犬般离去,唐军们纷纷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满劫后余生的庆幸以及对敌人懦弱极尽可能的嘲讽。

    “将军,我们要不要追击!”一名唐军队正跃跃欲试道,眼神中充满仇恨与杀机,他最好的战友死在刚刚的战斗中,此仇简直与天同高。

    花木兰摇了摇头:“我们没有战马,很难追上他们,先派人去碎叶镇守府通报这里的情况,然后把战场收拾了,大家便回去休息吧。”

    花木兰吩咐完一些善后工作,随即对李白说道:“跟我来一下。”

    说着,两人并肩,大步向着城内走去,留下身后一帮唐军议论纷纷。

    “这李队正不是新来的吗,怎么这么快就和花都尉处得这么好了?”

    “李队正也是有大本事的人,依我看两个人的确很配。”

    ......

    到了城墙一角,见四下里无人,花木兰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她倚靠着城墙,剧烈地喘着粗气,额头冒出了一层又一层细密的汗珠。

    “你胆子这么大?”花木兰没好气地说道,“别以为我看不出你刚才已经是油尽灯枯了。”

    李白笑了笑,坐到对方的身边,轻轻抽动了下鼻子,味道还挺香的说。

    【滚开啊混蛋,居然与我女神坐在一块!】

    【放开那个花花让我来!】

    【不要啊,我的女神,你要被亵渎啦!】

    “当时北夷人的士气已经濒临崩溃,但那是一个临界点,倘若那时站出个有分量的北夷将领,兴许可以挽回士气,重新向我们发起进攻,到时我们肯定完蛋。”李白道,“所以必须趁热打铁,把他们的士气彻底粉碎。”

    “假如北夷人没有退呢?”花木兰皱了皱眉。

    “倘若我站出来对方退兵的可能性为九成,那么我不站出来对方退兵的可能性就只有五成;反之我站出来对方继续进攻的可能性为一成,我不站出来对方继续进攻的可能性就为五成。”

    李白信口胡诌道:“以小博大,硬实力不如对方,当然只能靠忽悠。”

    “你怎么看穿我只有一击之力的?”花木兰突然问道。

    “你有些紧张了,虽然看上去很淡定,不动如山,但是从后面看,你流了很多汗。”李白认真道。

    “算你说对了一半吧。”花木兰笑了笑,接过李白的酒葫芦,将最后一口酒水喝到了肚子里。

    “为什么只是一半?”

    “因为我不是有些紧张,是非常紧张。”花木兰砸吧了一下嘴,把酒葫芦递了回来,“今天你做的不错,姐原本以为长得好看的人做事不会太可靠,但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做到了。”

    李白翻了一个白眼,有这么夸人的吗?不过长得好看......嗯,倒是的确如此,只是你更好看啊。

    “我谢谢您嘞。”

    花木兰正色道:“此战过后,我自当论功行赏,直接将你提拔为我的副手果毅都尉,从此也算是入了品级。”

    “哦。”

    “你不高兴?”

    “还行。”

    花木兰蹙眉道:“明显是敷衍,不过也是,升官的确没什么意思。你今天表现有些出乎我的预料,之前和我比试没出真本事?”

    “不是,那样的力量我也不能多用,用多了会死。”

    花木兰点了点头道,有些慵懒地伸直了双腿:“那以后就不要用了,还是凭真本事比较好,我可以和你一起练习剑术,这样提高也比较快。”

    “那多谢了。”李白其实想说你把这双腿借我摸摸比什么奖励都好,但是他敏锐地抑制住了自己作死的本能,毕竟三浪病可是会死人的。

    ......

    蔓延无垠的沙漠中,驼铃阵阵,满载着西方特有的香料,珍禽异兽皮毛,葡萄酿的商队在无边大漠中缓缓前行着,骑乘在骆驼上的少女戴着面纱,眺望着东方的天空,那里是世间最庞大,最繁华,最富庶的帝国——大唐。

    “公主,我们真的要去大唐吗?”年轻的侍女穿着一袭白衣,腰挎弯刀,脚蹬一双小牛皮靴,显得精致而又干练。

    公主伸出手指了指东方的所在,声音清冷而又坚定:“我楼兰积弱,以往能够左右逢源于大唐与北夷之间,现在却不同以往,平衡已经被打破,单凭我们楼兰的力量,绝无可能抵挡凶悍的北夷铁骑。”

    侍女显得有些沮丧:“也不知唐皇能不能给予我们庇护。”

    “唐人是高傲的,楼兰作为唐朝的属国,若非紧急之时,唐人不会放弃援助我们。只是但愿这驱虎吞狼之策不会被猛虎一口吞噬。”公主叹了一口气。

    “可恶,我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为什么北夷人和唐人都不能放过我们!”小侍女气鼓鼓道。

    公主微微一笑,轻轻催动座下的骆驼,向着队伍前奔去。

    “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只是......弱小即是原罪啊。”

    “公主,等等我啊!”侍女叫着,急忙催动坐骑追上去,身后骑乘着骆驼的楼兰士兵们也纷纷呼喝着加快了速度。

    翻过一个沙丘,侍女却看到了一个赤裸着上半身,浑身被烈日晒得黝黑的男人正与自己的公主交谈着,她连忙催动坐骑挡在了公主的面前。

    “公主小心!”

    侍女打量着男人,便发现他虽然人长得黑,但却是个非常好看的男子,此时正露出一口大白牙,笑得灿烂。

    呸!就算好看又怎样?

    光着膀子在大沙漠中游荡,一看就不是好人......等等,他的头顶好像有戒疤,原来是一位僧人。

    想到这里,侍女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柔和了,甚至还多了一丝崇敬。

    楼兰公主问道:“大师从哪里来?”

    僧人说道:“贫僧自天竺而来,要去往东土大唐,得见光明。”

    楼兰公主蹙了蹙秀美,天竺是大国,传说中的佛土所在,比楼兰强大很多,只是最近似乎发生了动乱,国力日衰,但仍旧是佛土的中心。

    “大唐真乃天下锦绣之地,连天竺的高僧都要去瞻仰其光华?”

    僧人笑着摇了摇头,目光深邃,仿佛跨越了无边长空,来到了曾经指点过自己的高僧所来之地:“那里即将被黑暗所笼罩,而最深的黑夜,往往是光明所在。”

    “此言何解?”

    “贫僧见过一位真正的大师,他是贫僧此生所见最为接近佛的存在。他自繁华锦绣的长安出发,要到那片已经变成地狱的地方求取真经;而我只不过是循着他的来路罢了。”

    年轻的僧人双手合十,唱了一句佛号。

    “世间居然有如此大德,只可惜我等无缘得见......对了大师,我们也要去东土大唐,大师愿意与我们同行吗?”

    “荣幸之至。”

    楼兰是西域大国,一向崇尚佛法,为佛门兴盛之地,佛寺遍地,又位于丝绸之路枢纽,富庶至极。

    《汉书·西域传》记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扦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四万四千一百。

    这比以往屹立于西域的高昌,龟兹等国也不差多少,堪称是西域三十六国中最强大的那一行列。

    只是相对于庞然大物一般的大唐,纵然身为西域大国,楼兰仍然显得太过弱小了些。

    ps:今天更新晚了,抱歉。

    但是这一章很长啊,大家还不快交出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