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二十三章苍破斩!

第二十三章苍破斩!

 
    【娘勒,太血腥了。】

    【这得用多少血浆?】

    【心塞。总感觉直播间要被封了的样子。】

    【嗨呀,想那么多干啥,小白加油,一定要守住长城!】

    李白停步在两名北夷武士的面前,微低着头,长剑斜斜地插在地上,一动不动,只有剧烈起伏着的胸膛还证明着他依旧活着。

    他知道自己杀了很多人,但却不知道这个数字究竟有多少,因为青莲剑仙的剑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哪怕是亲手挥动,能够感受到每一分真元的流淌,都无法将之辨认出来。

    那是不拘泥于他所会的“将进酒”,还包含了所谓的大河之剑!青莲剑歌!神来之笔!以及真正的侠客行剑术!这几项技能任取其一至少也是A级技能。

    尤其是青莲剑歌,作为游戏中李白的终极技能,他猜测那绝对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技——S级!

    以一介凡俗之躯,创造出如此可怕的剑术,几乎能与系统商城中神魔创造的剑术功法比肩,这一刻哪怕心中再怎样不服,李白也不得不承认青莲剑仙的惊才艳艳。

    绝不愧于其自称的——天不生我李太白,万古剑道如长夜!

    李白脚下踩着泥泞黏脚的血泊,无论是唐军还是幸存下来的北夷士兵,看向他的目光中都充满了恐惧,张奚黄勇还有那些兵痞们更是完全不敢置信。

    这还是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温文尔雅的少年郎?

    简直如同杀神一般!

    尤其是那些兵痞,又联想到曾经闹事闹得最凶的几人无声无息间死在自己营帐里的事,对他简直恐惧到了极致。

    李白抬起头,血水自发丝的边沿流下,有些模糊了视线,显得很狼狈。

    哪怕是青莲剑仙,没有足够强悍的体魄支持,要想一步杀一人,血不染青衫,仍旧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但正是这副姿态,才使得他显得更加恐怖,宛如嗜血的凶魔。

    他向着前方幸存下来的两个北夷士兵咧了咧嘴,顿时他们便如见鬼了一般飞快向后退去。

    “魔鬼!”

    “他是魔鬼!”

    他们这样称呼李白,几乎肝胆俱裂,整片城墙上绝大多数的北夷人都被杀溃了,负隅顽抗者也被唐军一一绞杀,这场危机似乎已经可以告一段落。

    毕竟,不是所有北夷骑兵都能凭借弓箭借力,登上长城,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哪怕他们再度酝酿起攻势也将颓然无力。

    李白也并没有追击的意思,而是就这样默默地望着北夷溃兵离去的背影,悄然间倚靠在了沾满血迹的城墙上,他已经没有力气了。

    青莲剑仙在脑海中正对他说:“看好了没,下次你自己打。”

    李白咕哝了一声,不满道:“牛气什么,还不是伤到老子了。”

    他现在感觉很累,浑身上下都酸痛得厉害,仿佛被扔到货车的车斗并且颠簸了三天三夜,而在他的手臂上更是有着一道深可见骨的血口,正缓缓流淌着鲜血,散发着阵阵刺痛。

    他自言自语地问道:“为什么不干脆把他们所有人都料理掉?”

    “没力气,你的身体比我原版的太弱小了。”来自青莲剑仙的回应高冷依旧,充满不屑,“我去休息了,你自求多福,别死了连累我和你一起。”

    李白苦笑着摇了摇头,还以为从此以后就能拥有一个常驻外挂了,却不曾想也只是三秒真男人,不过以后也不能老依靠他青莲剑仙,毕竟我才是真正的李白啊!

    他将胳膊上的血口对准酒葫芦,血水一滴滴顺着葫芦口流淌进去。

    他晃了晃葫芦,将渐渐在血液的混合中化作琥珀色的仙酿滴在伤口上,顿时一阵痒麻感自伤口升起,这是无尽的酒葫芦的第四项特效。

    【将血液滴入酒中,可制造治愈伤势的仙酿,内服外敷皆宜。】

    再小口抿上一口酒水,那伤口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结痂,用手一搓,那层血痂便被剥开,露出了白皙如婴儿般的初生皮肤。

    “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李白有些心疼,这酒葫芦里现在就剩薄薄的一层酒液,其他全被青莲剑仙出场那短短的一会儿消耗光了。

    否则现在凭借着这些,应当还能救助不少长城守卫军,尤其是花木兰,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城下的局势可能也不妙,但愿剩下这些酒能够帮到她。

    突然,一声巨响自脚下传出,震得他一个趔趄险些摔落城头。

    往下一看,李白便发现此时所有停留在城下的北夷骑兵正齐声怒吼着催动战马向着城门冲去,烟尘四起,矢若飞蝗!

    原来就在这不知何时——城门居然破了。

    “卧槽,花大姐你是干啥吃的?”

    “你让我守城墙,我拼死拼活守住了,结果你反而掉链子!”李白捂脸,强撑着向城下奔去,这道防线所有的长城守卫军连带民兵加起来也不过不到千人,依托城墙尚且不是这些凶悍的北夷战士的对手。

    一旦城门被破,绝对是分分钟就要被那些如狼似虎的北夷铁骑踏灭。

    城头的唐军也纷纷在各自队正,旅帅的带领下向城下奔去,要去支援城门,见李白向下走来,纷纷自发地让开了一条路供他通行。

    在他们的目光中,李白发现了除恐惧以外的敬畏,甚至还有少数崇拜的目光,带着浓浓的期待,投注到他的身上,仿佛他真的能够力挽狂澜。

    他微微苦笑,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他现在真的很虚弱,筑基期不是结丹,无法直接沟通天地灵气恢复真元,需要缓慢吸收,所以哪怕伤势恢复,一个空蓝的李白仍旧起不到什么作用。

    毕竟他虽然和ADC一样脆,但终究比不得ADC凭借普攻输出的持久与坚挺——他根本无能为力。

    然而就在此时,李白看到了花木兰那屹立在城门前的身影,她那并不高大的身躯倚靠着一人高的大剑,气势并不如何浓烈,反而像个很从容,准备去吃饭喝水般的少女。

    【我赌五毛,花花要发威了!】

    【小白刚装完比,该轮到我们家花花了。】

    【我的花花......好喜欢!】

    【太喜欢木兰了,已经停不下来连续截屏的手。】

    铁骑隆隆,北夷人端起了长矛与弯刀。

    他们嗷嗷怪叫着,甚至已经足以看到他们脸上浓密的胡须,带着两团高原红,双目中闪烁着野蛮与凶残的光。

    花木兰向后退了一步,不是恐惧,而是积蓄力量的前兆,箭矢纷纷自她的身侧穿过,却无一命中她的身躯,仿佛一切都经过了演练一般。

    唯有李白看得透彻,箭矢不是没瞄准她,而是自她的身边滑开了......

    她的双手紧握剑柄,戴着露指皮手套的手一点点发力,随即将那巨剑抬起,横于胸前,她就这样一人面对着无穷无尽的铁骑洪流,面色无喜无悲。

    仿佛城门被破不是噩耗,而是她早就打算好的一般。

    仿佛以一人敌千军万马不是螳臂当车,而是真的能够做到一般。

    仿佛她接下来的命运不是死亡......

    她举起了剑。

    高举!

    炫目的光彩自天空中投射而下,穿透了她的发丝,臂间,流彩溢转,披风掀起宛如战旗,挺拔的身姿,高高束起的长发,宛如猎豹般骤然发力的身躯......

    李白的眼神渐渐有了一刻的失神,这世间居然还有这样的女子......

    他突然感觉到了一种由衷的庆幸,哪怕今日战死,能够得见这样的人物,似乎也真得没有白活这一世。

    【受不了了,我要猝死了,我要昏厥了!】

    【小白你特么就光看着?快去救劳资女神啊!】

    【怎么办!花花千万不要有事啊!】

    “唐人女将,纳命来!”

    当先那骑身披铁甲的北夷将军狂呼着,鼻孔中喷出白色的蒸汽,苍狼自他的胸膛张牙舞爪,咆哮欲出,整个人的气机几乎堪称是惊天动地,人马合一之下简直宛如真正的凶兽。

    身后的北夷骑兵嗷嗷怪叫,雪亮的刀锋掀起一道道气浪......

    就在此刻,花木兰的身周陡然间席卷开来了一道道凛冽而又厚重的剑气,环绕着她,巨石纷飞。

    绽放刀锋!

    紧跟着一股无形的力场陡然间延伸了开来,仿佛一头苍冥中沉睡的巨龙,陡然间睁开了金黄色的竖瞳,那种沉重如山岳般的压力瞬间镇压了整片世界。

    那些原本声动的人或物,咆哮的苍狼,恐惧的唐人,桀骜的北夷铁骑凝固了......仿佛化作了一副水墨画。

    并且在短短的下一秒,整个世界由极静转为极动——花木兰挥出了手中的巨剑。

    轰——

    大地在颤抖。

    无数道裂纹轰隆隆延伸开来,紧跟着——天崩地裂!

    苍破斩!

    仿佛一尊巨人挥动着铁锤,以大地为铁砧,轰然间砸下了战锤。

    轰隆隆——一锤落地,尘埃落定!

    那一剑砸落,漫天掀起的尽是烟尘,血光飞溅而起,混合着骨肉碎末,以一种爆破式的姿态席卷开来,在城墙上,大地上涂抹出一道道斑斓的红白画。

    惨叫声,破口大骂声,怒吼声,战马凄厉嘶吼声,人们濒死前的咆哮声交织,演绎出杂乱无章的序曲。

    然而随着烟尘散去,所有的声音都化作了无形。

    那是一种沉云滞水般的宁静,甚至因为静到了极致,反而让人产生了世间已经没有活人的错觉。

    少女剧烈喘息着,面前是一个大坑。

    整座城楼险些被她劈塌。

    一个个北夷骑兵以见鬼般的表情望着这边,连战马都再也不敢接近城门分毫,远远避开,不安地原地踱步着。

    至于那位所谓的北夷将军,被拥护为苍狼后嗣的突力,早已不知跑到哪里去了......或许从那些碎骨肉末中拼凑拼凑,还能攒出两根手指头。

    【这尼玛......】

    【这是花木兰重剑状态的一技能吧。】

    【满蓄力的苍破斩,就是这么吊!】

    少女抿起嘴角,显得有些倔强,敌人依旧还有很多,哪怕这一记重剑蓄力斩杀了上百北夷骑兵,但仍然还有十倍于其的敌人在等待着冲锋。

    情势依旧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