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十九章北夷骑兵
    李白感觉自己被小瞧了,想自己堂堂一个修仙问道,能够御使飞剑的修真者,居然被一个凡俗武者小瞧,他心底当即升起一丝不服气的感觉。

    “不要太小瞧人。”

    他抽出闪烁着清冽剑光的青钢剑,一股与手中剑血脉相连的感觉渐渐涌现。御剑在近身对敌并不如持剑,这样刚刚好,能够施展将进酒的绝妙。

    “准备好了?”花木兰扬起光洁的下巴,在李白点下头的瞬间,下一刻,整个人宛如一头母豹,手持一把短刃直接欺身至了他的怀中。

    李白猝不及防之下,面色微变,横剑格挡,却是瞬间只觉一股巨力袭来,青钢剑直接被短刃拨了开来。

    只见花木兰以短刃拨开他的长剑,一拳抵住他的胸口,紧跟着一记膝撞由下而上狠狠击在他的小腹,他顿时倒飞而出。

    而就在他飞出的瞬间,花木兰再度一跃而起,高挑纤细而又富有弹性的大长腿直接顶在了他的胸口,将他壁咚到了墙上。

    李白被顶到墙上,刚想还击,就发现一道锋芒闪过,擦着他的肩膀直入墙壁。

    侧过头一看,正是花木兰惯用的双刃中的一柄。

    麻痹......我还没动手呢。

    一种憋屈感油然而生,仿佛自己是个茫然无知的ADC,刚走到草丛就被人家重剑蓄力击飞,紧跟着2技能顶墙上,等到能动弹的时候屏幕已黑。

    花木兰拔出短剑,放下了横在他胸口的大长腿,好整以暇地掸了掸剑刃上沾染的灰尘:“不用太自卑,姐这一套连击一般人都得跪。”

    李白抽动了下鼻子,麻痹,腿!好长!

    呸呸呸!

    李白换作沉痛的心情,原以为吃了筑基丹,达到筑基圆满之后,体力大增,身体素质远胜往昔,又拥有两门剑术傍身,本以为自己已经变强了。

    结果事实证明,他与花木兰的差距还很大,大到不可以道理计。

    还是要充钱啊!

    不充钱怎么能够变强?

    氪星人就是在这种连绵不断的打击中才诞生出来的产物,可李白并非氪星人,就算是在这种境遇,他仍然保证了自己的本心,没有氪金。

    其实是没钱。

    “你从哪学来这么一身剑术?”李白的声音有些沙哑,被打击得有些过分了。

    不过他很快也便收拾好心情,说到底自己虽然拥有金手指,但不过开始修真一个星期的时间,倘若这样就能与王者大陆的英雄们相抗衡,那未免也有些异想天开了。

    “从我父亲那里。”花木兰微微沉默了片刻,纠正道,“你以后要叫我花将军或者花都尉。”

    “花......都尉,你觉得我水平怎么样?”

    李白本以为对方会毫不留情地批判自己一番,却没想到花木兰居然非常够意思地给了他一个优秀的评价:“还不错,有点本事,以后跟着姐混,保你活下去。”

    见李白的脸色有些奇怪,她爽朗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干嘛这么想不开,要在脸上写个输字。放宽心,不是谁都能与姐这种天才相比的,本将军也不会拿这种标准来苛责你。”

    李白叹了一口气,抽空扫了一眼弹幕,发现净是刷【鶸主播】的,感觉自己一世英名毁于一旦,从此小迷妹们可能要转移目标了。

    “对了今天为什么又没着甲?”

    “不习惯,影响我出剑的速度。”其实他那套环锁甲质量还不错,能够有效防御流矢,但就是穿着太憋屈,有些影响他的速度。

    说到底他李白在游戏中也是刺客,而不是战士。

    女将军慵懒地伸了个懒腰:“随你的便了,我去补一觉,今天换你值守。”

    “你昨晚一直都在这儿?”

    花木兰理所应当地反问道:“嗯,有什么不妥吗?”

    李白道:“屁话,要是我有一座折冲府住,我才不会把自己缩到这个四面透风的烽火台。”

    李白和花木兰在短暂的几次相处之后,便找清了互相之间的相处之道,怎样舒服就怎样来,这是花木兰最任性的地方,也是她之所以会来到长城的原因之一。

    “没办法,有一旅人被镇守府借走了。”花木兰摊开手道,“最近人手有点紧张,平时大家又各自有各自的活计,闲人目前好像只有你我。”

    “张奚和黄勇呢?”

    “我让他们去屯田了,最近城里的水源枯竭了,需要重新打井,人手很缺。”

    “咱们这是来打仗还是来过日子的?”

    “这不冲突。”

    花木兰将两把短刃归鞘,重新背负起身后的巨剑,沉声道:“警醒些,现在是战争时期。”

    “好。”

    李白抽空瞟了一眼商城,眼下适合他的功法有不少,道德经,南华经,抱朴子......这些都是直指大道的至高典籍,当然价格也是天价。

    所以暂且还是放下,至于C级到结丹期的功法价格倒不算太高,只是能够凝结紫金丹的一个都没有,权衡了片刻,他觉得自己还是继续积累吧。

    毕竟他仔细衡量了一下,貌似自己就算突破到结丹估计也不是花木兰的对手。

    差距太大!

    走出城门楼,女将军抬起腿搭在女墙上,长吸了一口清冷的空气。

    凤鸟的旗帜就在她的身侧,强盛的大唐威仪无双,俯视着天下百国,但是战火终究要重新点燃,看似强悍的北庭都护府能否在西域诸国以及北夷人的夹击下继续着对西域大地的统治,这是谁也无法预料得到的。

    “武曌登基,野心勃勃想要开疆辟土,让唐人认识到她的绝世武功,上行下效,愚蠢的监军便因此擅启边衅......”

    花木兰轻启红唇,露出了一个刻薄而又鄙夷的笑。

    很多事情花木兰都看得很透彻,与苏烈不同,苏烈试图阻止过那一切,她却连试都没试,因为她知道那是这个庞然帝国最高处的那名女帝的意志。

    任何挡在其前面的都将是螳臂当车,被轻易碾碎。

    她回过头,刚打算下城墙吃份面片汤暖暖身子,突然耳朵微动了下,登时蹭蹭蹭直接顺着城门楼的瓦片来到了楼顶。

    她凝神向远方眺去。

    只见远方一阵尘龙正迅速向这边冲来,紧跟着是低沉而又浩荡的牛角号声,轰隆隆宛如闷雷炸响。

    花木兰的面色大变,仰起头大吼道:“烧狼烟!”

    “敌袭!”

    “烧狼烟!”

    仿佛是导火索,此起彼伏的怒吼接连响起。

    长城上一道道烟柱升腾而起,直冲云霄。

    狼烟并非是以狼粪烧出的浓烟,之所以称其为狼烟,是因为此烟纯粹是为了警示崇拜狼图腾的草原民族骑兵进犯边境。

    而北夷人就是狼图腾的崇拜者!

    马蹄声震裂大地,掀起漫天烟尘,北夷的骑兵们如同群狼般怪叫着。

    这些北夷骑兵带着深沉的怒火,带着被背叛之后复仇的熊熊烈焰而来。

    很快,数千北夷骑兵便如同潮水般向着这座城关席卷而来,他们没有穿戴盔甲,只背负弓箭,弯刀,阵型散乱宛如一群乌合之众,但没有人敢小瞧这些北夷骑兵。

    因为他们是群狼!

    李白走出城门楼,擦了擦刚刚燃放狼烟熏黑的脸,凑到女墙间向下看去。

    亲眼目睹下方那一双双杀气腾腾的双眼,他感觉自己在发抖,他见过很多大场面,但是那些大场面都是电影的特效或者道具渲染,就算再真实也不过是视觉上的冲击,根本不可能像这样身临其境。

    花木兰依旧沉稳地站在那里,脸色却也不太好看,现在的长城太过虚弱,虽然各处屯田的士兵肯定已经看到了狼烟,并且向这里聚集而来,但目前短时间内,可以作战的只有这城墙上区区一百来号守军。

    “你不是长城守卫军总指挥吗?”李白咽了口唾沫,“再多叫点人啊。”

    花木兰头也不回,仍旧望着下方的敌人:“屁话,我就一折冲都尉,你觉得能掌管多少人?”

    “合着你就是一样子货?”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花木兰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虽说名义上几道长城都由她总管,但也仅仅只是名义上罢了。

    她问道:“你是第一次打仗?”

    “是。”

    “怕不怕?”

    “还行。”

    “杀过人吗?”

    “杀过。”

    “那就不用怕,都是一路子。”花木兰笑了,安慰李白道。

    “唐人,你们背叛了我们的协定。”一名膀大腰圆,宛如铁塔般身披重甲的北夷将领纵马来到了阵前,大吼道。

    “准备作战。”花木兰低声道,已经陆陆续续有屯田的府兵一边披着铠甲一边提着武器登上了城头。

    “为什么不跟他说两句?”李白问道,“还能拖延拖延时间。”

    花木兰翻了个白眼:“没脸。”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