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王者荣耀直播穿越系统 > 第十二章机关密卷与白金约

第十二章机关密卷与白金约

 
    或许许多人不知道哈桑这个名字,倘若翻译为霍山,知道的人大概会更多些。

    与英雄联盟中的“潘森”一样,“霍山”之名现如今已经并非一个单纯的人名了,而是一个代代传承的首领代号,当今山中老人已经传承到了多少代已经犹未可知。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他所创立的暗杀帝国定然已经强悍到了一个相当可怕的地步。

    这是对任何强大国度而言都属最难缠最强大的敌人,以宗教信仰武装的精于暗杀之术狂热组织,这世界上几乎没有他暗杀不了的人,只要他想,就是尊贵的国王都难逃一死。

    曾经历史上,山中老人和他的刺客们一度主宰了整个中亚的黑暗世界,被他们暗杀的国王,贵族不计其数,最远甚至连相隔几万里的英王都曾遭受过其刺杀。

    在王者荣耀的世界观里,霍山麾下的刺客们绝对是最可怕的噩梦,死神的低语,地狱的邀请函。

    而且李白猜想,高傲的兰陵王之所以拜霍山为师,目的便是成为新一代的山中老人,掌控“鹫巢”(阿萨辛派据点,一座武装严密的城堡)。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颠覆他毕生的敌人——唐!

    “西域实在是太乱了。”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是这一刻李白还是忍不住对西域的乱象吐了个槽。

    “现在后悔了?”郭虔瑾问道。

    “后悔倒是不后悔,只是都护你怎么招来山中老人的刺客的?”

    “你知道山中老人?”

    “有所耳闻。”

    “我大唐的胃口大了点,他们没得吃了也只能搞这些下三滥的手段。”郭虔瑾冷哼道。

    “虽然下作,但确实管用。”李白叹了一口气,郭虔瑾最大的优点便是平易近人,或许说礼贤下士也好,总而言之,和这样一个“官”说话他感觉很舒服。

    郭虔瑾皱着眉头,他很看不起这些藏身于黑暗中的诡谲伎俩,但他却不得不承认,这一支隐藏在黑暗中的刺客力量的难缠,倘若大军行进,大小统帅都被刺杀一空,那么军队立刻就会崩溃。

    或者半夜潜入,放火,引发营啸,暗杀敌人将官......

    现在许多西域小国的国主都不敢对这个组织表露出任何敌意,唯恐半夜三更迎来死亡的扣门。

    唯有大唐,凛凛天威,无惧一切。

    郭虔瑾道:“能在山中老人的杀手下幸存下来,你很幸运。”

    “如果不是你来得早,我恐怕已经躺了。”李白这才有些心有余悸道,或许刚才他不应该一怒之下冲出来,而是应该伏在床下瑟瑟发抖。

    尽管那都没有任何意义,前者可能死得好看点,后者就显得有点丢人了......

    人在生死的一瞬间其实未必会感觉到害怕,反倒是经常有人事后想起来才觉出了一身冷汗,比如李白曾经去爬山,差点掉下去结果被一小姐姐揪住了,然后他屁颠屁颠就继续去玩了......等到回家仔细一想,吓成狗。

    李白现在就属这种。

    他掏出酒葫芦,决定喝口酒压压惊。

    一打开葫芦塞,顿时冒出一阵香气,

    郭虔瑾本来还很威严地站在屋顶,甲胄森严,目光冷峻,闻到这气味不自觉抽动了下鼻子,有些尴尬道:“你这酒怎恁得香?”

    李白警惕地摆了摆手:“我有洁癖,这葫芦我专用的,你就算了吧。”

    郭虔瑾脸色一黑,麻痹,我还没说要喝呢好不。

    他决定装傻充愣:“去为某家取酒樽来。某家立志饮遍西域的葡萄酿,富平石冻春,郢州富水,乌程若下,岭南灵溪......就是传说中的猴儿酒也曾入过口,可都没你这小葫芦里的酒水香,就不知是不是银样镴枪头,闻起来香,喝起来一般。”

    “没错,就是这样。”李白认真道。

    郭虔瑾:“......”

    毫无疑问,今夜遭受刺杀的对象就是郭虔瑾,作为北庭都护,他的实力自然极强,哪怕是山中老人的刺客也未能得手,但是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

    有这么一个刺客存在,他就如鲠在喉,随时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连睡觉都安生不下来了,否则只有天知道自己能否活到第二天醒来的时候。

    而李白也同样刚从生死前走过一遭,当下两人的心情其实很一致,看似反常,像是玩闹般的举动其实透露出一股发自内心的寒意。

    他们一刻也不想继续沉浸在这种恐惧中。

    “没有酒樽,张启良平时也不住这宅子,莫说酒樽,就连碗都是破的。”

    “哼,你以为这样某就没办法了吗?”郭虔瑾冷哼一声,只一抬手,以李白根本无法想象的速度在那葫芦下一拍,顿时葫芦高高飞起,自半空中翻转喷洒出一道酒线,醉人的香气为之一炽。

    郭虔瑾张开嘴,以一种非常精准的角度将那酒水尽数吞入了口中,分毫没有浪费。

    顿时,他的脸唰的变得通红,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小子,你这酒难道......难道是白玉京上的琼浆不成?”

    无形之中,仿佛有个旁白道:“请开始你的表演。”

    再看李白的表情,先是一愣,以一种不敢置信地眼神将酒葫芦提了回来,向外倒了倒,发现真是分毫不剩。

    顷刻间,他的嘴巴张大,眼圈泛红,那悲痛欲绝的眼神简直戳到郭虔瑾的心窝子里了......紧跟着便听他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哀嚎:“你居然!你居然全都给喝了!”

    郭虔瑾见李白悲恸的表情,也顾不得问这酒的来历了,心底反倒升起了一丝悔意,原本只以为是稍香些的普通酒水,却不曾想居然如此醇香,怕是连帝王都无缘饮到,结果却被自己全数喝了......

    再看向李白的眼神,郭虔瑾便不那么牛逼哄哄了,取而代之的是讪讪的,略加一丝局促的表情。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只要脸皮不是太厚,怎么也得掏点好处出来。

    而且李白本就不介意这点酒水,反正是无尽的酒葫芦,里面酒水源源不断,虽说一个小时才能回满一次,但干放着不喝也白不喝。

    可惜这酒离了葫芦世间稍长,就会味道骤减,那些增益效果也会渐渐消失,否则李白还干啥直播,直接开个酒厂就能混吃等死当咸鱼了。

    最终,李白从郭虔瑾手里得来了一份机关术秘卷作为补偿,只可惜这机关术秘卷并非什么太高档次的货色,上面记载了最简单的譬如竹蜻蜓之类的机关术,跟稷下学宫的秘术根本就天差地远。

    而且它也不是系统出品的速成型功法,要想研究通透,只能按部就班地去学,目前为止恐怕是派不上什么用场了。

    当然这可不代表它不值钱,每一份传承下来的机关秘术都足以支撑起一个勋贵世家,在王者荣耀的世界里,武道虽然也很发达,但其根本仍旧是魔道与机关术。

    据说在王者大陆,只有这两样秘术最终能够通往一切生命的顶点,成为超智慧体,也就是传说中的——神!

    相比较而言,李白修行的筑基拳法跟这些根本就不属于一个体系,他那是修真,目标是为了成仙。

    而这卷机关术秘卷虽然属于大路货,但是用来打造根基是最好不过的了,郭虔瑾也正是考虑到了这一点,才没给出更高端,但也更加晦涩难懂,没有一定的机关术水准根本无法理解的秘卷。

    不过也可能是他根本没有。

    郭虔瑾属于武将,家族的武道传承极高,可是机关术和魔道就乏善可陈了。

    与此同时,现世。

    起点娱乐公司。

    老吴看着后台显示的数据,啧啧称奇道:“今天这个王者荣耀直播间很火爆啊,明明前两天成绩还只是小火,今天这数据直接翻了好几番啊,负责人跟这个叫李白的接触了没?”

    坐在电脑后面的程序猿推了推鼻梁上厚如瓶底的眼镜道:“接触了,只是还没回应。”

    老吴道:“我今天看了这个主播的直播内容,大制作,很精良,起码投资十好几个亿,无论是道具还是场景,简直都无可挑剔。但是他既然选择首发起点,为什么没提前和咱们接洽?难道是想坐地起价?”

    程序猿没有说话,他知道老总现在就是自言自语,这些乱七八糟的事跟他这种只会看数据的程序猿也没半毛钱关系。

    “明天再从后台多发几条消息吧。”

    作为起点直播平台的幕后大佬,吴文辉的嗅觉很敏锐,他已经可以断定,这个直播间必定会越发火爆。

    “再看看数据增长趋势,假如明天依旧这么火爆的话,直接上大神约。”

    “大神约?”程序猿有点惊到了。

    大神约是专门与大神级主播签订的合约,详细规定了平台与主播二者所需承担的责任与义务以及可以得到的权限和推广资源,是无数主播梦寐以求的东西。

    而此时,就被老吴轻飘飘地给抛了出来。

    老吴叹了一口气:“我担心大神约人家都看不上,假如这势头能够一直持续下去,他未来最次也是个白金级主播,甚至于......不过告诉王梧桐,大神约也好,白金约也罢,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把版权握在手里。”

    “好的。”

    直播行业的迅猛发展已经毋庸置疑,但是随着大量新人主播的涌入以及直播管理新规的颁布,原本单纯凭借卖骚露肉就能火起来的时代已经过去了,现在的起点急需这种直播内容精良有新意的主播。

    那些看似还挺火的女主播其实起点根本就不稀罕,因为这种档次的主播他们想打造多少就打造多少,现在的女人,只要长相还过得去,化化妆,整整容,再给摄像头开个美颜,都是女神。

    再会唱两首歌,跳个棒子国的热舞,稍加点推荐资源要火简直不要太轻松。

    对那些下海的风尘女子们而言更是如此,先坐电脑面前撒撒娇卖卖萌,勾搭几个屌丝充值为其鞍前马后,背后再勾搭俩土豪,线下见面,重操旧业,啪一次挣得还比以前多。

    这么好的事谁不干啊。

    只可惜大批这种女主播的涌入已经造成了审美疲劳,许多女主播为了出名已经快要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这才催生了传说中的黄鳝门,直播造人门等......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种女主播每个直播平台现在都有一大堆,根本不具备竞争性,想看球的话,用户无论是下潘达TV还是陌默TV,斗鸡TV,猫牙TV,全国TV,都能满足要求。

    所以老吴很清楚自己这家直播平台需要的是怎样的存在,那是具备独创性,不可跟风性的主播,而对方恰好满足这个要求。

    “等下......假如对方一口咬定要把版权握在手里,那就让我亲自跟他谈,反正无论如何绝不能让他跑到别家直播平台!”老吴认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