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穿越小说 > 逍遥小书生 > 第八百四十六章 我要曾府!

第八百四十六章 我要曾府!

    “你们李家……”

    曾仕春喃喃了一句,这才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着两人,说道:“你,你们,你们已经……”

    李易与他目光对视,随后点了点头。

    曾仕春怔了许久,才点头道:“好,这样也好。”

    他看着李易,再次开口道:“大哥和大嫂已逝,他们的灵牌归于祖祠,才是最好的选择,我曾仕春对天发誓,有生之年,定要洗刷大哥的冤屈,让他们二人的灵牌,堂堂正正的摆在曾家祖祠前面。”

    曾醉墨抬头看着他,目光中隐有波动。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曾大人是曾大人,曾家是曾家。”

    “我便能够代表曾家。”

    “你若是能够代表曾家,今天我们不会来。”

    “我……”

    李易摆了摆手,问道:“所以是你拿过来,还是我们去取?”

    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曾家祖祠,外人不可进入,还是我去取吧。”

    说完看了曾子鉴一眼,说道:“子鉴,你随我过来。”

    李易牵着醉墨的手,在一旁坐下,问道:“上一次,他也是这么对你说的?”

    曾醉墨摇了摇头,说道:“上一次,他没有在府上,是……”

    她没有再说下去,但见刚才那妇人对她的态度,便不难想象上一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易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丝戾气,刚才实在应该再多找几个理由,多抽几巴掌的,蓦然瞥见一个脑袋在门口张望,皱起眉头,冷声道:“谁在那里鬼鬼祟祟的?”

    “误会,大人误会了,是下官,是下官……”

    刚才那位韩大人急忙从外面走进来,躬身道:“都是下官教导无方,犬子顽劣,冲撞了李大人,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他这一次……”

    李易摆了摆手,说道:“误会的是韩大人,说起来,倒是我惊扰了令公子,才让他被热水烫到,不知道他伤的怎么样,还望韩大人不要怪罪。”

    “怎么会,怎么会……”韩大人连连摆手,心里松了口气,说道:“既然如此,下官就先告退,告退……”

    “去吧去吧。”李易再次挥了挥手,“令公子既然伤了,不妨先养上两天,至于他在背后妄议陛下一事,等过两天再说。”

    韩大人闻言,双腿一软,额头冷汗如豆,焦声说道:“大人,误会,这都是误会,就算是给犬子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妄议陛下啊……”

    “韩大人不要急,既然是误会,相信密谍司一定会还令公子一个清白……”

    “密谍司……”韩大人脸色狂变,喃喃了几句之后,缓缓抬起头,有些怨恨的说道:“李大人,莫非你真的要对我韩家赶尽杀绝不成,难道你以为,无凭无据,仅凭你一面之言,陛下就会相信,就会大费周章的动我韩家?”

    “陛下会不会信,你韩大人心中还不清楚吗?”

    噗通!

    韩大人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失声道:“李大人,饶命啊!”

    ……

    “韩大人,要走?”

    曾仕春抱着两个木盒,走到房门口的时候,恰好看到韩大人走出去。

    韩大人脸色苍白,用衣袖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说道:“衙门里还有些事情,韩某先告辞了,今日多有打扰……”

    和韩大人告别,也没有多送,曾仕春走进房间,将那木盒交在醉墨手上,说道:“你什么时候想通了,随时可以回来找我。”

    曾醉墨打开木盒看了看,随后又合上,抱着那木盒站起来,微微躬身,说道:“谢谢。”

    她转头看着李易,小声道:“我们回去吧。”

    李易拍了拍她的手,说道:“你先在这里坐一会儿,我和曾大人有些话要说。”

    他看着曾仕春,“曾大人,可否借一步说话?”

    曾仕春点了点头,两人来到旁边的偏厅之中。

    李易随意的拱了拱手,“还没恭喜曾大人,高升京兆尹……”

    曾仕春拱手还礼,说道:“还不是托李大人的福。”

    若是到现在,他还不知道那日在宫中,李易对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这些年就白活了。

    “既然知道是托我的福……”李易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想必曾大人也不会介意,帮我一个小忙吧?”

    虽然早已想到这件事和他有关,但也没有预料到他竟是没有一点的推脱,曾仕春怔了怔之后,颇有些谨慎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不知李大人要曾某帮什么忙?”

    李易看着他问道:“京兆尹,是有自己府邸的吧?”

    不知道他此言何意,曾仕春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朝廷确实为京兆尹建造了府邸,就在那京都衙门之中。”

    “曾大人上任之后,可否会搬到京兆尹府?”

    曾仕春狐疑的看着他,问道:“李县侯究竟是何意,不妨直说。”

    “那我就直说了。”李易四下里看了看,才回过头说道:“我要曾府。”

    李易看着他,目光灼灼:“我要你们搬出去,我要曾府这块地方,曾大人,你开个价吧。”

    “什么?”曾仕春愣了愣,随后便猛地摇头,“这不可能,这里是曾家祖宅,怎么可能卖给你,况且,京兆尹府只是暂居之地,万一到时候职位变动,你要本官住哪里?”

    “曾大人可以再重新购置一处宅子啊,反正你们曾府的位置也不太好,换个地方,换个风水,换个心情,说不定时来运转,仕途就更顺畅了呢?”李易看着他,说道:“京都好地方不少,曾大人又何必死守着这一个地方?”

    “不行,这绝对不行。”曾仕春猛地摇头,斩钉截铁的说道:“祖宅不可轻弃,本官费尽心力才失而复得,这个忙,请恕本官帮不了。”

    李易叹了口气,说道:“曾大人,这可是我第一次请你帮忙。”

    “此事,本官无能为力。”

    “曾大人你知道我的……”李易看着他,笑道:“我这种人,为达目的,可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曾仕春看着他,问道:“难道本官不同意,你还想强抢不成?”

    “曾大人不要开玩笑,那不成了强盗了吗?”李易摇了摇头,说道:“我可是正经人,那种事情不会做,不如,我给曾大人重新找个地方,保证比这里地理位置更好,更安全,而且曾家其他人绝对不会怪你……”

    曾仕春心中升起一种不妙的预感,问道:“什么地方?”

    “刑部大牢,曾大人觉得如何?如果曾大人觉得刑部大牢不好,没关系,还有大理寺大牢和密谍司大牢可供选择,不过不建议去最后一个,那地方进去容易,想出来可就难了……,从朝廷手里买下这里,应该会便宜不少。”

    曾仕春面色一变,“你什么意思?”

    “刚才在园子里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令公子和人议论国事,不得不说,曾大人家风不错,曾公子忧国忧民,也十分担心陛下的身体,对于一两年后陛下驾崩,由谁接任的事情,格外担忧啊……”

    “那分明是韩家那小子说的!”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李易摇了摇头,说道:“外面有屏风挡着呢,哪知道是谁说的,不过没关系,到时候问清楚就好了,密谍司对于这些事情最在行了……”

    曾仕春看着他,一字一顿的问道:“曾家老宅对你有何作用,你为何要如此苦苦相逼?”

    “对我无用。”李易摇了摇头,“但是她喜欢。”

    曾仕春闻言一愣,脸上很快就露出恍然。

    “是醉墨……”他摇了摇头,说道:“刑部大牢就算了,再找个好点儿的地方吧。”

    李易摇了摇头,说道:“这件事情,她不知道,曾大人也先不要告诉她。”

    曾仕春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这个年,你总要让曾府好好过吧?”

    “那是自然。”李易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过完年能便宜两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