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重生白蛇传 > 第299章 报仇
    这是怎么回事儿?

    拱卫司的人为什么会无缘无故陷害姜海波?

    拱卫司的人,难道也靠向了主战派?要是这样,那可是一个很不好的消息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们得先将姜海波救出来再说!

    若是普通人被拱卫司抓了,几乎就相当于被宣判了死刑,就算没有罪也会被加上一个死罪!

    但是官至姜海波这种地步,后面又还有许多靠山,只要是被诬陷的,还是可以救出来的。

    就像之前的徐正清,若不是莫名其妙死于牢中,最后肯定也是可以无罪释放。

    可偏偏,这次姜海波和徐正清一样,被抓入牢中后,绥靖派还没来得及上书营救他,他也就死在了牢中!

    理由和徐正清一样,莫名其妙的病死!

    这简直就是在打脸,让绥靖派的一众高层震怒不已。

    上次徐正清之死牵扯太大,并不是某一人单独所为,而是整个绥靖派的意志,所以最终能够大事化小,无疾而终。

    但姜海波之死可不同,这是王生一个人所为。

    他一个人的本事,还不足以欺上瞒下,将这件事完全遮掩过去。

    接下来绥靖派必然不会放过他,报复会接踵而来,等案情查清后,以莫须有的罪名毒杀礼部侍郎,皇帝也保不住他,他必死无疑。

    只是王生也没有办法。如果他不这么做,他不但会死,而且连他妻子佩蓉也要死!

    三日过去,他没能找到当日在集市上遇见的老道士。

    当然,他也没有在一棵树上吊死。找不到老道士,他也没有放弃想办法对付徐慕娥,束手就擒,乖乖听话,任由他人处置生死,从来都不是王生的风格。

    要是轻易的就认命了,他也不会爬到拱卫司副都统的位置。

    应天府,如意观,乃是一处香火鼎盛的道观。道观之中,住着一位主持道士,名叫赛神仙!

    这个名头很有自大的嫌疑,让不少人嗤之以鼻。

    但是,只要去如意观烧过香许过愿的人,却都对这位赛神仙崇拜至极,觉得这真的是一位堪比神仙的高人,因为有很多人见识过他神乎其技的道法,可以召唤风火雷电!

    许多达官贵人,也一样不能免俗,有不少人家里出了事情都会请赛神仙道士出马帮忙化解凶兆。

    甚至,有人想要毒害某人时,不能光明正大,只能偷偷摸摸暗地里进行,也会花巨额的银子找到赛神仙!请赛神仙暗地里做法咒人,十有八九都会成功!

    当然,这种做法有些太过于阴暗,也不符合神仙身份,所以知道此事之人极少,只有真正的当权者才有可能知晓。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也至少说明这位赛神仙不是招摇撞骗、欺世盗名之徒,而是有真正本事的。

    王生这三日没能找到当初集市上遇见的老道,就辗转几道关系,在应天府内找到了赛神仙。

    请这位如意观的高人,帮忙降服徐慕娥!

    在黄金白银的诱惑下,再加上王生权威极重,若是不答应他的请求,恐怕今后如意观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于是赛神仙答应了王生的请求,帮他出面看看徐慕娥究竟是何方鬼怪。

    这一日,姜海波死于牢中后,在徐慕娥的命令下,王生又不得不将姜海波的尸体也偷取而出,将其人头摘下交给徐慕娥,拿给她去祭拜自己父亲徐正清。

    城外,一座修建于风水极佳山坡山的坟墓,身穿素白衣服的徐慕娥,正跪在坟前烧香,旁边还有一壶酒,一颗鲜血淋漓的人头。

    “爹,你的仇女儿终于替你报了!”徐慕娥早已经不复当初,但当自己父亲大仇得报时,他还是不由得流出了泪水。

    不过虽然杀他父亲的主凶姜海波已死,徐慕娥眼中的恨意依然没有完全消失,她还要继续报仇。

    只是本来泪眼婆娑的她,忽然神色一变,眼中的泪花瞬间尽数消失,变得无比凌厉起来。她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树林中,冷喝道:“什么人?出来吧!”

    很快,一名穿着麻布道袍的道士走了出来。

    道士头发黑白相间,眼眉毛和胡子留的极长,眉头间还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刻上去的一个银光闪闪的道家符印,看上去十分有派头,很能唬人,很符合普通人心目中得道高人的形象。

    此人,正是如意观观主赛神仙。

    “无量天尊!”赛神仙一只手拿着一把拂尘,另一只手则拿着一面雕刻有各种繁琐符文类似于八卦镜的东西。

    “道士?”徐慕娥瞥了一眼来者,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冷笑着问道:“谁让你来的?”

    赛神仙拿着拂尘的手捋了捋自己的常常胡子,不怒不燥,一副高人派头地轻描淡写道:“贫道夜观天象,发现最近应天府妖气冲天,找了好些日子,才终于找到你。”

    “不说实话?”似乎是因为对方打扰自己祭拜父亲,徐慕娥很愤怒,所以此时凶气很盛,二话不说,就身形犹如鬼魅般朝着赛神仙飞去。

    赛神仙见状也不惊,手中的八卦镜一转,发出银色光芒,说道:“先让贫道看看你究竟是何方妖魔!”

    很快,八卦镜就将徐慕娥的本体照应出来。

    当赛神仙看清楚后,顿时差点吓尿了,脸上都抽搐了。

    脸上再也不复淡然自若的装逼高人模样,连抵抗的心里都生不出,二话不说掉头就跑!

    怎么是这么一只凶焰滔天的大妖?

    这种大妖,除了茅山派这种大门派中顶尖的高手能收服,天下间九成九的修士遇到都是死路一条!

    他赛神仙就是半吊子道士,会一点粗浅道法用来忽悠普通人、除两只小妖小鬼还行,遇到这种大妖,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

    所以赛神仙很干脆果断,不要面子直接逃跑,哪还管得了什么王生嘱托的事情。

    可惜就算逃跑,也是不可能的。

    徐慕娥速度远超过他,很快就将他追上,赛神仙的诸多‘法宝’皆祭出来,拂尘都被打断了,八卦镜都被打破了,依然没伤徐慕娥。

    反而是他自己,终究被徐慕娥一爪掏中心窝,一颗滚烫的心被挖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