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科幻小说 > 未来符文炼器师 > 第三百四十章 结束亦是开始(正文完)

第三百四十章 结束亦是开始(正文完)

 
    【最后一章也是陈渺来告诉大家,这大概是倒数第三次了,大家看到这行字,记得等半小时后再看,如果没刷新,就按住目录的章节名,手动下载一下,谢谢!】

    ☆☆☆

    “你们这也太猛了吧,开挂了吗?”

    “可不是嘛,我们的确是开挂了。”叶泉筱得意洋洋地点头,她没把陈渺画了符文的事说出来,这种事情还是等陈渺考出了资格证再说来得更轰动。

    她的口才好,就像说书似的把经过说了一遍,添加了各种夸张的情节,听得周围的人身临其境一般,心惊胆战。

    至于符文?不说是谁画的,大家自动就脑补他们身上原本带着的这些了。

    王娅茜听了个大概,来到陈渺旁边:“你帮了忙吧?”

    “也没帮多少,就是运用了下这段时间学到的符文,效果似乎还不错。”

    “等回去给我说说。”

    “好。”

    剩下的几分钟,就在叶泉筱绘声绘色的演说中过去了。

    回到教室后,她又添油加醋地说了一遍,再加上旁边那几位听过的同学帮忙附和,听得班长他们脸都黑了。

    最后班长实在是忍无可忍,绷着脸喊了一声:“安静,现在是自习时间!”

    见他发飙了,他们这才作罢,反正目的已经达到了,见好就收,而且来日方长,这才刚开始呢。

    等到最后一组的历练结束,陈渺和其他人一起找到了班主任,上交这次的收获。

    这次他们三人采到二阶的二十四株,一共是四十八个积分,老班给他们每人加上了十六分。

    她顺便在班主任那边了解到了积分的用处,还是比较丰富的,能换名师一对一授课、申请交换生的名额、兑换药剂等等。不过现在积分还少,也换不了什么,得先攒起来。

    放学前,陈渺突然想起了陈光时的小机器人,就拿出来交给了王娅茜。

    “我堂弟的,麻烦你帮忙修修看。”

    王娅茜看了眼她手里的小机器人,挺常见的款式,修起来应该不麻烦,点了点头:“好吧,看在好运符的面子上。”她接了过来,又忍不住问,“陈渺,你真的决定放弃制甲了?”

    “嗯。”

    “好吧,祝你顺利通过考试。”此时,王娅茜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有点失望又有点期待。

    不过直觉告诉她,接下来的生活肯定会比先前有趣许多。

    ☆☆☆

    为了给陈皓看她拍下的照片,今天陈渺特意回到了家。

    陈皓也听说了秘境的事,见她回来,急忙问道:“姐,今天的秘境历练感觉怎么样?”

    “新手任务嘛,还算简单吧……”对于原本就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的确不算难,但是对于她来说,其实有点刺激了,初级地图都这么可怕,那特级也不知道要难成什么样。

    “嗯,我也听说很简单,就和郊游一样,没难度。”陈皓看了眼陈渺手肘上的擦伤,见姐姐已经处理好了,也就没多嘴,“对了,姐,我听说这次沈立要过来监考?”

    默默地无视了陈皓的补刀,陈渺反问:“你哪听说的?”

    “学校啊,都传遍了,很多学符文的都很激动。”陈皓关心地说道,“姐你可要把持住,别太激动了,等你以后职业等级上去了,有的是机会接触。”

    沈立是符文界的偶像,刚接触符文的没几个不喜欢他,姐姐似乎也挺喜欢他的,还把他的海报摆在了桌上,奶奶送的符文徽章也一直别在书包上,这次沈立要来,如果她激动得影响到了考试就糟了。

    “我没激动。”陈渺耸肩,“你觉得我见过我们祖宗那么厉害的符文师,还会去崇拜这些符文师吗?”

    不过这些都是次要的,主要她对追星一点兴趣也没有,就算出现了比陈君桦还厉害的符文师,她也不会激动。

    “……也对。”陈皓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的确没的比。”

    就像他,之前最崇拜的阵术师是黄玲珑,现在早就变成青蔓祖宗啦。

    ☆☆☆

    历练结束后,短期内也就没什么重要的事了,卖机甲零件的事也主要由王娅茜负责,陈渺就专心复习符文。

    眨眼半个月过去,资格证考试也接近了,考试按学校报名、公司报名和自由报名分成了三批,每批又分上午和下午两场。

    陈渺分到了周日上午那场,早就经历过大大小小无数场考试的她,并没怎么感觉到紧张。

    而且这半个月来,她一直都照着余清澈修改过的符文练习,连Q仔和陈皓都说她进步巨大,已经可以“以假乱真”了,所以心里一点负担也没有,考试前一天,她早早就睡下了。

    睡个好觉,争取顺利地一次性通过。

    然而她不紧张,陈皓却非常紧张,比他自己要考试还要紧张不知道多少倍,一大早就拍着她的房门把她叫醒了。

    “姐,快起来准备准备,你的场次是上午,小心迟到了。”

    陈渺睁开眼看了下时间,顿时无语了,起来开了门:“这不是还早嘛,才五点多。”

    闻言,陈皓急忙看了眼时间,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额,抱歉,我看成了六点……那你再睡一会吧。”

    “……”平时也就算了,今天这么特殊的日子,都起来了怎么还躺得回去,“算了,我再把要考的符文都看一遍吧。”

    “嗯。”在她看书的时候,陈皓就坐在一旁,认真地盯着她看,看得陈渺一阵无语。

    “陈皓,要不你先去楼下等我?”

    “好,那我到点再来叫你,你放心看。”陈皓说完就跑了出去。

    结果没过多久,他突然又跑了回来:“姐,爷爷来了,说要亲自送你去考场,老妈让你现在就下去。”

    “哦,知道了。”陈渺洗漱完毕,又检查了一遍需要带的东西,就和陈皓下了楼。

    “姐,我帮你背包。”陈皓急忙把她的包拿了过来,发现里面东西还不少,不由得问道,“姐,你带了什么?怎么这么鼓?”不是只要带笔就行了吗?

    陈渺随口答道:“Q仔,还有海报。”

    陈皓:“……”

    姐姐还说不是沈立的粉丝,连海报都带上了!

    来到客厅,陈渺就看见了陈岩,急忙和她打了个招呼:“爷爷,早上好。”

    “渺渺,好好考,不要紧张。”陈岩笑着说道,“先去吃早餐吧,吃完爷爷送你们过去。”

    “好,谢谢爷爷。”

    梁丹正在餐厅煮面,见陈渺进来,就给她盛了一碗,还在最上面放了两只荷包蛋。她每天写作都写得晚,平时上午都还是补眠的,今天显然是特意起早的。

    “渺渺,今天我就不陪你去了,反正皓皓在,有什么事让他联系我。”

    “嗯,知道了。”梁丹的手艺还是很不错的,就是煮得有点多,陈渺吃得饱饱的。

    等吃完早餐,姐弟俩就和陈岩坐进了车。

    陈渺还收到了陈治杰的短信——“渺渺,爸爸祝考试顺利,不用紧张,就当做平时的练习。”

    她立刻回给了他一句“知道了”,结果又收到了张雪芳的短信,只有很简短的两个字——“加油。”

    她又急忙回复了一句,然后听见陈岩笑着问道:“渺渺,紧张吗?”

    陈渺摇头:“不紧张。”

    “不紧张就好,其实你妈妈和奶奶都想陪你去,不过怕增加你的压力,爷爷就阻止了,你可别觉得没人关心你。”

    陈渺愣了下,回道:“不会的。”不愧是爷爷,各种意义上都厉害。

    ☆☆☆

    原本时间算得挺好的,现在搭了爷爷的车,提早了一小时左右到达考场,这会还没几个人过来,门口看着冷冷清清的。

    “早了点,先进去看会书吧。”陈岩本来想加一句“等你的好消息”,可又怕说了会给陈渺压力,就对她笑了笑,然后轻回了下手,“那爷爷先走了,再见。”

    “嗯,爷爷再见。”

    等到陈岩的车子一离开,陈渺面前立刻冒出了两个人来:“陈渺,祝你考试顺利!”

    来人是叶泉筱和丁璟开,刚刚看到陈渺下车本来就想过来的,结果看到了陈渺的爷爷,马上就躲了起来。

    上次的事情他们还记忆犹新呢,他们不怕陈渺的爷爷,但也不想陈渺因为他们的事和家人闹得不愉快。

    “陈渺,这是我们给你买的好运符,考试必过。”叶泉筱说着就拿着一颗纽扣状的徽章往陈渺身上扣。

    “谢谢。”陈渺摸了摸徽章,“肯定也会有效果的。”虽然符文考试不能带任何和符文有关的东西进去,不过现在戴着肯定也会有效的。

    她发现徽章里的符文似乎和她的好运符有点不太一样,但也是一种很温柔的符文。

    今天王娅茜没时间过来,昨晚就给陈渺发了短信,说是等着给她庆祝,这家伙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对她有着迷之信心。

    叶泉筱和丁璟开也没留太久,送完徽章就离开了。

    送走他们后,陈渺和陈皓一起走进了大厅,刚进门就听见吵吵闹闹的声音充斥满了整个大厅,先前因为建筑物的外墙附加了隔音的符文所以他们没发现,没想到里面这么热闹。

    “来来来,快来看看,沈立的签名符文书,仅此一本,错过后悔一万年!”

    “我这边有沈立的最新符文书,快来买一本,遇到沈立拿去签名更方便啦。”

    “私家珍藏的沈立签名照,贴在书桌上保进步啦。”

    ……

    等听清里面这些人到底在说些什么内容时,陈渺不由得愣了下,原本还想着低调地找个人推销,没想到和她有一样想法的人还不少,居然还光明正大在这边摆起了摊,就不怕被赶吗?

    不过周围好像没有工作人员在,虽然时间还在,可今天要考试,应该不会还没上班吧,难道是默许的?

    见陈渺朝那边看得认真,似乎还在找什么,陈皓问道:“姐,你有什么想要的吗?要不我给你去买?”

    陈渺急忙摇头:“没有,我就是觉得这些人挺大胆的,就不怕被工作人员批评吗?”

    “可能这会还早,等会肯定就会被赶出去了。”感觉今天天气有点干燥,陈皓体贴地问,“姐,要不我给你买瓶水去。”

    “好,那麻烦你了,先把包给我,我去备考室看会书。”陈渺说着把包拿了回来。

    等陈皓离开,她就急忙拿出沈立的签名海报,准备混进队伍里把它卖掉。陈皓说得对,得趁早卖,不然过会肯定有人来赶。

    结果刚走几步,就被人撞了下,海报也被撞到了地上。

    “抱歉抱歉。”撞人的是一位扎着马尾辫的女生,她急忙捡起地上的海报,帮忙卷好递了回来,“没撞疼你吧?”

    “没事。”陈渺发现有好几个人都朝她这边看了过来,便急忙拿回海报。

    “没事就好,那我先走了。”说罢,她就冲到了那堆人里,边冲还边喊着,“给我一本沈立最新版的符文书!”

    ……符文书果然要比海报受欢迎多了。

    陈渺看了眼手里的海报,要不直接甩卖了得了,按照这种情况,再放也涨不到哪里去。

    然而还没等她跑进人群堆里,几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就快步走了过来。

    “喂,你们几个,赶紧收拾好撤了,不许再卖了!”

    “无关人员赶紧离开!”

    见他们真来赶人了,陈渺急忙收好海报,转过身朝备考室走去,还是老老实实等着考试吧。

    在备考室里,陈渺看到了一个熟人,虽然坐在最角落练习着符文,但刚走进来她就注意到了。

    等对方画完手中的那张,陈渺便和她打了个招呼:“余清澈,早啊。”

    听到有人叫她,余清澈便抬起头看了过来,点了点头,言简意赅地回道:“早!”随后又低下头继续练习着符文。

    陈渺也没在意,经过这半个月的相处,她差不多已经知道余清澈的性格了,外冷内热,不擅长说话,她找了个座位,拿出练习本随便画了起来。

    画了几个符文后,余清澈却突然走了过来,别扭地问:“你练得怎么样了?要不画给我看看?”

    “好啊,谢谢。”陈渺点点头,翻到空白的一页,快速画了起来。

    等她都画完后,余清澈拿起来看了一遍,但在看完后却没有点评,只是问:“这些符文有效吗?”

    “有啊。”

    余清澈沉默了好一会,说道:“你果然很厉害。”

    等了半天只听到这么一句,也不知道她说的“厉害”是什么意思,完全听不出褒贬,陈渺便问:“……那我这次画得怎么样?”

    “还是有几处不太对,如果都能使用,以现在的考核方式,或许真能过。”这种当成批阅的考试方式,那些职业符文师肯定不可能一个个都认真看过去,会更注重结果,如果陈渺这些符文的效果没有出错,那通过的可能性很大,当然得在运气好的情况下。

    “那就好,谢谢你啊。”这半个月的练习生活她完全不想回忆,如果这次没过那真是太对不起自己了。

    余清澈没说什么,回到先前的位置继续练习去了。

    过了没多久,买好了水的陈皓走进备考室,找到陈渺后,急忙把手里的水递过来:“姐,先喝一口吧。”

    陈渺接了过来:“谢谢。”

    “姐,你跟我客气什么。”他神秘兮兮地说道,“等你考完了,我给你个惊喜。”

    “好啊。”不知道陈皓所谓的惊喜是什么,但陈渺听了之后的确有了几分期待,大概会是什么好吃的甜点吧。

    ☆☆☆

    离考试开始还有二十分钟,大厅里突然传出了时起彼伏的尖叫声,不看也知道,肯定是沈立来了。

    因为外面的动静实在是夸张,连原本坐在备考室里复习的几个学生都起身跑了出去,陈渺也忍不住抬头朝外面看了一眼。

    只见一位白衣飘飘的青年被众人簇拥着从门口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让人如浴春风,真人要比海报上的好看上好几分,而且头发也和海报上的短发不一样,稍微有点长。

    “非考试人员请先离开,若是陪同的家属请在休息区等候。”他的声音也很好听,清清朗朗,语气听起来就像是邻家大哥哥似的,“考试结束后,我还会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请大家到时候再来捧场。”

    话音刚落,周围那些尖叫声就退去了很多,然后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非考试人员都按照次序离开了。

    这排场,就和明星似的——不过在符文界,沈立的确就相当于明星了吧。

    见陈渺看着外面,陈皓提议道:“姐,要不你也出去看一看?”

    “不用了,真想看等到了考场里也能看到。”这会备考室除了她和陈皓之外,就剩余清澈了,余清澈和之前一样画得很专注,似乎完全没听到外面的声音,看样子她对沈立也没兴趣。

    “但是现在过去或许可以拿到签名。”

    “我没兴趣。”她也没带沈立的符文书,如果让他签在本子上,好像卖不了多少钱。

    想到这里,陈渺暗暗鄙视了下自己,怎么什么事都忍不住和钱挂钩,好像隐隐有种变成财迷的倾向。

    陈皓:“……”

    姐姐真是嘴硬,明明就很有兴趣。

    ☆☆☆

    离考试时间还有十分钟,陈渺的腕环上便弹出了一个通知,示意考生进场了,她把书包和Q仔都交给了陈皓,又把叶泉筱他们送的徽章也拿下来别在了书包上。

    “Q仔,你要乖乖听陈皓的话,知道吗?”想到这家伙连她的话都怎么听,又补充了一句,“不然我就在你身上画十次静止符。”

    Q仔:“…………”

    “姐,加油!”陈皓抱着Q仔朝她握了握拳,“我和Q仔在这边等你的好消息。”

    “嗯,等着吧!”

    走进考场前,陈渺拿起笔,在左手手心画了一个五角星。

    不要紧张,肯定能过。

    考场里一共有三十七人,比她想象中的要少,除了他们学校的,也有别的学校的学生。学校报考的考生会比公司和自由报考的少一些,而自由报考的人数最多。

    课桌的右上角贴着考生的名字,特意把同校同年级的人分开了,陈渺找到自己的座位,发现余清澈被安排在了教室另一头,刚好是靠门的位置,如果要测试,很可能就是从她那边开始。

    陈渺觉得自己这个位置还是不错的,中等靠后,测试到这里,沈立肯定有点疲惫了,说不定会松懈一点。

    考试铃声打响,沈立和另一位青年就从门口走了进来,那位青年很快把试卷发了下来,之后沈立坐在考场前的椅子上,而青年则坐在了考场后面。

    拿到试卷,陈渺先把所有题目都看了一遍,一共十二道题,而老师说的附加题并没有出现。

    这十二道题她都记得很清楚,都是比较容易画的符文,就只有一张催化符的符文比较长,稍稍复杂一点,看来运气还算好。

    答题纸一共有十三张,也就是只允许画错一次。

    陈渺深吸了一口气,从笔袋中拿出那只考试专用笔,开始画起来。

    先是最简单的降温符,当初被黎咏光罚了那么多次,她已经画得很顺手了。成功画完一张后,陈渺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一路画到了最后那张催化符。

    前面都没出错,所以她还有两张答题纸,可以错一次,肯定没问题的。

    考试时间是一小时,陈渺画得比较小心,速度就慢了点,等她画完了一半,已经有很多人都画完了,因为不允许提前交卷,所以坐在座位上没有出声。

    离结束还有十几分钟时,陈渺总算顺利完成了,她画得比较顺手,那张备用的答题纸也没用上。

    考试一结束,沈立便从椅子上起身,说了一句:“开始测试。”

    随后,他走到余清澈,笑着拿起了她的答题纸,一一摊开在桌面上。

    沈立的视线仔细从纸上移过,突然伸出手轻轻一拂,只见他面前立刻出现了一团水,然后凝结成冰,上下跳动了几次,漂浮在了半空中,慢慢地移动起来,边移动边旋转,速度渐渐变快,突然又静止不动,开始融化,不消一会又变回了水团。

    沈立快速画了一串符文,消去了那团水,说道:“余清澈同学,你的符文画得干净漂亮,效果也不错,合格了。”

    这过程总共也就一分钟左右,就像便戏法似的,看得在座的学生都愣了神,没想到符文测试还可以这样精彩。

    听到自己合格的消息,余清澈并没有表现得多激动,像是早就猜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反倒是考场中的其他人更兴奋——第一个测试就合格了,开了个很好的头,今天大家的运气说不定都会不错呢!

    然而接下来的测试并没有那么顺利,连三分之一的通过率都没达到。

    沈立看得很仔细,看见画得不对的地方就会指出,还会指导一番,因为他的语气很温和,丝毫没有嘲讽或者不耐烦的意思,没通过的那些人除了失落难过外,倒也没有感到尴尬和不安,反而觉得受益匪浅。

    大家纷纷期待赶紧轮到自己测试,除了陈渺之外。

    这会陈渺很无语,都已经测试了十八位考生了,他都不会感到累吗?居然还这么仔细地检查符文,而且还和黎咏光老师一样,看到不正确的符文指点一番后,直接就不测试了。遇到一个非常认真的监考官,结果新考试方法直接变回了老考试方法。

    再过三个人就轮到她了,突然觉得紧张了怎么办?

    前面三个考生测试结束后,沈立便走到陈渺面前,见她有些紧张,便微微一笑,示意她放松一些,然后拿起她的答题纸,仔细检查起来。

    “……”陈渺看了一眼左手心的五角星,希望好运符能够给力一些,这时她发现原本一直显得很淡定的余清澈朝她这边看了过来,看起来好像有点担心,于是就对她笑了笑。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如果真没过,下次继续就是了。

    这时,沈立突然轻蹙了下眉,看起来似乎有些疑惑,就在陈渺以为他要会和对待前面几位一样,把答题纸还给她时指点一番时,他却抚过她画的符文,开始测试。

    第一张是水符,启动之后,答题纸上立刻凝出了一团水花,不过沈立似乎并没有意外,反而若有所思,但他没说什么,继续测试着符文,将降温,漂浮,移动,旋转,静止符文,一张一张,快速地测了过去。

    等到十二张符文都测试完毕,他只笑着说了三个字:“合格了。”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评语,说便走到了下一个考生那边。

    陈渺觉得有点奇怪,她看了眼自己画的符文,大概是因为她画得太平凡,没什么好评论的吧。

    ☆☆☆

    最后一位考生测试完毕后,陈渺和余清澈一起走出了考场。

    余清澈说了一句:“陈渺,恭喜。”

    “谢谢,多亏了你。”陈渺笑了,“也恭喜你。”

    “不客气,其实我能过也有你一份功劳。”余清澈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这个送给你,算是谢礼,扫进腕环激活绑定一下就能用了。”

    “什么东西?”陈渺疑惑地接过来一看,发现是一张VIP会员卡,上面的Logo很眼熟,等看清是什么时,她的手不由得一抖。

    ……李家灵矿的VIP黄金会员卡?!

    “你怎么会给我这个?”当初她上网查灵石价格的时候,的确在旁边看到过所谓的会员价,还分成好几档,普通的会员卡就能打八点八折,这个黄金会员卡能打的折数肯定会更多。

    余清澈尴尬地说道:“反正我拿着也没用,本来想送你点灵石的,但是最近没有了。”

    “你还是觉得我想问你拿灵石?”陈渺忍不住问了一句,“其实我很早就想问你了,为什么你会这么觉得?”

    余清澈急忙摇头:“没有,只不过除了灵石之外,我也拿不出什么能感谢你的东西,至于当初误会你,主要是当时情况比较特殊,你别介意。”

    见她不愿意说,陈渺也就没有追问:“但是这个东西也太贵重了,还是算了吧,要不我们出去吃一顿庆祝一下?”

    虽然这东西对她来说用处的确挺大的,但她不觉得自己给余清澈的那点帮助值得起这张黄金会员卡,更何况,余清澈也帮了她很多,差不多抵消了。

    余清澈连连摇头,把卡又推了回来:“不贵重不贵重,我还有很多呢,你就拿着吧,至于吃饭,下次吧,我得先回家了。”

    似乎怕陈渺把卡再递回来,余清澈边说边退到了老远的地方,陈渺没再拒绝,收了下来:“那我就收下了,谢谢。”

    不过“还有很多”是什么意思?听着好像不像是在撒谎,余清澈真是越来越神秘了。

    “不客气,那我先走了,再见。”余清澈说完便三步并作两步地离开了,隐约还听见她在嘟囔“终于送出去了”。

    目送她离开,陈渺把会员卡收好,结果一转身,就看见了沈立从走廊另一头走了出来,因为考场附近无关人员是禁止进入的,这会他身边就只有先前陪他一起进来的那位青年,像是他的经纪人。

    见他们走过来,陈渺急忙退到了一侧,让开了路,然而路过她身边的时候,沈立突然停了下来,对她一笑:“恭喜你通过了。”

    ……额?

    陈渺不由得一愣。

    他还记得她?

    不过转念一想,这次三十七位考生里,只有九位通过了,这会还记得也不奇怪。

    在陈渺思考间,旁边的青年开口问道:“沈立,你认识她?”

    “不算认识,不过我知道她是我的粉丝。”沈立笑得一脸温柔,“之前在大厅,我看到她的书包上别着我绘的符文徽章,手里还拿着我的海报,被别人撞到掉到地上后,很紧张又很宝贝地拿了回来,而且考试的时候,她用的符文笔上还有我的卡通人偶,很可爱的一位小粉丝。”

    陈渺:“…………”

    啥?

    啥啥?!

    啥啥啥?!!

    为什么她卖海报的事会被曲解成这样?

    还有那支笔上那个胖嘟嘟的人偶原来是他?

    怎么看怎么不像啊!到底是谁设计的,真没水平。

    这时,沈立笑着继续问道:“对了,那张海报呢?拿过来我给你签个名吧。”

    “……”陈渺无语了,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当时他看到她画的符文明显有点不满意,后来又测试了下,莫非是因为误会她是他的粉丝,所以特意给了她机会吗?

    见她发愣,青年急忙提醒道:“小丫头,你还愣着干嘛?把海报拿出来吧。”

    沈立笑了笑,很体贴地给她找了个理由:“估计是太惊喜没反应过来吧。”

    “不是……海报我交给弟弟先拿回去了。”想到了沈立之前多了她机会帮忙测试,陈渺对他的好感度不由得上升了一格,不过一想到被他误会,还是有点尴尬,要不解释一下吧,

    就在这时,陈皓从楼梯口那边钻了出来,看到了陈渺后,急忙跑了过来,兴冲冲地说道:“姐!怎么样?你考得顺利——”话还没问完,他就看到了旁边站着的两个人,顿时一惊,“额,沈立!”

    “你就是他的弟弟?”沈立朝陈皓看去,然后看着他怀里抱着的东西,笑着问,“你也是我的粉丝?”

    陈皓顺着他的视线低下头看自己怀里的东西,急忙摇头:“不是,这是我送给姐姐的礼物。”他说着把东西一股脑儿塞给陈渺,“姐,恭喜你考完了。”

    姐姐应该会喜欢吧,因为那些卖书的都被工作人员赶跑了,他就跑到附近的书店买了几本回来,虽然不是签名版的,但刚好沈立在这里,多好的机会啊!直接让他签上就行了。

    “……”陈渺这次是真的无语了,陈皓这个家伙到哪去弄来这么多沈立的符文书和明信片!原来他刚刚说的礼物是这个?她宁愿是吃的东西!

    而且他偏偏还在这时候送过来,这下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沈立肯定会以为她是他的脑残粉。

    见陈渺一脸尴尬的样子,沈立自动脑补成她是因为被撞破所以害羞了,笑着从她怀里拿过那些符文书和明信片,问了一句:“你叫陈渺对吧?”也没等陈渺回答,他就在每一本书和每一张明信片上签上了名字,而且还附赠了祝福语。

    写完后,他又对旁边的青年说道:“云端,拿一本最新版的出来。”

    “好。”这位叫做云端的青年,边说边从包里拿出一本符文书,“小丫头,今天你算是走运了,这可是沈立最新的符文书,各大书店都还没上架。”

    沈立接过那本书,再次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递给陈渺:“好了,送给你,好好学,期待在不久的将来能再见到你。”

    说完,两个人就离开了,只留下抱着一堆书和明信片、一脸懵逼的陈渺,以及羡慕不已的陈皓。

    “姐,沈立人好像很不错啊。”陈皓是真有点羡慕了,“如果黄玲珑也能专门给我签个名就好了。”

    “……”陈渺看着被硬塞到手里的书,叹了口气,“可惜了,写了我的名字就没法卖了。”

    陈皓:“…………”

    他的姐姐是不是因为太高兴所以脑回路有点不正常了?

    原本想问问姐姐考试有没有通过的,不过既然沈立已经关注到了姐姐,那就算不用问也已经很明显了。

    “姐,恭喜你通过了考试!”

    “谢谢。”陈渺示意陈皓打开书包,把手里的书都塞了进去,“等我给大家发好短信,我们去吃一顿吧。”

    陈皓笑了:“姐,还是下次吧,今天老妈肯定叫宁阿姨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也是,那就回家吧。”以前她的学校离家远,考完试都是先和朋友去聚一餐然后回家的,结果把习惯带了过来,现在离得近,当然是先回家比较好。

    ……

    等到陈渺和陈皓消失在了楼梯口,走廊尽头的沈立转过头看了一眼。

    有趣小丫头,她画的符文明明有不少漏洞,但传出的灵气却非常稳定,就像是经过精密地计算一般。

    给她一个机会,肯定不会吃亏的。

    ☆☆☆

    上了公交,陈渺立刻给梁丹他们都发了短信,说了考试结果,刚发出去,就收到了他们的回复,差不多都是“恭喜”之类的,因为短信看不到表情也听不出语气,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可惜看不到各异的表情了,如果不是怕他们着急,陈渺真想坏心眼先瞒着,等见面了再说。

    这会黎咏光老师应该也已经接到通知了,这次他们班有四个人参加考试,通过了一半,成绩应该还算不错。

    他应该会很高兴,同时肯定也会惊讶,因为他一心认为她只是去过过场的,就在最后一次补课的时候,还安慰她说没通过也不要有心理负担。

    正想着,王娅茜发了通讯过来。

    “陈渺,恭喜你!”她的语气略为复杂,“我真是不知道该郁闷还是该替你高兴了,离你重新设计零件的未来越来越远了。”虽然陈渺明确告诉了她很多次放弃了制甲,但王娅茜显然还不肯放弃。

    陈渺笑了:“我会努力帮你物色新同伴的,让你能尽情地组装的。”

    “那可谢谢你了。”王娅茜顿了顿,嫌弃地说道,“希望不会是之前那个话唠,我有点受不了那么吵闹的家伙。”

    “……”怎么有种立flag的感觉,“下周末我们让他拿作品来看看就知道了。”

    “好吧,那先这样吧。”王娅茜笑了,“今天家里人肯定会帮你庆祝,所以我们就等过后再补上,明天见。”

    “明天见。”

    切断通讯,陈渺发现陈皓正看着她:“怎么了?”

    陈皓摇头:“没事,就是觉得姐姐的朋友好像越来越多了,之前在备考室的那位高个子姐姐也是你朋友吗?”

    其实姐姐以前也有不少朋友,不过怎么说呢,现在感觉有些不同,似乎更开朗更积极,就连先前那两个很有个性的朋友也变得不一样了。

    “嗯。”她早就把余清澈当朋友了,至于余清澈,都送了这么贵重的会员卡,应该也把她当朋友了吧,“刚刚她还送了我一张李家灵矿的会员卡,以后我们给青蔓他们买灵石能打的折扣更多了。”

    “会员卡?她好大方。”没想到那个高个子的姐姐这么有钱,李家灵矿的会员卡不难拿到,只要在他们那边累积消费到一定金额就行,或者直接购买,虽然不难,但也得好些钱。

    ☆☆☆

    和第一次回家的时候一样,收到消息的梁丹站在门口等着他们:“渺渺,恭喜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妈妈买给你当做奖励吧。”

    原本她是想直接买好了等陈渺回来就送给她的,又怕她会不喜欢,所以干脆问了再买。

    “谢谢妈妈,不过我可以先保留着,等以后想到再告诉你吗?”她暂时也不缺什么,还是等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