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五十一章、忏心之问,上

第一百五十一章、忏心之问,上

 
    万雨川俯身,低低在萧神剑耳畔低语了几句,随著其不断叙说著‘忏心殿’的种种用处,萧神剑的面色开始不断变幻。

    片刻后,万雨川介绍完毕,后退一步,双手微垂,闭口不言。

    该建议的他已经建议了,至于最后到底怎样决择,那不关他的事情,由萧神剑自己斟酌。

    而萧神剑也没有立即回复他,直到一盏茶时分后,眼神急剧闪烁两下,他终于下定了决心道:“好,此事交我来办,今天麻烦你了,这瓶丹药你拿去吧!”

    说完,忽然一挥手,掌心中出现一个晶莹剔透的蓝玉小瓶,小瓶中一粒紫红色的丹药略隐略现。

    “三品中等丹药,净念玄丹,可以纯净心念,令齐物境界时,能控物御物的能力大增的稀有灵丹!”

    紫衣中年万雨川饶是见识不凡,但看到萧神剑的出手,仍不由砰然为之心动,立即十分欣喜地接过来,向萧神剑躬身道谢道:“多谢萧公子重赏,日后但凡有雨川能效劳处,只要萧公子一句话来,风里来风里去,雨里来雨里趟,雨川一定照办!”

    “如此甚好,去吧!”

    随手扔出如此一粒珍稀的三品丹药,萧神剑却神色不动,对于紫衣中年的讨好也无动于衷,只是淡淡挥了一挥手。

    紫衣中年见状,知道今日面谈已经结束,接下来,萧神剑会亲自前往忏心殿,请求对萧陌开启忏心之问。

    只要他能做到,那萧陌自然原型毕露,除非他真的跟纳兰蛛,蓝无心等人的死没有半分关系,否则但凡有一丁点关系,他都再难活著出来。

    忏心殿,忏心殿,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

    想到此,即便以紫衣中年万雨川在风纪堂中见多识广的心性,也不由陡然只觉得心中一凛,只觉身上寒意大冒,对那之前顶撞反驳他的白衣青年,忽然有些同情了。

    而萧神剑,在知道忏心殿的功用后,已是信心大增,他陡然“唰”的一声就站起身,一边转身朝外走去,一边喃喃地道:“哼,萧陌呀萧陌,希望你能过得了这一关,不然,岂不是太无趣了?哈哈哈哈哈”

    ……

    萧陌并不知道那紫衣中年在离开自己的学舍门外后,又去找了萧神剑,并向他献上了忏心之策。

    此时,他却是眉头微皱,因为,一名年轻少女站在自己门外,已经等侯多时。

    对于这种情景,其实他早有预料,不过最终面对,他还是不由有一丝紧张。

    因为这是此件事情当中,他最愧疚之人。

    终于,收拾完毕,略微整理了一下衣装,他朝门外那名年轻少女道:“青儿姑娘,请带路!”

    “随我来!”

    年轻少女说了一声,随即带著萧陌离开外院,一路左拐右拐,最终来到内院半山腰处,一座精致典雅的纯竹小楼。

    楼内,有书,有画,有琴,有酒。

    楼外,鸟语,花香,溪鸣,风轻。

    那位年轻少女将萧陌带到此地之后,指了指楼上,道:“若水姑娘在楼上等你。”

    说完,就率先转身离去了。

    萧陌站在楼下,只不过微顿了片刻,随即毫不犹豫,大踏步走上竹楼,来到二楼一间竹屋中,刚刚在外院时分开没多久的黄衣女子湛若水赫然在目。

    在其面前,有一只树根削成的低几,低几上,摆有茶盏,兰花。

    茶香缕缕,美人在侧。

    然而,萧陌面上却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来了,请坐!”

    黄衣女子湛若水望向萧陌,不知何时,她脸上的面纱已经摘下,露出一张如花解语,似玉生香的秀美容颜,低著头摆弄茶盏,并不抬头。

    萧陌走到低几前坐下,才发现他面前,已经摆上了一只茶盏,茶盏墨绿色,内里有如星空点点,异常壮美,而茶盏中,数根嫩黄色的茶叶如针耸立,在淡黄色的茶汤中载沉载浮,别有一番妙趣,散发著丝丝缕缕沁人心脾的幽香。

    “好茶。”

    未闻已心醉,萧陌赞叹似地说道。

    然而,却罕见的,对面的黄衣女子却没有对他的夸赞产生半点表情,而是自顾自取杯,也倒了一小杯,一饮而尽后,才终于抬头,似笑非笑地望著萧陌说道:“你利用我?”

    “终于来了。”

    叹息一口气,早在知道要请湛若水给自己作证时,就知道一旦有人查到她的头上,即使她还是会依约给自己作证,可内心终究是有些不舒服。

    不过也难怪,是人皆如此。

    如果有一天,当萧陌发现,他好心答应别人请求,把别人当朋友,结果却发现,是给别人作了伪证,掩藏某些污秽的事情,那他心中也会不舒服的。

    不过,情急之下,事有从权,他又有不得不如此做。

    这就导致他面对湛若水,心中有一丝歉意,这歉意在此时放到最大,却被湛若水*裸地问出来,他虽然看似有些骤不及防,却其实早有预料。

    所以,他从容不迫,他举起一只手来,对天鸣誓道:“若水师姐,还请相信我,不管我有没有做此事,绝对都不违本心,如果那几个人真是我杀的,亦绝对有他们的取死之道。”

    “若有半字违心,必遭天打雷劈,心魔缠身,一辈子不得寸进,落魄潦倒穷困而死。”

    心魔大誓!

    对面,湛若水的表情终于变得有些动容,她深深地看了一眼萧陌,终于道:“好,你肯当我面发下心魔大誓,那我姑且信你一回,但是,日后如果还有下次,我们就再不相见吧!”

    “是。”

    萧陌闻言,见湛若水已转过头,知道她并不想再和自己多谈,叫自己过来,便是求一个心安,毕竟她也不是傻子,不可能平白无故给人挡枪,自己却真要当作不知道般不闻不问。

    因此虽然心中有些不舍,也有心再为自己辩解两句,但知道此时一切俱是多余。

    他终于站起身,朝黄衣女子深深施了一礼:“多谢若水师姐成全,如此,萧陌便先告辞了。”

    说完,他一步一步,倒退向楼梯而去,终于,从竹楼里面退出,望著四周繁花似锦,清雅幽致的景色,一时不由神色复杂。

    这湛若水小小一个内院弟子,居然可以自己在山中开辟出一个独园,显然身份不凡,单从她能使唤婢女,向自己传信,便可看出,她在内院的地位,绝对是高高在上,享有极大特权的了。

    自己这十日与她一路同行,却也感受不到她身上半点骄纵之气,对自己这样一个外院弟子也是无比谦和,但今日此事,自己却似乎有点做错了。

    “真的错了吗?”

    他喃喃想道,正要转身离去,就在此时,竹楼之上,隔著纱帘,忽然传来湛若水那清冷如冰的声音:“我相信你,既然如此,小心忏心之问。”

    说完,声音就此沉寂,萧陌一怔,急回头而望,却什么也没看见。

    “忏心之问?”

    他心中莫名,想问却无从出口,佇立良久,终于一步步转身,消失在花树丛中不见。

    身后,竹楼二楼窗品打开,一个女子的目光注视著他离去的背影,喃喃道:“希望,你不是我厌恶的那种人。萧陌,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