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四十八章、证词

第一百四十八章、证词

 
    足足在原地思考了一刻钟,紫衣中年人盯著萧陌那张人畜无害的脸,脑海中思绪电转。

    作为一名已经在学宫风纪堂待了近二十年的老人,他自知凭自己的实力天赋,能爬到这个组长的位置就已算幸运,若没有什么强有力的背景,这辈子也就到头了,再想上前一步难上加难。

    所以,萧神剑前来向他举报萧陌可能跟纳兰蛛,蓝无心等人的死有关时,他才如此热衷,不管他信不信,心下已经定了要把此事办好的打算。

    不过,却没想到横生变故,原以为手到擒来的小事,却成了卡在喉咙口的鱼刺,吞不下去也吐不出来,难受得要紧。

    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萧陌竟然搬出了内院弟子作证的事情来,偏偏那名内院弟子还不是普通人,而是内院弟子榜榜首,在整个至道学宫中都大名鼎鼎的存在。

    如果她一旦闹将起来,那风纪堂肯定要严查,自己等人的一点小手段根本瞒不过别人,下场一定无比凄惨。

    “怎么办?”

    心中已经有了退意,不过内心深处,他还是有一丝不甘,好不容易得到如此大好的机会,巴结上副山主这种级别的人物,下一次可未必还能再找到这种机会了。

    所以他盯著萧陌,起了最后试探一下的心思,忽然厉声喝道:“小子,你真的有湛姑娘为证?要知道这个事情只要问一声,很明显就能查出来。如果是假的,你就坐实了说谎,到时候,与纳兰蛛,蓝无心等的案件更脱离不开关系了,你要想清楚?”

    这番话,明显就是威胁了。

    毕竟是在风纪堂中干了那么多年的老手,对付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他还是有那么一点优势的,也许心理不坚定的人,一吓就能吓屈服了。

    然而,萧陌却丝毫没有被他的言语所动的感觉,依然静静地看著面前的紫衣中年人,只是淡淡道:“我刚从学宫外回来,你们既然如此关注我的消息,想必我回来时是跟谁一起,你们也不会陌生吧?你说,我有可能会说谎吗?”

    “嗯?”

    紫衣中年人闻言,不由一怔,说实话,这件事是萧神剑交待他办理的,而随时关注学宫入口弟子行踪,向萧神剑禀报的,也不是他们风纪堂的人,所以对这件事,他还真是不知道。

    不过他也不是没有办法的人,风纪堂是什么存在,掌管学宫一切规律戒条,自然手段通天,只是一挥手,让身后一名蓝衣执事离开了一小会儿,就得到消息,果然没错。

    内院第一弟子湛若水离宫三月有余,刚刚返回学宫,而与她一起回来的,正是眼前这名外院弟子萧陌。

    如果真如此子所说,这段时间他都与湛若水待在一起,就等于有了不在现场的证据,自己说怀疑他与纳兰蛛,蓝无心等人的死有关,也就不能成立了。

    否则,强行为之,岂不是是个人都看得出是冤案?如果那样,即使他抱到萧神剑的大腿,估计还不等鸿图大展,青云直上,就要面临风纪堂高层的严查了。

    后果堪虞。

    想到此,他心下一阵冰凉,知道已经无可奈何,眼前之人滴水不漏,除非能证实他这几个月与湛若水并非同在一处,否则凭他的地位权力,是没有资格继续往下调查下去的,强行押人更不可取。

    心中大为郁闷,体现在表面上,自然让他的表情也显得有些不善。

    他盯著萧陌,冷哼道:“小子,关于此事,我们会向湛姑娘求证的,一起回来不代表真就是一直在一起,如果湛姑娘不愿给你作证,那你的麻烦就大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如果你愿意跟我们回去协查,我大人有大量,既往不咎,如果证明你说谎,到时候你知道后果。”

    萧陌闻言,毫不动容,只是淡淡说了三字:“请随意!”

    他自然笃定,因为请湛若水给自己作证,正是他两日前求助湛若水的事情,而湛若水既然答应了他,就不可能反悔,这件事,谁去问都是一样的结果。

    “好,算你狠,等著!”

    紫衣中年人冷冷道,也知道今天想拿下萧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了,除非他完全不在意自身的死活,但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只能恨恨丢下一句:“我们走!”就率领著身后两名蓝衣执事,再次转身离去。来时气势凌云,去时灰溜溜的,恨不得钻到地缝时去。

    看著他们离去的背影,站在门口的萧陌,眼神一阵阴沉。

    今日,虽然将这几人打发走了,但不知为何,萧陌却隐隐有一阵感觉,这事并没有算完,那萧神剑并不是易与之辈,只怕并没有如此容易打退膛鼓,接下来,只怕还有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不过,此时此刻,萧陌也只能等待了,该做的他都已经做了,剩下的,也只能见招出招,除此之外,还真无什么好的办法。

    “萧神剑……”

    他暗暗地道,有生以来,第一次,眼神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

    ……

    紫衣中年人走出甲三学舍门口,回头看了这间看似不起眼的普通学舍一眼,却第一次让他碰一鼻子灰,他脸色冰冷,向身后一名蓝衣人道:“小四,你走一趟内院吧,去向湛姑娘求证一下,这萧陌这几个月是不是真的一直都跟她一起?如果是,此事我们只能放弃,如果不是,嘿嘿……”

    说到这里,他冷笑了一下,而身后那两名蓝衣执事,自然听得懂他的言下之意。

    如果是,有内院弟子为证,他们万难再对萧陌采取什么举动,但如果不是,则事情还有转机,而且事情办理得更为轻松,因为证明萧陌是说谎,为什么说谎?那自然不言而喻,必是与此事有关才需要隐瞒。

    这样一来,想不扯上关系都不可能。

    不过紫衣中年人其实心中也知道,这不太可能,萧陌既然敢说出这样的话,自然是有把握,不然,一查就破的证据,没有人会说出来,他这么说,也只是心中还有一丝不甘,想再挽救一下而已。

    同时,他也明白,就此退走,他已经等于恶了萧神剑,如果不问这一句,得到湛若水的确定证词,估计不等萧陌发难,萧神剑就不会放过他。

    所以,这也只能是他的无奈之举,聊胜于无了。

    一个时辰之后,蓝衣执事‘小四’回返,带来的是湛若水亲口确认过的消息,紫衣中年人闻言,颓然一叹,脸色一下子垮了下来。

    他站在原地伫立了很久,才最终一摆手,道:“好了,都跟我去见一下萧公子吧……这件事,已经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除非,他能请动他的师傅,动用更高的权限。”

    “是。”

    那两名蓝衣执事,心中忐忑,但也知道自己这位组长此刻同样是心中发虚,否则如果是好事,将他们踢出去还来不及,这是想抱团取暖了。

    有心想拒绝,但看到组长那阴灰的神色,知道他此刻心中的郁闷,却万难说出口。

    不去两个字说出来容易,估计等紫衣中年回来,等待他们的,就是比“不去”两个字艰难一万倍的处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