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四十七章、萧神剑的发难

第一百四十七章、萧神剑的发难

 
    回到学宫之后,因为分属外院和内院,所以萧陌和湛若水就此分开,各回住处。

    看著湛若水的身影率先消失在内院通道中,萧陌神色沉静,站在原地片刻,这才转身,朝自己的学舍而来。

    沿著熟悉的道路,萧陌很快到达新人学舍面前,犹豫了一下,他没有立即回甲三,而是转身朝著乙二学舍而去。

    时隔数月,终于回来了,虽然看似不长,但因经历了灵武山中的诸多事故,被人追杀,雪谷苦修,尤其是最后还出了灵武山,前往春易谷,又见识到禹炎那样的养生境强者,知道灵州大地上的诸多奥秘,萧陌的心境已经和当初加入学宫时截然不同,恍如隔世了。

    不知这两个月时间过去,余青药现在已经怎么样了?

    虽然萧陌也知道,有自己离开前在她学舍中布下的九阳石阵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但毕竟两个月不见,萧陌还是有一点担心。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所幸,当他进入到乙二学舍中,看望余青药时,欣慰地发现余青药一切安好,病情并未恶化,看到他回来,还很是开心,跟他聊了很久,言语之中对他颇为担心。

    此时见到他安然回返,终于心安了。

    见状,萧陌心下微松,他俯身来到房屋中间的石地上,再检查了一遍九阳石阵,没发现有什么问题,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短时间内,余青药依旧可以借此调养生机,延缓病情。

    同时,萧陌也告诉余青药,自己此次进入灵武山脉中,已经赚到数万功勋值,明日就会前往内院珍珑殿,为她兑换一本适合的阴属性功法,即使无法彻底解决九阴命的问题,但至少也能缓解一二分,让她可以如正常人一般行走生活。

    而余青药听到这里,自然欣慰不已,两人已经约定,在余青药修炼完这本阴属性功法,可以正常行走之后,萧陌就带她进入灵武山,狩猎历练。

    只要两人不断变强大,继续赚取功勋,日后就能寻找更适合的阴属性功法,直到最后彻底解决九阴命的问题,让余青药变得和正常人一般无二,才算圆满。

    ……

    因为明白,自己回到学宫,这消息一定第一时间落到萧神剑耳中。

    依他对萧神剑的了解,知道自己派入山追杀萧陌的几名弟子全军覆没,肯定会怀疑到自己的身上。而自己两个多月没回学宫,他肯定会派人关注自己的一举一动,所以当自己和余青药踏入至道学宫大门时,估计他就知道自己回到学宫了,接下来,如果他要有什么举动,肯定就在近期。

    自己与萧神剑之间的事情,萧陌不想余青药掺合其中,这种事情他要自己解决,余青药此时大病未愈,实在不适合掺合其中,不然,十分危险。

    所以,虽然十分关心余青药,但他却只小坐了一会,便即告辞离去了,免得萧神剑找上门来时,牵连到她。

    不出萧陌所料。

    当他回到自己学舍,根本没有待多久,便听到门外传来的“砰砰砰砰……”大力敲击声。

    “谁呀?”

    萧陌拉开门,便看到两名蓝衣,一名紫衣,三名中年人,站在自己门外,正一脸严肃,冷酷的盯著自己。

    “萧陌是吧?我们是学宫风纪堂的,跟我们走一趟吧?”

    “风纪堂?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犯了什么事?”

    萧陌内心明镜也似,表面上却装作一幅懵然不知的表情,惶恐道。

    “哼,去了你就知道了。”

    左边一名蓝衣人道,说完就要上前,伸手来架萧陌的胳膊。

    萧陌见状,脸色陡然一变,冷冷道:“你们敢?哪怕你们是学宫风纪堂的,但是无缘无故,拘捕外院弟子,只怕也不合规矩吧,我一定要告你们。”

    “呵呵……”

    闻言,那名紫衣中年人微微一笑,挥手制止两名属下道:“萧陌,别以为你牙尖嘴利,我们就拿你无可奈何,有人举报,说学宫外院弟子纳兰蛛,欧元青,郭海,唐文滨四人的死与你有关,另外,更有一名小擂台榜上排名前十的金纹弟子蓝无心的死亡,同样跟你有关,风纪堂已经准许我们放手调查,这次叫你回去,只是例行询问,如果跟你无关,很快你便能安然回返,但如果你不配合,就不要怪我们实行某些强制手段了,到时候,闹起来只怕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是么?”

    萧陌脑海思绪电转,却语出惊人地道:“举报,是秘术殿殿主的弟子萧神剑吧?他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我跟纳兰蛛,蓝无心等的死有关,如果有,我立即跟你们走,如果没有,那就抱歉了……只是看这样子,你们也不像有,想不到一向给人以公正严明的风纪堂,竟然也沦为了某些权势人物的走狗,如果这件事被披露出去,只怕你们风纪堂,也要面临严查吧?”

    “嗯?”

    闻言,不管是那两名蓝衣中年还是紫衣中年,都不由面色微变,显然,他们既然没有否认,那就说明萧陌猜的没错,此事的确是萧神剑举报,而萧神剑却又无法给出具体证据,他们因为看在萧神剑师傅叶摩诃的面子,心神对付一个小小的外院弟子还不是手到擒来,只要把他抓到他们风纪堂,到时候问什么说什么还不都是他们一句话的事情。

    之所以这么热衷,只因为虽然他们三风纪堂中也算有点地位,但跟秘术殿殿主这种顶尖强者却是天壤之别,有机会抱这一只大腿,虽然只是他们弟子伸出来的,但他们仍是兴奋不已。

    所以,三人就是为萧神剑跑腿而来的,本想将这件事办得漂漂亮亮,得到萧神剑的欢喜,从而跟叶摩诃这种顶尖强者拉上关系,没想到本来以为只不过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小事,却在最简单的环节,就出现了问题。

    对方居然直接就不跟他们走,要他们拿出证据?

    证据,他们哪里有证据?

    有证据还用跟萧陌废这么多话,直接踹门就抓人了,哪里用此时这么客客气气,商量的语气,例行询问也是有规矩的,如果别人不愿意,他们还真的没什么好办法。

    风纪堂虽强,但强在审迅摸索,如果别人根本不给他们审迅的机会,他们也只有一筹莫展。

    而且这件事,说到底他们是背著风纪堂主宿英纵做的,如果萧陌因为不满,将这件事闹大,落到六亲不认,黑面修罗宿英纵耳朵里,萧陌固然可能没什么好下场,但他们的下场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名蓝衣执事一时不由有些犹豫起来,事情闹大的后果,他们承受不起,而那紫衣中年人,也是不由面犹豫不决。

    他在风纪堂中,算是小有地位,但是与风纪堂主宿英纵相比,仍然不值一提,久在风纪堂那种地方待久了,他自然知道这位‘黑面修罗’宿英纵的恐怖,落到她的手中,可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生不如死都是轻的。

    然而,想到只要将萧陌抓回风纪堂,秘秘审迅一番,他有九成的把握,可以轻松将事情问成定局,到时候,就算风纪堂主知道了,也拿他们无可奈何,反而是一番功勋,而萧神剑也要承他们的情,记下他们的好。

    所以,眼神一阵急剧闪烁后,他眼神一厉,已是决定,即使强来,也要将这萧陌带回风纪堂,等到了那里,一切就不由他自主了。

    反正他也不是什么多强的人物,根本无法抵抗自己身后两名齐物境初期的执事,更何况还有自己这位齐物境巅峰的组长在,擒拿一名不过逍遥境的小弟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正在他要以眼神示意,身后两名蓝衣执事同时对萧陌出手的时候,萧陌却似感应到危机,忽然似乎想到什么道:“哦,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事,这几个月,我都与内院弟子湛若水湛师姐在一起,有湛师姐为我作证,如果你们敢随意动我,到时候,只要湛师姐站出来,谁也保不了你们!”

    “嗯……什么?”

    本来,刚开始时,紫衣中年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他脑海中思绪电转,便反应过来这位‘湛若水湛师姐’是什么存在,脸色不由大变。

    “什么,你说你这几个月的时间,都跟内院弟子湛若水在一起,有她为你作证?”

    紫衣中年人刚准备发下的命令咽到口腔,又不由憋了回去,他只觉内心阵阵受伤,差点吐血。

    湛若水是谁,萧陌可能还不太清楚,但对于他这位风纪堂的组长而言,显然却是如雷贯耳,熟悉无比。

    内院弟子榜榜首,‘秀水寒剑’湛若水,齐物境中期实力,虽然比他还略低一筹,但是,他是什么年纪,对方是什么年纪?

    身为学宫执事,组长的人物,全都是外院,内院弟子淘汰出来的,要么过了年纪,要么自知上进无望,而外院,内院,核心弟子,却是学宫真正的传承系统,就和一个是王子公主,一个是大臣官员一样。

    你说,在皇帝心中,是那些王子公主重要呢,还是那些为他们皇家办事,处理一些杂物的大臣官员重要?

    答案不言而喻。

    所以,湛若水的地位,在整个至道学宫,绝对非比寻常,以她的实力,其实早有机会成为核心弟子,不过不知为何,她一直没有拜任何一位长老为师,所以这才一直在内院弟子榜待著,不然,她地位更高。

    但是,以她的实力,成为核心弟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到时候,他一个小小的组长,敢跟一位长老亲传相比,活得不耐烦了。

    所以,如果萧陌真的只是他们所调查的,举目无亲,出身卑微,那么,紫衣中年人等不介意办他,以此来结交一下萧神剑,但如果萧陌居然有一名内院弟子榜首,随时可能成为核心弟子的湛若水作证,说明他这几个月都与她在一起,那自然根本不可能有杀蓝无心,纳兰蛛等人的可能,否则,不是连湛若水都要怀疑了吗?他自然还不会这么愚蠢。

    这一刻,紫衣中年人的眉头重重的拧了起来,他感到了棘手,真是的非常棘手。

    一时间,到底要不要抓,怎么抓,都成了他心中最大的问题,是强行办掉萧陌,交好秘术殿殿主的弟子,还是就此罢手,快速脱身,两不相帮,纵使没有好感,至少也不要得罪谁。

    两样做,都有后患,不做,肯定要在萧神剑心中留下不好的映像,但如果做了,等于无视湛若水的地位,身份,一旦日后她成长起来,自己只怕也不会好过。

    为难,真的好为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