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四十一章、禹炎,下

第一百四十一章、禹炎,下

 
    “穿魂箭?”

    萧陌愕然,有些不解。

    他没有听过这名字,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从雪笠金衣人那惊恐的语气中,隐隐听出其不凡与畏惧。

    显然,这支漆黑短箭并不是凡物,不然,不会让一位极有可能是养生境大修士的存在都感到惊恐,从而畏手畏尾。

    果然。

    黄衣女子颐然而笑:“不错,还算有点见识,你们鬼帝城的,毕竟不都是废物。”

    “鬼帝城?”

    萧陌再次一怔,有些莫明其妙,这鬼帝城是个什么地方,难道,是那雪笠金衣人出身之地吗?只是自始至终,他都一袭黑纱蒙面,未曾露出真容,也没有暴露过自己的姓名,这黄衣女子又是从哪里发现,其是出身自那个叫什么‘鬼帝城’的地方的?

    他望向那雪笠金衣人,看其听到这句话之后是如何反应。

    果然,即便连那雪笠金衣人,也不由陡地吃了一惊,他望著远处沙丘上出现的那名黄衣女子,声音一瞬间变得仿佛冬季的冰棱一般寒冷。

    “你到底是什么人,如何知道我们鬼帝城的事?”

    “呵呵!”

    黄衣女子微微一笑,向萧陌招了招手:“小弟弟,过来,躲到我身后去。”

    萧陌心中微动,看了那雪笠金衣人一眼,果见其一动不动,四周的炎热气息也降下了稍许,就知道他必是忌惮那黄衣女子手中的那支漆黑小箭,从而不敢轻举妄动,立即不作犹豫的,身形一动,瞬间飘至黄衣女子身后,不过依旧保持了一段距离,没有离得太近。

    这黄衣女子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虽说她的出现,算是解了自己一大危机,但这流荒沙漠向来就是一个杀人夺宝,残酷无情之地,谁知道她是不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如果她是为了吓跑雪笠金衣人,然后同样对自己下手,那自己不是亏大了?

    所以在不能确定她的真实身份之前,萧陌谁都不信。不过现在的情况,明显是这黄衣女子救了他一命,所以对其话语,自然不会明面违背,而且躲在她身后的确暂时安全了许多,所以萧陌也就不顾脸面,执行了她的命令。

    若是两人因此对上,萧陌自然能脱身事外,如果再有变故,情况也不会比之前更糟了。

    雪笠金衣人虽然一动不动,但对于萧陌的举动自然看得清清楚楚,他眼神闪烁,眼眸中掠过一抹阴冷:“这小子莫非是姑娘的小情郎不成,不然何以如此著紧,真是羡煞旁人啊!”

    闻言,黄衣女子也不生气,只是淡淡道:“听闻近年以来,鬼帝城出了无数新锐高手,其中尤以三人最为出色,分别是鬼帝城少城主道无穷,鬼帝城城主义子禹炎,以及鬼帝城散修白玉罗,鬼帝城少城主道无穷一向在西疆密林潜修,虽然天赋过人,但却很少出世,散修白玉罗是一名女子,不可能长你这样,那看你的气息,应该就只剩鬼帝城城主义子禹炎一人了。”

    雪笠金衣人闻言,瞳孔一阵急剧收缩,不过听著黄衣女子侃侃而谈,却罕见的没有说话打断。

    而黄衣女子见状,轻轻一笑,显然知道他是默认了自己的说法,继续说道:“听闻这个禹炎幼逢大变,家庭破灭,自小十分孤苦,但却奇缘不断,最后竟被鬼帝城城主看中,收为义子,今年不过三十二岁,就达到了养生境初期,天赋堪称惊才绝艳,甚至不在他们的少城主道无穷之下多少。”

    “而他自从三年前行走修心界开始,就闯下了偌大的名头,现在暴露在外的共有四门灵级功法,灵级下品功法玉皇神炎诀,灵级下品身法疾风飘叶步,灵级中品心元技化焰擒拿手,以及一门十分神秘,无人得知名姓的奇妙敛息术……”

    “够了!”

    陡地,只听雪笠金衣人一声怒喝,终于打断了黄衣女子的自说自话,一双眼睛中呈现出十分可怕的杀戮气息。他盯著对面的黄衣女子,冷声道:“知道得那么多,看来今天是留你不得了。就算你有穿魂箭又如何,秘宝并不只你一个人有!”

    话声方落,其左手蓦地一抬,掌心中出现一把小小的棋子,作势欲抛。

    萧陌站在黄衣女子身后,看得真切,只见其拿出的这把棋子,看似众多,其实一共只有五粒,每一粒都分呈不同颜色,赤黄蓝青金,正对应火土水木金五行,颗颗圆润饱满,如同玉质,散发出强烈的心元气波动,一齐对准对面的黄衣女子。

    “若是不想死的话就退开,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如果执意阻挡,那就不妨来试一下,到底是你的穿魂箭厉害,还是我的五行生死棋可怕?”

    “哦,居然是罕见的五行生死棋秘宝,可是,你真的会为了区区一颗爆血球,就舍得将这套罕见的黄级上阶秘宝浪费在我们身上吗?既然你知道穿魂箭的名字,就要知道此箭可是一发即至,直刺灵魂,就算你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得过这穿魂箭的!”

    “哼!”

    雪笠金衣人一声冷哼,手掌握住那五颗怪异棋子的手紧了紧,作势欲扬,却死活都无法出手。

    身在黄衣女子身后的萧陌,心头紧张,随时准备出手抵抗,或者逃之夭夭。他这才知道,原来黄衣女子手中所握的那支黑色小箭,竟然是一件罕见的灵箭尖秘宝,而且是直接出手灭杀人灵魂之用的,看其身上的气息绝对不凡,只怕至少在黄级顶阶以上。

    而这雪笠金衣人,听那黄衣女子称呼其为什么‘禹炎’的,竟然也拿出了一件秘宝,而且还是一套,一共五只,虽然只是黄级上阶,但因成套成规模,真论威力,未必在那黄衣女子手中的穿魂箭之下。

    凭萧陌这点实力,对上任何一件,都是必死无疑,不过幸好的是,明显两人也都在互相忌惮,不敢尝试,否则,真有胜算,他们早就出手了。

    目前的局面,萧陌毫无任何办法,他的实力,无论在雪笠金衣人,还是黄衣女子面前,都不值一提,一旦两人大战起来,萧陌也绝难脱战圈,死亡的概率极大。

    所以萧陌也只能寄希望,两人能稍微克制一点,最终打不起来吧。不过心中,他还是提起了一万二千个心,以防万一。

    气氛一分分僵硬下去,空气中流露著越来越紧张的气息,就怕谁忽然一个激动,直接出手,萧陌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也不知过了多久,忽然雪笠金衣人手一挥,掌心中的五粒棋子又消失不见,他望著那黄衣女子,目光中凶光闪烁,沉声道:“也罢,今天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过此子,不过还望姑娘留下一个名号,江湖又相逢,也许异日他乡,我们还有再见之时。”

    “呵呵……”

    黄衣女子闻言,也不由一阵轻松,她并没有放下手中的漆黑短箭,依旧对著那雪笠金衣人,但口中却淡然道:“至道学宫,湛若水。”

    “原来是至道学宫的人,湛若水,很好,我记下这名字了。”

    话声方落,雪笠金衣人再次深深看了那黄衣女子一眼,对萧陌却是视如未见,随即,陡地大袖一展,足下一动,整个人就仿佛一道树叶,陡然轻轻飘起,只一个闪烁,眨眼就出现在几十丈开外,再一个闪烁,已出现在视野尽头,最终消失不见。

    见到其真的离去了,黄衣女子这才不由真的放松下来,收回短箭,转过身,笑咪咪望向萧陌。

    而萧陌眼尖,却早已看到,黄衣女子的背都早已湿透,显然是紧张的,刚刚那一刹那的言语交锋,秘宝对峙,萧陌处身在身后都感到莫名压力,更不要提直面雪笠金衣人的黄衣女子了,其并没有外表看起来的那般轻松,显然也承受了莫大压力。

    这让萧陌心中感激万分,而听到其自报家门,居然赫然也是一名至道学宫弟子时,萧陌才不由恍然大悟,明白过来对方为什么会帮自己,心中的警惕放松几分。

    就在此时,目光掠过对方身上穿的衣衫,黄色,隐隐的熟悉感,萧陌思绪电转,蓦地,脑海灵光一闪,赫然浮现出当初在至道学宫藏书阁,自己为余青药查询医道书籍时,突然一闪而没的黄衣绝色倩影,和眼前之人渐渐重叠。

    “原来是她?她的真名叫湛若水,姓湛名若水,真是好听的名字。”

    萧陌心头突地“嘭嘭”直跳起来,心头的警戒彻底放松,他迎著黄衣少女走去,眼中,感激之情溢满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