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四十章、禹炎,中

第一百四十章、禹炎,中

 
    下了春易谷,路上的行人开始渐渐变得稀少起来,甚至迹近于无。

    毕竟这个时候,有修为的修士都在春易谷中交易,而凡人又不会来到这里,像萧陌这样早早出来的,实在少见。

    但随著萧陌接近青山镇,人流量又渐渐增加,等他进入镇内,更是彻底恢复过来,到处一片热闹集市的样子,虽比不得春易谷,但也是一座颇为繁华的集镇了。

    只不过,这集镇和春易谷不同,表面上看,的确是一座普通凡人小镇而已,并无什么特殊。

    青山镇加春易谷,以及其他没有人居住的地方,整片绿洲,才被人称之为星罗布泊。

    萧陌走在人群中,本来应该放松警惕才对,然而不知为何,自下了春易谷开始,他心中总有一丝莫明的不安感。

    萧陌也不知道,这不安感从何而来,在路上时他不断隐蔽朝回打量,也并未看到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只是这不安感却越来越是强烈,即使因为处身青山镇之中,他不敢太过外放灵魂感知力,还是感到有有一丝丝危险的气息正在不断接近。

    这令他心中惊悚,知道可能遇上了什么极其难缠的人物,心头一动,他刻意在青山镇中左拐右拐,七绕八绕,并不断往人群中钻,忽慢忽快……

    就这样,一段时间过后,他忽然发现身后的那丝危机感竟莫明消失了,这令萧陌心中一喜,知道自己这计策应该是成功了。

    毕竟青山镇有‘五指琴宗’殷千魂守护,一般人不敢乱来,自己往人群中一钻,气息混杂,对方不便跟得太紧,人流量一乱,挡住视线,几次过后,对方便彻底跟丢了。

    但是,萧陌知道,只要继续留在这青山镇,对方迟早能找到自己的踪迹,这般计策可用一次,但第二次未必就灵光,所以他不敢怠慢,立即找一处比较偏僻的出口,没从镇口石牌坊下离开,反而径直越过一座院墙,从左侧跃出绿洲,朝沙漠中疾驰而去。

    黄沙滚滚,热浪扑面,与青山镇内的阴凉温润气侯形成鲜明对比,萧陌一下还真有些适应不来,但是,知道危机就在身后,萧陌却根本来不及顾及这些,整个人加快速度,只想尽快远离这块是非之地。

    小半个时辰之后,萧陌已经彻底远离了星罗布泊,出现在流沙荒漠中心,眼看再有一个多时辰,便能彻底离开荒漠,重回流沙镇,到时候,应该就彻底安全了。

    然而,就在此时,他却霍地停下脚步,猛地抬头。

    只见前方,一座高高耸起的土黄色沙丘之上,一位暗金斗笠人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微风吹动他的衣袍,渐渐西斜的夕阳斜照下来,呈现出一片斑驳难明的阴影。

    “是你?”

    萧陌瞳孔陡缩,脸色不由陡然大变。

    他认出了对方,一袭长袍,雪笠金衣,不正是当初在小巷店铺,出售那枚血色圆球的神秘金衣人是谁?

    只是为何对方能追到这里?要知道自出了星罗布泊,确认已经不会触犯五指琴宗的禁忌,萧陌已经再次全开了灵魂感知力,幅盖范围足足达到周围十里。

    但就算如此,竟然直到眼睛看到了对方,他才发现前面的沙丘上,矗立有一人,这该是何等的可怖事情?

    对方竟然能无视他的灵魂感知,直接出现在他前方不足一百丈的距离,这么离奇骇人的事情,却确确实实的在他眼前发生。

    以往就算他在灵武山脉深处,遇上一些极其难缠的凶兽,萧陌也从来没有低沉绝望过,总能凭自己的智计和强大的灵魂感知力预险逃生,但这一刻心却沉到了谷底。

    他明白,遇上高手了,而且是他根本就不可能对抗的绝世高手。

    若是寻常修士,别说靠近他一百丈,十里之外就能早早发现,就算是齐物境修士来了,估计最多也就能欺近七八里,但这人,却能直接出现在百丈之外,说明要么修为绝出,修为甚至在齐物境以上,要么就是修炼有什么强大的隐匿功法,这种辅助隐匿的功法,简直比爆发型功法还要稀有珍贵,能拥有的无一不是修为杰出,能力通天之辈,他如何能斗得过?

    “唰!”

    身影一闪,雪笠金衣人如风似叶,竟只一飘,百丈范围眨眼即过,瞬间来到萧陌面前不足五丈距离。

    他看著萧陌,面纱下的眼神似笑非笑:“年轻人有点本事,竟然能提前查觉到我的追踪,还借人流量脱离开,不过你难道不知道,那星罗布泊就那么大,我完全不用守在那里浪费时间追你,直接等在你要离开的路线上,必然能将你截获,果不其然,你果然还是来了,只是速度可有点慢啊,让我等了那么久,可惜,可惜……”

    他连连摇头,说了两句可惜,也不知道他在可惜些什么。

    而萧陌,却不由听得心头一愣,继而又不禁恍然大悟,后悔交加。

    难怪之前他觉得危险感突然消失,他还以为是自己的计策凑效,原来是此人嫌麻烦,干脆不追了,直接守在沙漠中等侯自己,而自己还眼巴巴的紧赶慢赶送上门来,偏偏玩命狂奔了这么久,对方却一副嫌弃的表情,说自己速度太慢。

    自己速度真的慢么?

    萧陌苦笑。

    修炼极光身法后,虽然不会在任何时侯都随时开启,毕竟极光身法对人身负担很重,即便他有万花生返诀,在沙漠这种生气几乎绝迹的地方,也施展不开,所以大多时候,是按正常速度在跑。

    但是,他毕竟是一位逍遥境五重修士,极光身法虽然不能施展,但是触类旁通,有一些小技巧还是会在赶路途中不知不觉施展出来,这让他的速度绝对不是寻常修士能比,至少也相当于修炼了一门虚级中品身法心元技的速度。

    仅仅小半个时辰,他便跑出几十里,越过小半个流沙荒漠,但在对方眼中,自己速度却太慢。

    当然不是自己速度太慢,而是对方速度太快。

    虽然不曾见过其全力施展,但仅只刚才一飘之间,已足见其修为之深,身法之强,至少也是养生境初期修士,修炼的,更是灵级以上的身法心元技。

    这让萧陌心头阴沉无比,不过虽陷绝境,但他却绝不会就这样轻易认输,即使自己境界与对方相差不可道理计,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但是,他却绝不是轻易认输等死之人,不然当初在萧家,也不会使计脱逃,遁入灵江,不惜代价也要逃得一命了。

    因此,虽然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但他还是想尽全力,逃脱这场追杀,因此内里警惕,表面上却装作一副绝望认命的模样,望向那雪笠金衣人道:“前辈,不知晚辈哪里得罪了您,可否开出条件,只要能做到,晚辈一定照办,还请前辈饶晚辈一命!”

    尊严,那是有实力的人才有资格说的字眼,在生死危机之下,只要能离开,谁会死抱著尊严两字不放,若是能用低声下气的语言就换来平安离开,萧陌绝不介意多说几句。

    只是他也知道这绝无可能,因此表面上一脸谦卑,暗地里却不断提聚心元气,准备如果一个不对,拼死也要一博,纵使真的注定命亡这流沙荒漠,也要对方付出不菲代价。

    雪笠金衣人闻言,眼神深处,一抹淡淡的鲜红再次浮起,他望著萧陌,淡淡道:“我知道,那枚爆血球落到了你的手里,交出来吧……还有其余的东西,一起交出来,如果足够丰厚,说不定,我真会饶你一命也未可知。”

    “爆血球?”

    萧陌一怔,不过随后便发应过来,将之前从那家小店购买来的那枚血色圆球从储物袋取出,握在掌心道:“可是此物?”

    雪笠金衣人眼中露出一丝喜色,道:“不错,将其放在地上,再把你的储物袋也解下来,一起放到地上,退后十丈,等我拿到东西,就放你离开!”

    “是么?”

    萧陌闻言,先是作势要去解开腰畔的储物袋,却是陡然身形一飘,再次飘后数丈,然后捏紧手中的血色圆球,高高扬起:“前辈,晚生也不知道这爆血球到底是为何物,但你既要此球,又想得我的储物袋,肯定还想要我的小命,哪有那么容易,放我离开,否则,我立即捏爆这爆血球,让你人财两空!”

    “你……”

    未料到有此变,雪笠金衣人一时怒极,有心想追,但似乎又有些忌惮。

    他望著萧陌,双眼之中血芒大盛,冷冷地道:“无知小儿,你可知这爆血球是什么东西,但敢动它一分一毫,我定要你全家赔葬,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呵呵……”

    然而,萧陌却根本不顾他的威胁,冷笑道:“全家赔葬,如果你有那本事,就去吧,不管你是谁,今日想得到这爆血球,就放我离开,否则,我不介意与其一其毁掉。”

    “你……”

    雪笠金衣人哑然,双目之中血芒不断闪动,身上一股暴戾的气息翻翻滚滚,显然心中杀机在不断攀升,但却硬是一时没有下手。

    这让萧陌瞬间知道,这爆血球肯定是对其极其重要之物,心中反而更加笃定了,他望著雪笠金衣人,高举手中的爆血球,脚下一步一步缓缓向后倒去,口中却说道:“前辈放心,只要晚辈离开这流沙荒漠,就将此球交给前辈,在此之前前辈若有任何异动,休怪萧某玉石俱焚。”

    时间仿佛静止下来,雪笠金衣人望著萧陌不断远离,似乎真的受到了威胁,但是萧陌却隐晦的感觉到,天地间的气流陡然变得炎热了一些,原本就炽热烫人的沙漠暖风,也在缓缓升温。

    只是这个过程并不明显,如果不是萧陌灵魂感知力实在惊人,也发现不了这个变化。他虽然无法测知雪笠金衣人的具体实力,境界,但是,对周围环境的异变,还是很敏锐。

    这让他一瞬间脸色大变,知道那雪笠金衣人已经动了杀机,这气温升高肯定就是其在积聚心元,只等狂怒一击,萧陌心中大乱,一时却想不出任何解决办法,只能继续不断朝后倒退,一边却将右手隐晦的伸入储物袋,捏住了一根淡淡透明的银针。

    这便是他在天器坊购买的两件黄级顶阶心元兵之一,遁影归一针了。虽然知道凭此针,能战胜雪笠金衣人的可能性仍然太小,但生死危机在即,这已经是他目前能想到的最强攻击手段了,实在无奈之下,也只有试一试了。

    而足下,心元运起,已随时准备施展极光身法,逃之夭夭。

    只是他心中也明白,他的极光身法虽强,但到底只是虚级上品身法,哪怕一瞬间的速度能达到一里,但看这雪笠金衣人的速度,一瞬一里对他根本不是难事,只怕最终结果,依旧不过是难逃死亡的下场而已。

    就在此时,陡地,一个清冷冷的声音陡地响起:“别动,不然,你知道后果!”

    随著话声,萧陌惊愕的看见,一名黄衣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沙丘另一端,手中持著一柄漆黑的怪箭,锁定著对面的雪笠金衣人,怪箭本身,如同一条扭曲的黑色长蛇,箭尖亮起微青的光芒,虽然不大,但却给人一种灵魂都被刺穿的恐怖气息。

    “这是?”

    萧陌心中一松,却莫名觉得那黄衣女子有些眼熟,而另一边,雪笠金衣人望著突然出现的黄衣女子,却是不由脸色大变,声音沙哑的道:“穿魂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