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三十九章、禹炎,上

第一百三十九章、禹炎,上

 
    当然,萧陌也知道,这概率有点小。

    如果那么容易就将其补全,那这万法阁也不可能将其摆在这里了,灵级秘笈即使在这万法阁中,估计也没有多少本,每一本都很慎重,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既然连‘万法阁’都得不到,那说明就算萧陌,机会同样不大,甚至比之万法阁更小。

    不过,只要是有希望,总是好的,不是吗?

    机缘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呢?

    当然,除了这些之外,最重要的是,就算不算其可能脱胎自上古秘笈,‘九元爆脉术’,仅只这残本,已经有足够的理由,让萧陌心动了。

    所以,他只是扫视了一眼下方的价格,发现标签上所写的是‘七万铜晶’之后,心中不由一松,立即毫不犹豫地拿起它,朝身后的绿衣少女道:“我就要这本了,交易吧!”

    “好的!”

    绿衣少女见到萧陌终于有了动静,脸上不由一喜,她接过萧陌递过来的七万铜晶,然后对萧陌说了一声稍等,便匆匆离去。

    萧陌也不意外,默默地站在原地,等待起来。

    片刻之后,绿衣少女回返,手中已经多了一只紫檀木匣。

    她手捧木匣,来到萧陌身前,恭恭敬敬地把木盒捧向萧陌面前:“公子,这里就是‘三元爆脉术’的秘笈,请查验!”

    “好的。”

    萧陌也不推辞,伸手接过木匣,直接手一推,顿时上面的档板就被打开,一本暗红色的薄薄小册子静静躺在匣子中,闪烁著一种难以言说的气息。

    “三元爆脉术!”

    萧陌随手将木匣一扔,拿起那本秘笈,只翻看了两眼,他就满意的将其收起,送入储物袋中,微笑道:“合作愉快。”

    “公子慢走!”

    绿衣少女弯腰一礼,萧陌在她的恭送目光中,施施然走出万法阁,回到大街上。

    站在街头,望著依旧川流不息,人来人往的人流,萧陌心念电转。

    ‘三元爆脉术’既已到手,剩下的七万多铜晶也仅剩一千五,这点钱估计什么东西都买不了了,萧陌也没有留在春易谷的必要了,是时候离去了。

    虽然此行不算完美无缺,毕竟自己需要的防御类心元技还没有补全,其余的方向也略有缺陷,比如之前自己还曾想在这里再补充一点定魂丹。

    毕竟雪谷两月,不管是自己身上的,还是得自蓝无心身上的,小定魂丹都已经服用一空,就算是搜罗来的定魂丹,也用得差不多了,仅剩最后两瓶。

    自己目前修为进入瓶颈,虽然有冰魄神珠和凤鸟玄冰钗,但即使突破大成之境后,依旧需要定魂丹的辅助,毕竟等自己冰魄心经境界突破大成,想寻找能提升功法境界的寒气就越发困难,别说冰湖寒气再也不会起任何作用,就算能,冬天已经过去,一年之内,萧陌再也找不到原来那样的深山冰湖了。

    所以,使用丹药来进行修炼,反而成为了重中之重,这样一来,接下来的时刻,萧陌对定魂丹的依赖,将大大增加,区区两瓶定魂丹,可是用不了多久的。

    不过这也不是一朝之事,现在身上仅剩一千多铜晶,想买也买不起了,此事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等自己先晋升冰魄心经大成境界再说吧!

    反正已经得到冰魄神珠,凤鸟玄冰钗,突破冰魄心经大成的方法已经有了,又得到神秘血色圆球,黄级顶阶兵器遁影针,烟水剑,自己战力算是大增;再加上四瓶青木回气丹,一本爆发类珍稀秘笈‘三元爆脉术’,此行也不算无功而返,反而算得上颇有收获了。

    虽然收剿来的那二十多万铜晶全部消耗一空,就连出售蓝无心,唐文滨等身上宝物的钱财也同样耗尽,但对比这些,萧陌自己的收获,才是最重要的。

    甚至萧陌还有些庆幸,因为他明白,如果‘三元爆脉术’不是残本的话,七万铜晶是根本不可能买到的,这只是一门普通虚级极品爆发秘笈的价格,像三元爆脉术这种珍品,至低十万,甚至要十一、二万。

    如果是全本的‘九元爆脉术’,几十万,甚至上百万都未必买得到。

    但它毕竟不全,谁也不知道九元爆脉术只剩三分之一后,仅修炼这三元,会不会出什么问题,战斗是不是真能适用,所以它的价格才大大降低,给萧陌捡了一个漏。

    如果它再贵一点,哪怕只贵一万,萧陌也只能空叹奈何,无力可施,注定就要与这本秘笈失之交臂了。

    所以,萧陌心中已经很满意,纵有遗憾,但喜多于憾。

    最后再望了一眼这人来人往的春易谷坊市,萧陌转头就朝谷外走去。

    趁著大多数人还在各种淘买宝物,无人注意,自己早早离去,说不定能避免一些风波。

    走著走著,忽然前方传来一阵惊天喧哗,一座整个春易谷内最高的建筑旁,围聚了大量的人群,黑压压一片,萧陌心中奇怪,但因为身上铜晶已尽,并不打算凑热闹,就想从旁边绕过。

    就在此时,他听到前方的人传来大喝:“天啊,真有的心蕴魂果现世,虽然只是最低级的养生级心蕴魂果,但也是难得一见了!”

    “这种宝物向来掌控在四大学宫手中,常人想得到一枚千难万难,甚至想见一次都难上登天,想不到我们今天有此机遇!”

    “纵使买不到手,看一看我也满足了,虽死无憾!”

    ……

    无数人争相朝前扑去,街头一时堵塞,四周到处充斥的狂喜,兴奋之情,让萧陌不由骇然。

    不过,即使连他,听到消息,心中也不禁大为冲动,想冲上前去看一下,虽然知道自己肯定买不起,哪怕把身上所有东西,不管是原来有的还是刚买到的,全部售卖出去,也不及一颗心蕴魂果的价值,但心中还是兴起只要看一看都不亏了的心态。

    不过最终,萧陌还是强压了下来,反而避开人群,继续朝谷口走去。

    不是他不想见识一番,而是他知道这是一个千载万逢的机会,正好所有人都被这颗心蕴魂果吸引了眼球,没有人会注意他,此时离开,平安回返至道学宫的几率大增。

    虽然他也想见识一番,毕竟心蕴魂果的价值太惊人了,但幸好他出身至道学宫,几个月前刚在学宫的珍珑殿见识过一次,而且不止是养生境心蕴魂果,连人间境心蕴魂果他都见识过了,这颗心蕴魂果对他的吸引力,也就相应缩小了许多。

    这也是他能最终忍住冲动,拔开人群,继续向外走的重要原因,而毫无疑问,此时此刻,这春易谷中,大部份都是散修者,可能一辈子也没见识过一次心蕴魂果,却绝对难以抵挡这种诱惑,不断往前挤,只为看一眼就死而无憾。

    于是,背道而驰的萧陌,除了刚开始被不少人挤得东倒西歪之外,一旦出到人群外,瞬间就变得通畅起来,原本熙熙煕攘攘的人群纷纷朝后挤去,反而给他的离开提供了巨大的方便。

    萧陌身形一纵,就化为一道流光,快速朝著春易谷外纵出,不过片刻,已经成功出了春易谷口,然后身形不停,继续朝山脚下疾驰而去。

    经过戒剑林时,萧陌不知为何,忽然身形一顿,他再次打量了那悬挂大量骷髅的剑林一眼,忽然心中一阵寒意上涌,回头最后打量了一眼远处已经看不到内里热闹的春易谷口,心中却陡地有一阵疑窦升上心头。

    “为什么五指琴宗要在此建立一个如此庞大周密的黑暗集市?如果说寻常货物也就罢了,心蕴魂果这等重宝,相信即使人间境强者都会心动,我就不信他不知情?”

    “既然提前知情,为何不悄悄收入囊中,反而大张旗鼓,要在春易谷中搞一个公开拍卖,引动所有人的欲望和贪婪?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只是为了发展春易谷吗?”

    萧陌眼神闪烁,越想心中反而越冒寒气:“如果真是如此,春易谷就不应该一年一办,而是应该常年开张才是,这才最符合他利益,但偏偏这里,又一年只开一次,偏偏里面的建筑,却建得如此精致宏伟,显然费了不知多少心血,这可不是给一年只做一次生意的人用的,看来这琴宗大人,所图并并不简单啊!”

    “如果真的只是为了建立一座供散修,地下势力交易的坊市,不必如此大费周章才是。或许,这位五指琴宗,是另有所图吧,这春易谷,定然还有其他的秘密,只是这些,以我现在的修为和实力,是根本不够资格参与和探查的。”

    想到此,萧陌摇摇头,打断了心中的乱想:“罢了,这些都跟我萧陌没有什么关系,现在我唯一的任务,就是平安离开流沙荒漠,回到至道学宫,继续努力修炼,准备半年一度的小擂台榜之争了。”

    于是,萧陌再不犹豫,身形再动,整个人化为一缕轻烟,朝山下疾驰而去。

    而他却没有看到,随著他的离开,谷口人影一闪,一道暗金色人影,竟随后追了下来,一边追,雪色斗笠下,一双阴沉的眼睛,阴阴一笑,说不出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