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三十一章、青山镇,春易谷,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青山镇,春易谷,下

 
    无怪乎萧陌心狠,他心里一直有一杆标尺,如果是过去没犯过错,偶然犯上一两次的人,或可原谅。

    但对于那些满手血腥,只因时移事变,落到下风,才开始软语求饶,满脸可怜的人,却从来不会手软。

    昔日,肯定也有很多人落到他们手中,那时,他们岂不也是同样绝望,可怜,但最终,他们又饶过谁人?

    “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或许很多时候,即使连萧陌也做不到这一点,但他却尽量做到,该念的善,要念,该惩的恶,也必惩。

    所以,套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后,这人也就没什么留著的必要了。

    处理了红衣修士,又打开他储物袋中的东西看了几眼,把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收起来,再把那枚入谷令牌悬于腰间,随即萧陌就转身,大踏步走回绿洲,大摇大摆回到街上。

    这一次,果然,虽然在萧陌的灵魂感知中,仍旧有不少人在暗处窥视著自己,但目光明显正常了许多,打量了几眼,也就收了回去,不再显眼。

    萧陌心中一笑,对那位‘五指琴宗’殷千魂反而越发佩服了。

    此人虽然是一位魔道修士,但行事其实更趋近亦正亦邪,他以一已之力建立起这星罗布泊,又订立下这个规矩,即使几十年过去,五指琴宗已经垂垂老矣,可他订下的规矩却没有人敢轻易打破。

    这,岂不是一种魄力吗?

    不过,如果随著他逝去,这规矩是不是还能保持,萧陌就不敢保证了。

    或许,等五指琴宗彻底坐化,星罗布泊也会随之星散,那维持了几十年之久的春易谷交易大会,也会一朝风流云散,被人遗忘,也未可知。

    如果真是那样,还真是有些可惜呢。

    萧陌默默地想道。

    不过这些,显然不是他该关心的事情,走回大街之上后,萧陌这下学乖了。

    他没有人再找人随意问路,而是盯住那些和他一样,同样身穿外袍,面罩黑巾的修道之士,只要他们腰间悬有令牌,萧陌就跟在他们身后,渐渐的越走越远,越来越多的腰挂令牌之人,从各个方向汇聚而来,朝青山镇后面赶去。

    在这些人中间,一身白袍的萧陌不再显得刺眼,反而如同水滴汇入大海,无人关注。

    渐渐的,众人越走越远,已经距离青山镇有一段不近的距离了,终于,前方出现一座青绿色的山谷。

    山谷之外,用白石铺地,谷口位置,有一块削平的巨石,巨石之上,‘春易谷’三个黑色的鸟篆,呈现在那里,显示出一种别样的风韵。

    旌旗招展,人来人往,一阵巨大的喧嚣之音,扑面传来。

    萧陌眼睛一亮:“终于到了么?”

    顺著人流往上走,渐渐,谷口越来越是接近,甚至从萧陌的位置,已经能望到一条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街,就从谷口一直朝里纵深,但萧陌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不少和他一样,第一次来到春易谷的其他修士,也停住了脚步,满脸讶异,骇然的望向谷口一侧。

    那里,有一座通体鲜红的小小石林,石林中,乱剑如麻,而那些乱剑之上,挂著一颗颗或狰狞或恐怖的头颅,有些已经风干成骷髅,有些却仍是血迹未干,一滴滴滴到下方的剑身之上,呈现出一种凄艳的美感。

    “这是?”

    萧陌浑身一凉,却没有收回目光,反而看得更仔细了。

    终于,他看到那一柄柄断剑之下,还挂著一块块小小的木牌,上面镌刻著所挂头颅之人的姓名,来历,还有所犯为何,为何会挂在这里。

    “这些,竟然都是历年来,触犯春易谷禁条的人,最后全部被五指琴宗手下的卫士所击杀!”

    萧陌心中一惊,不由暗暗庆幸。

    还好,他在进入星罗布泊之后,除了在沙漠之中处决了一个红衣修士,其余地方都谨小慎微,不敢有一丝逾越,不然,现在挂在这乱剑林中的头颅,说不定就有他一份。

    “戒剑林……”

    至此,萧陌自然不会猜不到这处剑林的名称,戒剑二字,已经清楚明白的表达了它的意思,这就是一处处决所有违反五指琴宗禁令,在春易谷交易期间发生违规行为的人员,要么就是以势压人,强买强卖,要么就是不遵守规定,在交易大会时发生争斗,肆意动武……等等等等。

    不管如何,只要挂在这戒剑林中的,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辈,其中不少,更是整个灵州都赫赫有名的魔道巨枭。

    可惜,现在他们一个个都只是一具具枯朽的头颅,最终被人挂在这里,任人围观,无情指点,下场凄凉。

    而他们的作用,也很明显,出现在所有人都要进入的入谷通道之上,就是为了提醒他们,在这里,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地位,来头有多大,实力有多强,脾气有多火爆,都要收起来,春易谷交易大会期间,一切遵循自愿买卖,公平交换原则,否则……

    这些人的下场,就是你的下场。

    戒剑戒剑,就是武力禁止的意思。

    对此,萧陌终于知道,为何很多黑道修士,会对这春易谷的规矩如此顾忌了,确实是不留情面,残狠无情,但也维持了春易谷的发展。

    不过,在春易谷大会期间,固然可能大部份人被这戒剑林吓到,从而安份守已,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但出了星罗布泊,可就说不准了。

    萧陌可不相信,能来到这春易谷的,都是善良之辈,虽然现在因为有五指琴宗在上面压著,没有人敢乱来,但一旦交易大会上出现什么真正的宝物,那些购买的人却绝对会被人惦记。

    五指琴宗虽强,终究只是一个人,虽然他也培养了一批忠心的手下去替他办事,却不可能远离春易谷的范围,五十里已经是他们的极限,再远,也就办不到了。

    所以,真正的争斗,一般都发生在交易大会之后,一旦众人远离了星罗布泊,混乱才真正开始。

    五指琴宗再强,也管不到整个流沙荒漠,所以,对于这种事,其实也在他默许的范围,只要在交易大会期间规规矩矩就行。

    出了青山镇,你爱咋样咋样,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杀人夺宝,荒野斗争,这些,都是在你来之前,就应该预知到的事情。

    能来这春易谷的,大多都是黑道修士,行走于黑暗中,刀口舔血,又岂是真的守规矩之人?

    所以,每年春易谷交易大会过后,这流沙荒漠中,不知要添上多少阴魂,埋藏多少枯骨,许多人死在这里,也有许多人脱颖而出,声名雀起。

    所以这些,都是萧陌要考虑的事情,但现在不但要考虑进入这春易谷后,应该该买些什么,更要考虑,怎么购买才会不引人注意,从而在交易大会结束后安然离开。

    脑海中思绪电转,表面上萧陌却慎定如昔,他最后打量了一眼那戒剑林中悬挂的众多枯骨,然后收回目光,大踏步朝前走去,路过谷口时,朝旁边值守的两名黑甲卫士一扬腰间令牌,就顺利得到通过,进入谷中。

    而正式进入春易谷的萧陌,即使有所预料,仍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大跳。

    只见这哪里是一座沙漠中心建立的山谷,分明是一座小型的城市,横七竖八,十几条街道纵横交错,古色古香,各种建筑都有,亭台阁榭,高楼矮院。

    无数人流在其中进进出出,而一条条长街之上,除了这些看起来比较高档,珍贵的店阁之外,还有无数地摊,就地摆放,同样有无数人在其中流连穿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