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二十七章、流沙荒漠

第一百二十七章、流沙荒漠

 
    然而,思考良久,萧陌脑海中也没有任何线索。

    也不奇怪,这种地方,既然称得上‘隐私’二字,自然比较私密,如果连萧陌这样一个还没有正式行走修行界的新人弟子都能知道,那坊市估计也称不上隐私一说了。

    不过,萧陌不知道,不代表别人也不知道。

    既然存在这种坊市,自然有它特意的交易对象,萧陌只要寻到一些久在江湖行走的老油条,通过他们的口中,萧陌肯定就能得知消息一二。

    这样想著,萧陌就明确了自己接下来的方向,于是先将雪谷中遗留的一些痕迹抹除,确认没有遗漏之后,这才身形一动,没有朝至道学宫的方向折返,反而转身朝著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灵武山脉横亘东西,至道学宫所占据的只不是微不足道的一小段而已,即使是整个灵武城对应的面积,也不超过灵武山脉总长的十分之一。

    所以萧陌与至道学宫所在的位置背道而驰,就等于渐渐脱离了灵武城的控制范围,最后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到了哪里了。

    三日后,萧陌终于彻底远离了至道学宫所在的区域,进入灵武山脉西部,然后他找了一个方向,正式离开山脉,出现在山脚下一个凡人的村庄。

    找人打听了一下,萧陌知道这里名叫李家庄,的确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凡人小村庄,跟灵武城,乃至至道学宫没有任何关系,村内的大部份人都以打猎为生。

    不过他们进入的区域,只是灵武山脉的最外围,别说中心区域,就算稍深一点,也是万万不敢靠近的。

    所以,萧陌也不虞暴露身份,确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就从李家庄离开,朝著附近最近的一个市镇,流沙镇而去。

    李家庄离流沙镇总共不过两百余里地距离,以萧陌的速度,短短两个时辰之后,他便出现在流沙镇外,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这是一个黄土覆面的普通小镇,看起来没什么特殊。

    不过萧陌却知道,这只是假像,他出生阳城萧家,曾经听族内一位家老说过,流沙镇其实是西北悍匪的聚集地,镇内那些看似普通的民居内,说不定就隐藏著某个穷凶极恶的魔头。

    另外,流沙镇不止人员特殊,地理位置也极其重要。

    众所皆知,灵武城为灵州第一重城,而它的地理位置在灵州西北,但灵武城却并不是处在灵州最西北的位置,只是整个灵州西北,以它最为出名,最为耀眼而已。

    在灵武城之西,约八百里地,还有一片小小的荒漠,名叫流沙荒漠;灵武城往东,则是灵州真正的北部区域,居住著野蛮强悍的北蛮部落。

    只有出了流沙荒漠和北蛮部落聚居地,才算真正出了灵州。

    因为这两处地方论名声地位都远远不及灵武城,一直被人认为是不毛之地,所以下意识被人忽略,一直以为灵武城就算是灵州与其他两州的交界地了。

    从流沙荒漠再往西,便是东玄域内号称最鼎盛繁华,地大物博的乾州;而北蛮部落聚居地再往北,便是东玄域内与乾州号称另一个极端的,死寂之州,雪州。

    东玄域十八州,按面积大小,繁华程度,强者数量,也划分为不同档次,其中灵州排在中下游,排名应该在十一二名左右,而乾州则排名第一,是东玄域的中心区域,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强者辈出。

    雪州则排名东玄域各州倒数第一,因为那片区域靠近雪漠,常年风雪漫漫,一年到头几乎看不到多少太阳,所以少有人居住,地理环境极其恶劣,物产不丰。

    在那里,连最善于适应环境的普通民众都生存艰难,只生活著一些比北蛮部落更原始,更野蛮的中小型部落,比如雪蛮部,独角魔人部等等。

    整个雪州所有的人口加起来,估计还及不上乾州的一座重城,可见其差距。

    因为这些原因,通往西面流沙荒漠,想瞻仰乾州风采的人向来络绎不绝,而流沙镇便是自从灵武城出来后,第一座,也是唯一座建立在沙漠之外的小镇,也是附近所有路过,不管进入还是离开的人的休息站,补给点。

    地理位置如此重要,所以难怪这里聚集了沙漠中大量的悍匪,他们劫掠过往商队,然后在流沙镇又贩卖给别人,赚取重金,生活过得十分滋润。

    至道学宫作为灵州西北最重要的正面势力,不是没想过派高手清剿他们,不过试了几次,都是无功而返。

    往往他们人还没到,那些沙匪便听到消息,悄然远遁,人一走又跑了回来,最重要的是,沙匪中也不乏高手,一般人还真不是他们的对手,试了几次,至道学宫便也听之任之。

    不过对于这个消息,萧陌是根本不信的,如果真要清剿,凭至道学宫的实力轻而易举,只要随便派几名强者常期坐镇,这流沙镇早就海宴河清了,但至道学宫根本没有这么做,若说这中间没有猫腻,谁也不信。

    所以,萧陌对这流沙镇早就闻名已久,而他今日来此,没有其他目的,就是抓一个当地的沙匪,想必能套出一点消息。

    至于解决这些匪患,还过往商队一个太平,这却根本不是他现阶段的能力能做到的,所以也只能想想而已。

    有利益就有罪恶,横行流沙荒漠上的各种悍匪,中间水可深得很,萧陌不想做,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因此,萧陌稍微伪装了一下,换上一身在海城时穿的普通青色劲装,替换掉至道学宫外院制式弟子袍,再刻意把长发打散,面上涂抹一些黑灰,顿时摇身一变,成为一名风尘仆仆,千里而来的年轻散修。

    他顺著人流,进入流沙镇中,果不其然,蹲在镇口一面土墙下的三名乞丐,其中一名立即眼睛一亮,随著萧陌的深入,悄悄的跟了上来。

    灵魂感知力一直笼罩著那人的身影,萧陌微微一笑,七转八转,终于将其带到一处偏僻无人的狭弄,在那人冲入其中后,萧陌却从其身后掠出,随手一挥,便打在了那人脖颈之上。

    那人闷哼一声,根本来不及反抗,便软绵绵软倒在地。

    见状,萧陌眼中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意,拿出一条绳索,将其反绑在地后,便又取出一袋清水,淋在了那人头上。

    那人面目先是迷茫,接著又不禁大怒,最后又变成畏惧,在萧陌的刻意套话下,不片刻便竹筒倒豆子,一切和盘托出。

    不出意外,他的确是这流沙镇内某名大沙匪的喽啰弟子之一,不敢做那些“大活”,便只能日常蹲在流沙镇外围,看到有实力不高,又孤身一人的独行修士进入,便跟上去,要么下*,要么放闷棍,直到把人击倒,这才杀人越货,毁尸灭迹。

    只不过没想到,今天他没有把别人放倒,却反被别人打了闷棍,想必现在心中还是郁闷得很的吧。

    在套到自己想要的消息之后,萧陌脸色变冷,随手一挥,直接击中在那人死穴上,那人闷哼一声,只来得及惊恐的叫了一声,便再也无声无息。

    对于这种人,死不足惜,萧陌不能改变整个流沙镇的环境,但遇上一个,总不至于放他回去继续为害人间。

    随即,他也懒得处理,相信等会马上就会有人来收拾,然后面带一丝笑意,淡然从小巷走出,没有留在流沙镇,反而继续朝西而去。

    再往西,便是通往乾州的必经之路,灵州最西的一块地域,流沙荒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