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一百零八章、再进灵武山,上

第一百零八章、再进灵武山,上

 
    “萧大哥……”

    余青药满脸激动与兴奋地望著萧陌,眼泪不由模糊了眼眶。

    她一边,是感激萧陌本来不过与她陌路相逢,结果却待她如亲如故,辛苦为其寻找解决之法;而第二,则是激动萧陌竟然真的找到了,虽然这座奇怪的大阵,并没有彻底治好她的病症,但她却明显感觉得到,身体的负担在减轻,昔日折磨自己的病魔,也真的退去了三分。

    或许这种方法,真的有效,也才是真正治疗自己的方式。

    只是让她奇怪的是,为什么这次,萧陌不像她的父亲爷爷,只是不断的给他吃药问诊,而是用一块怪异的红色石头,在地上画出一幅图案,产生大量金光,就对自己的病症产生了作用。

    “这是什么?”

    终于,她不由轻轻问出声,声音中难掩激动与好奇。

    此时,萧陌看到九阳石阵真的有用,自然也不由为之大喜,感觉到余青药状态的恢复,他心中的一颗大石头也为之落地,于是轻松下来,来到余青药床边。

    至于要说为什么对余青药这么好,一个原因恐怕就是因为,两人如今都是孤单一人,萧陌被家族抛弃,要当替罪羊推出去,连最亲的家族都如此,只觉举世皆孤,天下皆敌;而余青药父母双亡,现在唯一幸存的爷爷也离她远去,一个天药商会又不断派人追杀她,同样满目无亲,内心仓惶,这样两人遇在一起,注定萧陌不愿失去这唯一的蔚籍。

    “此为九阳石阵……”

    接下来,萧陌将自己进入藏书阁,搜寻病理书籍,结果发现一无所得,但意外看到一本命理书籍,却看到相关的记载,于是深入下去,查到这种九阳石阵的事情,告诉了余青药。

    “啊,竟然不是病,而是什么命格吗?九阴命?”

    余青药一时不敢置信,脸上出现凄楚的神色,喃喃道:“原来是我命该如此,如果上天真的想让青药不治而夭,青药也不强求。”

    然而,萧陌却阻止了她,开口道:“青药,你别以为这九阴命很苦,很悲,恰恰相反,这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极品命格,十分稀有。”

    见余青药一时愕然,露出不信的表情看向他,不明白如此痛苦,如此绝望的命格,为什么在萧陌口中,却成了极品命格,稀有命格。

    只听萧陌开口道:“原本我是不相信命格这种东西的,但现在,要述说九阴命,便姑且信之吧!按照命理书中记载,世命格,以八字而论,分为‘年干,年支’、‘月干,月支’、‘日干,日支’、‘时干,时支’等,共八个干支所组成,正好是八个字。”

    “每一个组合称为‘柱’,所以有‘年柱’、‘月柱’、‘日柱’、‘时柱’之称,此就为四柱。”

    “凡人命格,时柱或有变化,大多参差不齐,有阴有阳,阴阳互补,如同婴儿长大,身体之中吸满杂气,但九阳命格和九阴命格,则不然。”

    “这两种命格,一者生就赤阳之相,内火虚旺,年幼时筋强骨壮,健壮如牛,但别看幼时强壮,如果不及时救治,九岁之时就会丧命,因为凡人身躯,承受不住如此庞大阳气,九岁阳气积累到顶点,承压不住,爆体而亡。”

    “另一种命格,九阴命格,正是你之体质,全身属阴,则表现为多灾多难,身体虚弱,同样是九岁有一大劫,若没有救治之法,必然无幸。”

    “但这两种命格,却是千万人中难觅其一,想想凡人要么三阴五阳,要么四阴四阳,再不济也二阴六阳,或二阳六阴,即使一阴七阳都算少见,全部属阴或全部属阳,多么难得?这种人,一旦成长起来,修炼相应的功法,不但不会早夭,相反,成长率非常惊人,最后活下来的,无一不是万中难得一见的巅峰强者。曾经,三千五百年前,就有一位顶尖强者,是九阳命格,最后,他成为一位帝王境强者,人称九阳武帝,只差一步,就能踏入天道境界,触摸天道,拥有进军圣人之位的资格。”

    “不过,想要得到那样的功法,也不容易,需要极大的机缘,九阳武帝就是得到了一卷适合他的纯阳秘笈,才练就赫赫修为,我想,如果能得到一卷至阴奇功,你的病症,不但不会成为你修炼途中的阻碍,反而会一帆风顺,进境速度远超常人,修炼到常人无法想像的恐怖境界。”

    “到时候,估计就不是我领先你,而是在后面,只能看你一骑绝尘,远远无法望之项背了。”

    “啊,还有这种事?”

    听完萧陌的叙说,余青药两眼圆睁,满是不可置信,但最终,还是相信了萧陌的话,眼睛中不由露出一丝光芒:“是这样吗?九阴命,世所罕有,不但不是灾厄,反而是机缘!”

    “只是……”

    眼中光亮出现不久,她又黯淡下来:“世上九阳九阴命者总有出现,但最终能有大成就者,也就一个九阳武帝,又有谁,能挺过九岁大限,最终得到机缘,修得神功呢,那至阴功法,肯定也有极大要求,哪是那么容易得到,我……”

    萧陌说出九阴命的好处,其实是想激起余青药的求生之欲,其实,如果她自己都没有求生欲望,那即使他再努力,也没有什么办法,但如果她自己就有极强的求生欲望,那救治起来,就要好办许多。

    本来,都看到余青药眼中燃烧的希望光焰,但却被功法打倒,萧陌不得不再次安慰道:“青药,你要知道,天之择贤,必降其苦难,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一点困难又算什么?”

    “再说!”

    他俯下身来,注视著余青药的眼睛,沉声道:“你想想,很多九阴九阳命者,还没有成长起来,便即夭折,连知道这种事情都不可能,但你,不但知道了,而且早就挺过九岁大限,这不就是机缘?既然你能挺过九岁大限,而且那么多难关都闯过来了,现在不过是要寻找一种至阴功法,还不简单吗?”

    “我们身在至道学宫,虽然不一定就能找到传奇级的那种至阴功法,但先找一种普通的阴性功法练下去,保住命再说,等有机会,我们总能找到的。”

    “也是!”

    听到萧陌的话,余青药的眼睛再一次亮起来,是啊,别人都是早早丧命,但因为自己出身医药世家,却终究熬了过来,九岁大限都挺过去了,接下来的路,不应该更平坦,更光亮吗?

    而且,如果说九岁大限只是一劫,遇上天药商会,岂不又是一劫,前者有父母护航,一路艰辛到此,后来又遇萧陌,救其性命,活到今天,更能以区区入定三层的修为,成为灵州第一学宫,至道学宫的弟子,她余青药的机缘,又岂是真的差?

    只是因为一直以来,身体的状况让她自怨自艾,所以有些忽略了这些,现在听萧陌提起,才恍然大悟。或有坎坷,总变坦途。

    “好的,那我听你的,我会寻找至阴功法,将其学会,救治自己。”

    余青药的精神头明显好起来,脸上也洋溢起一股前所未有的‘生气’,萧陌这才点头,欣慰一笑。

    他想了一想,开口道:“学宫之中,想兑换其他功法,需要不菲的功勋点,换功法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这段时间,就安心待在这里休养,此房间已经被我布下九阳石阵,只要你不离开此房间太久,平时就不会感到难受,身体状况也不会恶化。”

    “这一颗九阳石,足以维持数月消耗,另外还有一颗,我放你这里,你自己收好,若有变故,自己取出更换,过段时间,我将再进灵武山脉,一边修炼,一边赚取功勋值,等我赚取到足够的功勋值了,就带你一起去珍珑殿,寻找至阴功法。”

    说完,一伸手,就将另一颗更大一些的九阳石,取了出来,递给余青药,让其小心收好,随即便要告辞。

    他刚得到两部心元术秘笈,正是苦心修炼的时候,而且也要做一些布置,不然,让外面的人随时监控在侧,他做什么事都不方便,再进灵武山脉时,更有极大风险,不得不防。

    现在的他,还不是萧神剑的对手,不能力敌,只能斩避一时,等待他成长起来,强大起来,自然是算这笔帐的时候。

    “再进灵武山脉,有危险吗,萧大哥你……”

    余青药眼眶又红了,知道萧陌是为自己才去冒如此大险,如果他独身一人,慢一点进山也无妨,反正有学宫补给,虽然不多,但也勉强可以供他修炼,他完全可以等实力强一点,危险小一点,再进山,但他如此迫不及待,自然是想著早点赚取功勋,为自己更换功法的事情。

    “放心。”

    见到她的表情,萧陌温言抚慰:“我进山也是为了修炼,并不全是为你,再说,我刚得到两卷强大的心元技,正是心痒的时候,就算没有你,我也会再进山去磨练的。温室养出的花朵,终究只能一看,唯有经风沐雨的雄鹰,能真正在天空翱翔,你总不希望,你的萧大哥做一辈子缩头乌龟吧!”

    “好吧!”

    余青药也知道,劝不住他,最终只能红著眼睛,让萧陌自己小心,若事不可为,万不可逞强冒险。

    想了想,最后,又从枕头底下摸出那只火红小鼎,递给萧陌:“这是我余家传家之宝,玄火鼎,但我如今身卧病床,根本用不上它,你将它带上,我也好安一点心。”

    “不用。”

    萧陌摇头拒绝,怎么可能接受余青药的玄火鼎,为了此,她与天药商会的人不惜拼命,显见此鼎非同小可,不是一般的宝鼎,他不能拿。

    然而,余青药却开口道:“萧大哥,如果这样,你就太生份了,你救我之命,此物虽好,但如果我命都没有,又有什么用?再说,给你此鼎,并非送你,而是给你护身之用,等我身体好了,你再还给我就行。你越强大,我则越有机会,所以,为了我,你也一定要收下此鼎。”

    说完,她再次道:“此鼎不但是一件炼药之鼎,其实,也是一件武器,更是我萧家的护身符,传说它有驱灾避祸的功能,虽然我也不明白,但是,我相信爷爷不会骗我,你如果不收下,我心不安,将来也不会接受你的保护。”

    “好吧!”

    见到余青药都这样说了,萧陌还能如何,只能点头答应,伸手从余青药手中,接过那尊火红的小鼎,同时也奇道:“这药鼎,还能当作武器用?而且驱灾避祸,这又从何说起?”

    然而,余青药却摇头:“我也不知道,但祖上的传说是这样,因为我修为不够,无法催动,但相信,以萧大哥现在的能力,或许能窥视其奥妙于万一,此鼎在萧大哥手中,才能发挥真正的光采,也能更好的庇护我们。萧大哥,小心!”

    最终,万语千言,只是再次化为小心二字,萧陌见状,点了点头,也不再多言,伸手收起小鼎,放入储物袋中,说了一声:“保重,等我回来。”

    随即,推开房门,转身离去。

    身后,余青药望著其消失的背影,内心暖烘烘的,她转头,盯著地上那不断散发出庞大金光的阵法,散发出令人温暖和安全的气息,她第一次觉得舒适,精神头一过,终究抵不住长久以来身躯的疲累,沉沉睡去。

    而房外,萧陌关上房门,四处打量了一下,目光隐晦的扫过某个角落,低头冷笑一声,随即再不犹豫,大踏步朝自己的学舍之处而回。

    身后,乙二学舍之外暗影之中,一道身影,矗立在那里良久了,他望了望萧陌走出的七号房舍,有些奇怪,但最终,并没有做什么,见萧陌已经走远,急忙忙不迭的跟了下去。

    如果有至道学宫中的其他新晋弟子在侧,自然能认得出来,这位不是别人,正是今天在学宫传功堂中,对萧神剑谦卑屈膝,百般讨好的那名白衣弟子,纳兰蛛。

    他加入了萧神剑的神剑小队,帮著他招人,而他,相应的,也要为萧神剑办一些隐秘的事情,就比如这个,替萧神剑给萧陌盯梢,查明他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同时,最重要的,则是何时出宫,去往何处?

    而萧陌,对这一切自然心知肚明,他并不张扬,回到自己学舍之后,闭门不出,数日之后,纳兰蛛终于感觉到不对,叫出自己这几日刻意结交的一名甲三学舍弟子,柳书霆,令其装作有事向萧陌讨教,推开房门。

    然而,令两人傻眼的是,房舍之内,萧陌早已人去楼空,踪影不见,只有地底,不知何时挖出的一条秘密通道,直通院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