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九十九章、寒意
    这些人的打算不言自明,自然是想巴结纳兰蛛,甚至给他好处,让他优先招自己等人加入萧神剑的小队。

    然而,这本是绝世机会,纳兰蛛却忽然一挥手道:“且慢!”

    他阻止了众人的靠近,再次大声道:“加入神剑小队,还有一个先诀条件,这个条件必需满足,才有加入神剑小队的资格!”

    “什么条件?”

    众人皆是奇怪,纷纷疑惑地问道。

    都说了要乙上成绩,而且还得是逍遥境四重巅峰境界以上的强者,这已经是很苛刻的条件了,整个传功堂三百新晋弟子中,能符合这条件的,最多也就十几到二十人。

    而且这些人中,还有一大半已经各自有了队伍,剩下不足十人,抢夺三个名额,为什么萧神剑还提出其他条件?

    就在众人疑惑的当口,纳兰蛛脸上露出神秘莫测的微笑,大声道:“那就是,凡神剑小队之人,必与萧陌所在的小队为敌。其实反过来也就是说,这传功堂内,谁与萧陌组队,那就是与整个神剑小队为敌!”

    “什么?”

    满堂之中,众人大哗,谁都没有料到,萧神剑在限定修为之外,还加入了这样一个奇怪的条件。

    所有神剑小队之人,必与萧陌所在的小队为敌?也就是但凡与萧陌组队之人,就是与整个神剑小队为敌。换句话岂不是说,只要加入神剑小队,必须不惜一切手段,打压,拆散萧陌所在的小队,让他在整个至道学宫无路可走,众叛亲离?

    这萧陌是谁,为何遭到萧神剑如此的“关照”?莫非两人之间,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如此?

    在此之前,其实大堂之中,很多人并不认识萧陌,但是这一下,萧神剑立即让萧陌被推到了所有人的对立面。所有人都知道,纵使不能加入神剑小队,成为神剑小队的一员,但也绝对不敢成为神剑小队的敌人,不然,天天被他们惦记,还有活路?

    毕竟,对方的师傅,可是至道学宫的副山主之一,‘维摩居士’叶摩诃,人间境后期强者,实力深不可测,跟他的徒弟作对,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划算的事。

    齐元武,吕鸿卓等人,脸色都变了,纷纷望向萧陌,不知萧陌何时与副山主叶摩诃的弟子萧神剑有了仇恨,而萧陌,却反而一脸平静,显然在看到萧神剑出现的那一瞬,就有了这个觉悟。

    “以后,在至道学宫之中,自己的路,只怕不好走了!”

    他轻叹一声,朝齐元武,吕鸿卓两人抱了抱拳,转身就朝传功堂外走去。

    今天萧神剑弄出这一遭,肯定再没有小队敢接受自己,留在这里已无意义,还不如早点离开。

    甚至早在他打算隐瞒实力之前,就没打算再加入任何一支小队,之前冯堂,柳书霆等人拒绝他,他反而要感谢他们,因为如果真加入他们的小队,反而只会影响自己实力的发挥。

    当然,齐元武,吕鸿卓等人让他加入他们的小队,摆明是想关照他,他也不会同意。

    如果是在萧神剑出现之前,加入鸿武小队倒无不可,因为萧陌知道自己绝非废物,一定能发挥出足够的价值,但现在,为了避免齐元武,吕鸿卓等人遭到自己的连累,同样受神剑小队的打压,他只能委婉地拒绝两人的邀请了。

    “一个人就一个人,我一个人也未必就输于你们大部份小队,将来,谁求谁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里,萧陌眼神微冷,回头望了萧神剑所在的方位一眼,转身大踏步离开传功堂,朝内院量功殿的方向而去,准备先去卖出自己在灵武山脉中寻到的那些灵草,低星凶兽材料,然后再去玲珑殿,换取一些丹药,兵器,以供日后的修炼。

    最重要的是,他还要寻找一种名为‘九阳石’的奇石,这种奇石虽然并不珍贵,却很稀有。它并不能解决余青药‘九阴命’的影响,却能大大压制她平时发作的痛楚,延长活命的时间。

    以阳克阴,天地大道!

    这是萧陌在藏书阁那些‘天文,命理’书籍中发现的一种偏方,到底有没有用他也不敢保证,但已是他目前唯一知晓,且有可能实行的一种办法,不管如何,他总要试一试。

    萧陌这一走出,自然立即吸引了大堂内所有人的注意,众人原本并不认识萧陌,这一下都把他的影像记在了心中,自然对其纷纷远离,如避瘟神。

    只有齐元武,吕鸿卓几人,眼中露出一丝可惜之色,有心想上前,却终究止住。

    萧神剑看到萧陌离开,回头吩咐了纳兰蛛一句:“继续招人,我去去就来!”说完,身形一纵,竟然拔起脚步,几个纵跃,就追到了萧陌身后,再一个急掠,身形一晃,整个人竟出现在了萧陌身前,阻住了他的去路。

    “你待如何?”

    看到萧神剑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萧陌神色一沉,冷声问道。

    他还真不怕萧神剑敢在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如何,这里毕竟是至道学宫,有规矩律法的地方,别说他只是‘维摩居士’的一名弟子,哪怕他就是维摩居士本人,也不敢肆意格杀学宫的弟子,不然整个学宫早已乱了,哪里能发展到今天。

    维摩居士虽强,地位崇高,但并不是第一,这至道学宫,还有数人压在其上,比如山主‘点星山主’万俟星海,以及另外几位实权副山主,地位都不在‘维摩居士’叶摩诃之下,不可能放任他乱来。

    “嘿嘿!”

    萧神剑显然也知道,他不可能在学宫之中对萧陌如何,不过,给他添堵,阻饶他的发展之路,却是没有问题的。

    他看著萧陌的脸色,淡淡笑道:“没有想到在学宫之中遇上我吧,你这个叛徒……家族已经对你发出了格杀令,虽然你饶幸逃过,还莫名其妙成为了至道学宫的外院弟子,家族的格杀令对你再无威力,但不要忘了,还有我在学宫之中!”

    他凑到萧陌耳边,低声道:“有我在学宫一日,就一定能完成家族格杀令,将你的头颅提回阳城,交给家族发落,你等著吧!”

    “呵呵!”

    闻言,萧陌冷笑:“尽管来吧,谁杀谁还不一定呢!”

    “好!”

    萧神剑眼神一眯,望向萧陌:“你区区一个庶出弟子,居然敢对我如此无礼,真是好大的胆子。在萧家时没发现你的狼子野心,现在终于暴露了出来,我必不能容忍你的存在。”

    说到这里,他忽然“咯咯”地笑了起来,再一次凑到萧陌的耳边,低声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萧陌不应,萧神剑就继续道:“其实我杀白心秋,并不是误杀,而是故意的!”

    “嗯,你说什么?”

    萧陌的身躯猛地一震,扭头回望萧神剑,一脸不可置信的光芒。

    萧神剑为夺紫阳七心草,误杀白家二公子白心秋,家族为保他,才嫁祸给自己,虽然两人因此结仇,但是,在他心目中,他也以为当初,萧神剑是因为一时手误,杀了白心秋,却万万没有想到,其中竟然还有如此秘密。

    如果萧神剑不是误杀,而是刻意,那自己……

    他的脸,第一次变得扭曲起来,满脸痛苦的光芒,恶狠狠地盯著萧神剑,等待他的答案。

    “不错!”

    萧神剑呵呵笑了起来,眼睛中流露出淡淡的残忍阴狠之意,微笑道:“你一定不相信吧,白家二少爷白心秋,并非我一时手误,而是从头到尾,我就没打算放他离开!”

    “原因有三,一,那时我还不确定自己能否加入至道学宫,紫阳七心草对我至关重要,必须抢到手。其二,我杀白心秋,等于剪除一个潜在的对手,虽然这个对手不强,但白家终究是阳城四大世家之一,说不定就会成为我的绊脚石,何乐而不为?其三……”

    说到这里,他一脸笑意地看向萧陌:“因为我知道,家族根本不可能因为此事而让我出事,多半会为此找寻替罪羊,至于是谁为这件事负责,那跟我什么关系呢?”

    说到这里,他猛地疯狂笑了起来,笑声中带著神经质的笑意,而萧陌的脸色,却一下变得刷白。

    他万万没有料到,萧神剑杀白心秋,竟然是刻意的,他早就料到,家族中会为他找寻替罪羊,而他却从来不曾为谁当替罪羊而痛苦过,因为对于他来说,谁当替罪羊都是家族弃子,肯定是不受重视的成员,跟他平日的生活相距十万八千里。

    虽然同在一族生活,但对于他这种高高在上,掌握一切的天之骄子来说,死去一个家族普通成员,和路边被人踩死一只蚂蚁,又有什么两样?

    区别只是,这只蚂蚁,是因为他,才被人踩死的,可对他来说,那又有什么关系,反正不会有人知道!

    只是他没有料到,萧陌这只蚂蚁,没有立即被踩死,反而借河而遁,逃出了萧家,竟然还来到了至道学宫,成为外院弟子之一,才终于让他稍微重视,并选择将这个秘密说出来,就是想让萧陌知道,他注定是被遗弃,被抛弃的命运,他的一切,都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你,你真是该死!”

    萧陌的脸都气得稍微有些哆嗦了,原本,他对萧家虽然有恨意,但也只以为,萧家族长是无奈之下而为之,现在才明白,原来,他这样的人物,在萧家上层人物眼里,估计从来不曾存在过,让谁去死,也只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

    “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你可能不知道!”

    萧神剑的声音却变得越发冷酷,如寒风在秋原上吹过,带来一股彻头彻尾的寒意:“我杀白心秋,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因为他阻止我夺草,挡了我的路,甚至有人替我挡罪,而是因为,七年前,在紫竹酒楼,那小子仗著白家二少爷的身份,非要跟我抢座,并泼了我一杯紫竹酒!”

    “就是这杯酒,我当时就决定了,一定要让他用命来还,而玄水湖试练,就是最佳的机会。”

    他眼神阴狠地盯著萧陌,淡淡道:“所以,只要是我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为了一杯酒,我等了七年,终于将他击杀,萧陌,你这只蚂蚁,原本必死无疑,却跑了出来,成为至道学宫的外院弟子之一,但我告诉你,最终,你也一定会死去,死在我的手里,而且,没有任何人为你哭泣,因为我要做的事情,没有人能逃脱,白心秋不能,你,更不能!”

    “你……”

    萧陌只觉心中,一股寒流掠过,浸入心田,他从来不觉得至道学宫中的冬天,有这么寒冷,冷到骨子里,冷到血液中,冷到他全身上下,都一阵微微的僵硬,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