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八十五章、九阴命

第八十五章、九阴命

 
    四层楼的高度,楼梯足有数百步,若是常人,走完肯定需要一段时间,但那人只是一动,四层楼竟然眨眼即过,如同在她的脚下根本没有距离一般。

    而她的脚步明明不疾不徐,可偏偏却是眨眼无踪,如同咫尺天涯,缩地成寸。

    毫无疑问,这是一种十分高明的身法,应该是灵级以上,若换作萧陌自己,他自认为绝对无法做到。

    “这女子是谁?”

    萧陌心中升起浓浓的好奇,竟莫名地生出一股冲动,想看看这黄衣女子的真面目,只是待他转身,佳人已杳,了无踪迹。

    “算了。”

    萧陌只能放弃这个想法,萍水相逢,未必就一定要相识。

    这女子如此强大,只怕并非普通的外院弟子,甚至极有可能是某名内院弟子,他自己的身份与之相比,天差地别,只怕就算上去,人家也未必愿意结交。

    能拥有灵级身法的弟子,岂是等闲?就算在内院,应该也属于强者一类。

    原因不用多说,因为很明显,大多数至道学宫弟子,在刚加入至道学宫时,只能得到虚级极品功法和虚级上品心元技;只有成为内院弟子,才能得到灵级功法和虚级极品心元技。

    也就是说,成为内院弟子后第一步得到的,都是灵级功法,而非灵级心元技,而想获得灵级心元技,就要靠你自己的努力,赚取功勋值去换取。

    先不说想要换取灵级心元技的功勋值需要多少,普通内院弟子很难承担,就算能,六类心元技中,选择哪一类仍有差别。

    一般来讲,六类心元技中,身法重要,但未必最重要。一般内院弟子在选择心元技的时候,很少有人第一个选择是身法类的,多是攻击或防御型,也有少数选择爆发和治疗类。

    身法自然也是他们的目标,但一般都会在拥有了攻击或防御类之后,才会再次选择,也就是说,这是第二目标,并非第一目标。

    如此一来,能身兼灵级功法,灵级攻击或防御心元技,再修炼一门灵级身法,在至道学宫内院之中,绝非籍籍无名之辈。这样的人,都是顶尖弟子,拥有自己的圈子,不会轻易接纳普通人加入。

    连一般内院弟子都没有机会,更不要说萧陌这个新晋外院弟子了。

    所以,他虽然好奇,为什么这样一尊顶尖大人物,会突然来到早已荒废无人烟的藏书阁?她在藏书阁第四楼,阅览的又是什么类型的书籍?但终究,萧陌没有追上去询问。

    一是追也未必追得到,二是就算追到,萧陌也没法问出口,这样一来,又有何意义?

    因此,萧陌只能将这件事藏在心中,或许,等到他将来晋升内院弟子,或有其他见到大量内院弟子的机会,或能查出今天在此出现的是谁,目标如何,但就现在而言,此人的出现,不过是在他平静的心湖中生起一抹涟漪,眨眼无迹。

    “继续翻阅书籍,希望可以早日查出青药身患的疾病,找到救治的方法。”

    怀著这样的念头,萧陌甩甩头,清空脑海中因那黄衣女子出现而被扰乱的一丝心境,继续回到书架旁,快速翻阅起来。

    时间不知不觉过去,眨眼又是一个时辰,早已超越了萧陌给自己预定的时间,却是不知不觉竟看得入神。

    “咦,这本书倒是有些意思。”

    突然,他翻开一本名叫‘天命奇谈’的古书,当看到其中一页时,蓦地眼前一亮,嘴中不由轻语出声:

    这本《天命奇谈》,赫然并非谈论医理,而是讲天理,命格,属于命理,天文类。

    原本,它不应该放在这里,不知是谁偶然弄错,被萧陌随手翻到。

    其中记载道:人生在世,各有天命。命格不同,机遇,造化各不相同,一切皆天定,人力不可逆。

    而人之命格,千奇百怪,按照命盘划分,共有极向离明格,紫府同宫格,机月同梁格,日出扶桑格,禄马佩印格,月生沧海格等等……共分为无数种。

    对于书上记载的这些命格,萧陌自然并不相信,甚至认为是废话联篇,莫名其妙。哪有什么一切皆天定,人力不可逆?如果真的像书上说的,一切皆天定,靠命格来决定各自未来的命运,那人之奋斗,努力,又有何意义?

    只是,虽然不相信这本书记载的内容,但其中提到的一个命格,却让萧陌有些意外。

    这个命格,名叫九阴命格。

    所谓九阴命格,是指一种非常人,传说中的罕见命格。此命格四柱八字,都属于大阴,一生多灾多难,身体虚弱,万毒缠身,命不长久。

    这种命格属于千年难得一见,是极其稀罕少有的命格,一旦出现,宿主几乎很快便会死亡,活不过九岁。

    除非,遇上贵人相助。

    所谓“贵人相助”,便是指父母有财,能使用一些珍稀药物吊住你的生命力;便是长辈有能,可以帮你驱灾解厄;便是路遇贵人,可以帮你转危为安,化劫消灾……

    这种命格的人,身体之中常有种种神奇毒素,破坏你的身体机能,直至最终生机耗尽,彻底死亡,尘归尘土归土,早早夭折,九岁是极限,即使有大能力,花大代价延命,也很少有能活过二十岁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萧陌才发现这本书很特殊,因为它所记载的这种‘九阴命格’,和余青药的病情原理十分相同,同样是体内不断有奇怪毒素破坏身体,影响寿命,只有用药草才能续命。

    这让他不禁疑惑,莫非余青药所患的,真不是疾病,而只是因为她先天命理为九阴,便应该遭受这种罪孽?

    可是这世间,真有天定,命格一说吗?命里确定的,后天就一定会发生,无法更改?

    萧陌不相信。

    不过,虽然这本书他并不相信,但是却不妨碍他将九阴命,以及其后面的种种记载全部记在心中。然后借此反推,查询‘九阴命’的一切,看看是不是有救治之法。

    不管对不对,这总归是一个值得尝试的办法,至少到目前为止,萧陌并没有见过像余青药这种特殊的体质。

    如果这是病,没道理他翻遍上千本医书,一点记载都没有,如果这真是命,应该也有改命之说。

    总之,这是目前萧陌唯一能思考的方向,唯一能执行的办法,哪怕认为是错的,也要试一试。

    怀揣著这样的想法,萧陌一改继续往医道书籍里面扑进去的想法,反而身形一转,朝著标注有‘命理、天文’等,的地方书架而去。

    片刻之后,萧陌走出书架,来到二楼楼梯前,眼神闪烁。

    没错,他又查看了大量有关天文,命理的书籍,发现这些书籍,都大同小异,而且其中的确不少提到,甚至详细描写到‘九阴命’的传闻,只不过大部份,只有描述,没有改命之法,但也有少数几本,提到过一些偏方。

    命格,要用命格来破坏;逆天的命格,更要用逆天的命格才能改变。

    只是,九阴命基本是无解之局,属于绝症。

    若想解此命,必须冒极大的风险,不止被解命之人极有可能提前死亡,受尽折磨;就是那个帮助解命之人,也极有可能因此受到牵连,运道消转,死于非命。

    命理是天地之间最神奇的东西,一直只是玄谈,相信的并不多,被众人所知晓的更是少之又少。

    甚至就是写这些书籍的,也未必就全部精通,只不过东施效颦,模仿前人的写作而已。这种说法到底对不对,萧陌也不敢确定。

    但是,既然文中有提到,萧陌总要试一试,不试过,怎么知道结果呢?

    虽然危险有一些,但做哪件事没有危险?便连喝水都有可能呛死,吃饭都有可能噎死,为余青药逆天改命,尝试修习一下命理的东西,似乎也无不可。

    想到此,萧陌回头再望了一眼那些标注有‘天文、命理’的书架,知道自己早晚,还会再回到这里来的,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不早,也就不再停留,转身朝著藏书阁外而来,回到甲三学舍之中。

    今夜,余青药不会有什么事,但明天就是传功堂第二次授课时间的到来,他必须养精蓄锐,为明天的传功堂考核做准备,同时思考自己第一次该选的,是哪两本秘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