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八十三章、书阁怪人

第八十三章、书阁怪人

 
    “咦?”

    她轻咦一声,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还是没有睁开眼睛,仍由萧陌施为。

    因为她相信,萧陌不可能加害自己,如果他要害自己,当初根本就没必要冒著得罪天药商会的危险,救下自己;同样,如果他要加害自己,凭自己此时的身体素质,根本不用他加害,自己就已经要死了,因为不可能有更坏的结果。

    而对于萧陌而言,当他运转万花生返诀,将大量生气一重一重地输入余青药的身躯之中,的确感觉到了不同。

    在他的“感知”之中,余青药的身躯仿佛一个千疮百孔的毒囊,里面的经络丹田,全部充满了一种奇异的毒素。

    这些毒素并不致命,却一天一天不断地腐蚀著她的生机,使她越来越疲惫虚弱,甚至渐渐失去行走的能力,身躯代谢功能全部消失,最后变为一具僵尸一样的存在。

    “这是什么病?”萧陌不解。

    他不是大夫,自然对于各种奇难杂症并不了解。不过,因为对于万花生返诀的极度自信,他在耗费心神力,不断地采集天地生气,来补充进入余青药的身躯。

    这样做,果然暂时延缓了那些毒素的发作,补充了她的生机。甚至有些地方,因为这股庞大生机的注入,恢复了活力,驱除了毒素,诞生了一些新的,不一样的东西。

    不过,就在萧陌以为,凭借万花生返诀,他可以完全治好余青药的病,使其健康,活力,恢复过来,结果却遇到了极大的阻碍。

    无穷生气,注入余青药身躯,却仿佛一个无底洞。

    以往,即使在冰湖之底,吸收寒气,冻坏身躯,萧陌只要稍微一呼息,采集来的天地生气,就足以将他的身躯伤势治愈,恢复,甚至更甚以往。

    但是,在这里,当萧陌耗费庞大的心神力,吸纳来方圆数里的天地生气,全部注入余青药的身躯,但只堪堪流通两遍,就无以为继,萧陌的额头,开始出现冷汗,脸色变得苍白如雪,这是极度透支心神力造成的后果。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多年,像这样彻底透支心神力,萧陌这还是第一次,对于这种感觉,尤其觉得难受。

    余青药的身躯,似乎处处都是漏洞,处处都是阻碍,即使萧陌花大力气用生机恢复,过不多久,他又发觉,那些明明已经恢复的地方,竟然再一次充满毒素,开始坏变。

    短短不过一刻钟,花费萧陌无数功夫恢复的那些地方,又恢复原样,甚至更加恶化,最多只不过拖延了一下恶化的时间而已。

    “这……”

    萧陌不由脸色大变,急忙停下了手,用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有些疲惫的开口朝余青药道:“睁开来吧!”

    余青药明显也感觉到身体之中的变化,萧陌是用气流来探察感知,而她却是身体的具体感受,刚刚开始时很舒服,很轻松,但很快又变得疼痛,甚至如蚂蚁在叮咬一样,很麻痒。

    她病态的脸,不由变得有些扭曲,可看到萧陌担心的神色,又不由勉强舒展开来,微笑道:“萧大哥!”

    “我没有办法。”

    萧陌看著余青药,声音有些低沉地道:“我原本以为,我或许可以解决你的痛苦。但现在发现,小看了你这宿疾,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奇症,并非我这刚刚入门的能力可以救治。”

    “我知道,不怪你。”

    余青药见状,柔声说道,脸上充满著一种早就了然的光晕。

    她轻声叙说道:“在我四五岁时,我就知道自己得了一种无可治愈的怪病,或许过了几年,静静死去就是我的宿命。只是我的父母不舍得,非要强留,不断采集草草给我延命,这才支撑到今天。可惜,为此我的父母,甚至爷爷,都因此失去了自己的性命。青药很愧疚,也很后悔。”

    “不过遇到萧大哥,青药永不后悔。萧大哥帮助青药之心,青药感觉得清清楚楚,萧大哥救助青药之恩,更是即使千生百世,青药也绝不敢忘的大恩德。”

    “至于这病,不治也罢。此生能遇上这么多难忘的人,青药已经知足。可能上天就是让我来世上走一遭,就是为了体会病痛,磨难,等我的生命逝去,这一切也就终止了。谢谢萧大哥……”

    “不!”萧陌却伸手阻止了她,目光闪烁,强迫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治不了的病,暂时不能,只能说我还不了解这种病,也可能是我的功法境界还不够高。如果我能将万花生返诀修炼到小成,甚至大成之境,应该有所变化,至少可以缓解一些。”

    “就算不能,我也一定会找到办法,救治你的,你放心吧——”

    说到这里,他拍拍余青药的肩头,沉声道:“现在,我就去学宫的藏书阁,查看一下这种病例,或者看看有没有什么方法能稍微抑制,或延缓你的病情。”

    “只等明天传功堂授课结束,我就再次前往灵武山脉,为你寻找治疗病情的药物,至不济,也要保住你的性命,直到我的万花生返诀有所小成,或找到另外的办法。”

    “萧大哥……”

    余青药眼眶红了起来,一层水雾在瞳孔上形成,看著萧陌说不出话来。

    萧陌最后看了她一眼,道:“睡吧,等你睡醒,我一定已经回来。”

    说完,再不犹豫,推门而出,根本就没有回自己的甲三学舍,而是身形一动,朝著外院偏北的一座古阁走去。

    那里,就是学宫藏书阁的所在,至道学宫珍藏的各类秘笈,并不放置在那里,但是各种杂书,一些免费提供给弟子阅读的医经,道经,茶经,琴谱,棋谱……等等,都收藏在那里。

    只不过,至道学宫弟子,大部份只对修炼感兴趣,这些杂学,医书,根本没有几个人重视,每年愿意来这里的人,不上百人,很可能数天都见不到一个人影,可见荒凉。

    但今日,为了查询余青药所患的病症,萧陌抛弃了回到甲三学舍休息一番的想法,直接朝著这座藏书阁走来。

    ……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很难想像,至道学宫之中,竟然有这么偏僻,这么冷门的地方。

    铺地的青石板上,荒草萋萋,四周蒿芜丛生,沙砾遍地。

    也不知多久,这里没有人清理过了。

    萧陌走在这条道上,一边走,一边疑惑不解。

    按理说,即使至道学宫再不重视这座藏书阁,平常再少人来此借书看书,也不应该如此。凭至道学宫的财力手段,只要每隔几个月,甚至半年一年,派人来稍微清扫一下,便不至如此。

    但眼下,这通往藏书阁的偏僻小道,却变成了如此荒芜的模样,仿佛是刻意宣泄著它的衰落,颓唐,这就不禁让人生疑了。

    心修之士,一念动之,风起云涌,甚至不用亲自动手,几个呼息之间,就能将这些杂草,沙石清理一空,但眼下却呈现出一副凡间无人打理祖屋的模样,荒凉败落,简直不合常理。

    除非有人故意如此。

    萧陌心中,似电光一闪,有了猜测。

    他目光一闪,忽然抬起手,大量的气流在他身周出现,就要清除周围的杂草,沙土,但是,一股莫名大力,果然随之而来,狠狠地击在他凝聚起来的心元之力上。萧陌的身躯,如同蚂蚁撞上大象,猛地一震,顿时气流崩散,连连退出数步,方才站稳,脸色一阵苍白。

    “完全不是一个级数!”

    萧陌眼神眯起,果然如他猜测没错,暗中有人出手阻止,而且那人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想像。即便以他强大的灵魂感知力,甚至早有准备,刻意观察之下,也完全感知不到对方的存在,更察觉不到对方的真实实力。

    “好可怕,至少是养生境的强者,只是到底是谁?为何会对居住在这藏书阁之中,并刻意将周围的环境,弄得如此荒芜,似是刻意阻止别人前来看书似的。”

    藏书阁是至道学宫的始祖建立,目的就是为了让后辈弟子能有一个查询资料,丰富自己各种知识的地方,虽然后来没落,但功能也不会改变,按理说应是欢迎大家到来,随意阅读,怎么反而这幕后的主人,似是在推拒别人的到来呢?

    怀著这样的想法,萧陌神色不变,朝著暗处拱了拱手,淡淡地道:“外院弟子萧陌,前来藏书阁借医经一览,不知前辈何故出手,阻止晚辈前来借阅,可否明言?”

    “哼!”

    听到他的声音,过了良久,黑暗处,才有人传来一阵冷哼,飘飘缈缈,即使萧陌加大催动灵魂感知,依旧丝毫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只有声音不断飘入耳中。

    “荆棘遍地,方可见真学之人,如果鄙弃环境而不来,这样的人不来也罢,如果看到周围环境仍想走进这里,本座也不会阻拦,自然任其进出。”

    “原来如此!”

    萧陌暗暗点头,知道这藏书阁背后,只怕藏著一个怪僻之人,不过这人的存在,对他并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反正他只是来此借阅一下医书,想查询一下余青药所患奇症,对于这藏书阁周围环境如何,是否破败,那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既然此人说过不会阻止他,虽然对那人的身份有些好奇,更奇怪他这样一尊强者,为何会隐居在这样一个破落,荒凉的小地方,但萧陌知道即使他问了,那人也不会说,也就干脆懒得开口动问。

    “如此,就谢过前辈了!”

    说完,萧陌也就不再试图剪除周围的杂草,而是径直从草丛之上一掠而过,径直往草丛之后,一座四层青色小楼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