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五十五章、心魔塔

第五十五章、心魔塔

 
    “逍遥八重巅峰,李浅妆!”

    有人轻轻低语,显然认出灰衣少女的身份,纷纷投去以惊讶,震撼,羡慕,崇拜的目光。

    在周围数千试练弟子之中,灰衣少女李浅妆犹如是万鸡群中站立的仙鹤,哪怕她不言不语,不移不动,却吸引了整个广场数万人的目光。

    便连那名至道学宫的白衣长老,看到灰衣少女李浅妆的时刻,神色中也不由带上了一丝震撼和兴奋,脸上的冰霜融解了许多,变得和颜悦色起来。

    显然,如此一位绝世天才前来参加他至道学宫的试练,便连他,也不由感到高兴。

    毕竟,像这等天才,哪怕是历届试练,也很少见的,至道学宫虽然是灵州第一学宫,平常时候,最多有逍遥境四五重的弟子前来投奔,偶尔会出现逍遥六七重,但每一出现,必是未来引领一辈的人物。

    而像今天这样的逍遥境八重巅峰,百年以来,尚是首次。

    像在场的这数千试练者,逍遥境一重居多,约有两千余人,勉强够格参加试练,但被淘汰的几率很大;逍遥境二重有五百多人,占据了剩下的一半;逍遥境三重,则只有两百多人,逍遥境四重以上,最多不超过五十人。

    这就是差距,而最后的胜利者,基本也在那些逍遥境三重,到逍遥境四重左右的弟子中间,即便是逍遥境二重境界的弟子,也只有极小的几率,能成功通过试练,成为至道学宫的正式弟子。

    对于学宫来说,越多天才弟子来投,来表示它的地位崇高,将来的威望也越强,即便至道学宫是灵州第一学宫,如果年年弟子都不如其他三大学宫,只怕过不了几十年,也会很快没落的。

    这就是顶级弟子的重要性。

    多来几位天才弟子,他这个学宫长老脸上也有光,同时,在他主持选拔的一届中,有如此天赋出色,修为出众的年轻人,他今年的功勋也会大大记上一笔,将来说不定,就能依此,晋升成为内院长老。

    在至道学宫之中,所有人共分为外院弟子,内院弟子,核心弟子,执事,长老,掌门,也称之为山长,太上长老等一共七级。

    而长老之间,也分外院长老,内院长老,十大实权长老,以及太上长老四级。

    其中,外院长老地位最低,执掌外院,如他这个试练长老,就是一年一轮,出了业绩,就有可能得到提升,不出业绩,就只能继续在外院中混著。

    而太上长老,地位比山长还要大,不过基本不理俗事,一心修炼,只要在学宫出现重大事情,或者危险之时,才会出现。

    他这个外院长老已经在至道学宫外院干了十八年,一直想晋升成为内院长老,却不得其门而入,而这次,天才弟子辈出,却正好轮到他来主持试练,这就是他的一次机会,难怪他如此兴奋。

    “李浅妆吗?”

    萧陌收回目光,暗暗思忖。

    他数日前在七星醉月楼听过几人谈论这一届的天才弟子,有人说起过李浅妆其名,所以他一瞬间就记了起来。二十岁不到的年纪,逍遥境八重的修为,便连萧陌,也不由感到咋舌,甚至一阵惊叹和自惭形愧。

    他辛辛苦苦,才好不容易修炼到逍遥境一重境界,这次试练,逍遥境一重基本是垫底的存在,能成功通过试练的概率极小,而对方,基本是稳稳当当,如果愿意,她直接就可以被特召,进入外院,甚至一入学宫,就提拔成为内院弟子。

    而那名黑衣少年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必然也是本届的风云人物之一,未央城纳兰家的二少爷,纳兰佐殿了。

    据说他也是四窍之心,和萧家的两大顶级天才,萧神剑,萧明玉一样,只不过,未央城纳兰家,可是比阳城萧家要强大得多了,纳兰佐殿作为纳兰家的二少爷,受到的培养不必说,所以,他的修为,也远比萧神剑,萧明玉来得强大得多,如今是逍遥境六重境界。

    这般境界,放在今届的学宫试练中,只能排在前五,但在历届,基本都能拿到第一。

    也由此可见本届学宫试练的选拔之激烈,天才之出众。

    目光四转,很快,萧陌果然又发现了那日众人所议论的另外三大风云天才,正气城金家的少爷金无双,长明城荆家的二少爷荆长明,也就是‘风剑’荆玉衣的弟弟,以及千道长老的孙子司马师。

    三人同样出众,即事不知道具体姓名,但只要眼睛看过去,很容易就发现三人的不同。

    正气城金家的少爷金无双,一身金光灿烂的长袍,仿佛生怕人不知道他家很有钱似的。整个人白白胖胖,脸上时不时地堆起一堆虚伪的笑容,让人恨不得一拳砸到他脸上去。

    他目光正在人群中不断梭嫁,眼睛恨不得落到每一个女弟子的衣袍中去,目的不言自明。

    而长明城荆家的二少爷荆长明,一身红色劲装,脸容冷漠,背负一剑,身边所有人都不敢靠近他一丈之内,因此周围空出了好大一个圈子。

    他脸上满是生人勿近的表情,眼观鼻鼻观心,就似一座石像,论冷漠,可能比之灰衣少女李浅妆还要冷上三分,也不知为何他怎么会有这么怪异的性格。

    而学宫长老的长孙司马师,则一身青色衣服,看起来简简单单,他脸色白皙,充满了病态,但却别有一股阴柔的美感。眼睛如同玉石般同样在打量周围的人群,不过却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然而,除了这五大天才之外,的确如当日那人所说,在场人中,还有数人气息十分独特,强大,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便知那日那人所言不虚。

    除了这众所周知的五大天才,这世间,还有许多隐在暗处,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的高手,此次试练,终究一齐冒了出来,让人震撼。

    至少,就萧陌的灵魂感知,他清晰地感受到,人群中,刨去那先前五大天才,剩余人中,光逍遥境五重境界以上的,就有不下七人,逍遥境六重,也有两人。

    而这些,可是都不在众人资料上的,显然,是突然冒出来的高手,论实力,未必比五大天才低到哪里去。

    而逍遥境一重修为的萧陌,以及不过入定初阶的余青药,在人群中,自然没没无闻,没有人多向他们投来一眼。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终于,前方的人都检测完毕,终于轮到萧陌以及余青药。

    萧陌身子一让,让余青药先上。

    余青药见状,畏畏缩缩,有些犹豫不前,不过萧陌手一推,便将其推到前面的试练弟子面前。

    余青药被萧陌推出,站在那名试练弟子面前,脸色不由一阵慌张,在试练弟子不耐烦的目光下,她只得颤颤缩缩,将一只嫩白如玉的小手伸了出去,贴在那块莹白如玉的白色圆石之上。

    在全场不少人的目光注视下,白玉圆石一动不动,仿佛死去一般,毫无动静,周围众人等了片刻,没反应,还以为是通心石出了问题。

    再等片刻,还是没有反应。

    又过片刻,余青药收回手掌,白玉圆石还是静静躺在那名试练弟子的手中,没有半寸光芒透出,众人不由大哗。

    试练弟子见状,一脸愤怒地朝著余青药怒道:“混帐,你一个入定三层都不到的凡人,居然也敢来参加我至道学宫的选拔大典,你当我们这里是街头卖猪肉的地方,谁想来便来吗?还不快滚!”

    余青药听到他的大吼,脸色一下子变得青白,头更是低了下去,若不是强忍著,眼泪已经泫然欲出。

    然而,此时,萧陌却走上一步,来到她身前,先是冷漠地盯了那名试练弟子一眼,随即,拉起她另一只手,道:“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随著余青药的左手亮出,一块龙纹令牌蓦然滑出,亮于所有人面前。

    那名试练弟子刚开始大怒,上前一步,就想出手,然而下一刻,他的眼睛蓦地睁大,一脸震撼:“至道龙纹令,这是至道龙纹令!”

    说到这里,他又不由一阵无语,失魂落魄:“你怎么会有至道龙纹令,早拿出来不就行了,何必多此一举?”

    显然,身为至道学宫的试练弟子,他自然听说过至道龙纹令的大名,这名令牌,可是极少见的,就算有,也是宫内直接使用了,像这种手持令牌的宫外弟子,拿此来要求入宫的,却是少之又少,难怪他如此惊讶。

    但萧陌却不答,只是冷声道:“根据规矩,持有此令,是不是便可以免试入门,直接进入至道学宫外院了?这位姑娘可以进去了吧?”

    “可以,自然是可以的。”

    试练弟子敢怒不敢言,有心想反驳,但这是至道学宫铁一般的规矩,他也不敢违背,只能让开一步距离,让余青药进去。

    在余青药走过光幕,进入至道学宫之后,不由感激地望了萧陌一眼,这才在光膜之中站定,等待著萧陌的到来。

    而萧陌,也随即走到那名试练弟子面前,伸出一只手掌,十分平静地贴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