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五十三章、入宫试练

第五十三章、入宫试练

 
    而后面的事,萧陌已经全都知道了。

    因为孙女余青药的病,余百川抵押了这尊家传宝鼎,但是时限是一个月。不提那份抵押书中间,原本余百川赊购的各种药草价格拥有的巨大问题,明明时限还没到,但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看到余青药的爷爷余百川终因劳累过度,又急火攻心而亡,便开始谋夺余青药手中的玄火鼎。

    不过没有想到,余青药虽然从小体弱多病,性格柔弱,但对于爷爷的遗物却死活不肯放手,所以才出现了天药商会派家奴强抢,而余青药被打得吐血晕迷,再被萧陌所救的事情来。

    听完余青药的叙述之后,萧陌并不意外,因为早在当初,客栈楼下发生那一幕时,他就将这前因后果猜得八九不离十。

    如今听来,不过是印证了他的猜测而已。

    而在这个世上,巧取豪夺,甚至像这样明目张胆打人夺宝的事情,在在常有,作为一个神奇的心修世界,这里延续了数千年前弱肉强食,追逐力量的规则,不管是谁,坐拥宝物却没有了与之相匹配的实力,都是一件很不幸的事情。

    余青药是有幸遇到了自己,但是自己,亦不过一个逃亡在外的落魄弟子,在天药商会这等庞然大物面前,自己,又算是什么呢?

    如果被他们找到,凭自己的实力,也万难抗衡,只怕只有被碾碎一途吧。

    不过,萧陌却并不后悔,大丈夫生在世间,有些事当为有些不当为,看到天药商会如此欺凌一个柔弱少女,纵使他自身难保,也还是不免挺身而出的。

    而且,萧陌并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只要七日之期一到,至道学宫入宫试练开始,他一旦进入至道学宫,凭至道学宫的身份地位,即使天药商会再庞大,也不值一提,因为学宫,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势力。

    而至道学宫,更是灵州第一学宫,也就是灵州所有势力之首,在至道学宫面前,即使另外三大学宫也只能勉强抗衡,更不用提区区一个灵武城的商会了。

    倒是自己如果进入至道学宫,到时候余青药又该怎么办呢?

    把她一个人留在外面,即使躲在这里,估计也难逃天药商会的毒手。他们一时找不到,不代表一直找不到,天药商会的势力毕竟非常庞大,而余青药又没有任何自保之力。

    到时候,萧陌当初的插手,也不过延缓了一些惨剧的发生,反而,因为萧陌的插手,天药商会对两人恨之入骨,到时候可能会更疯狂的报复两人。

    萧陌进入至道学宫不怕,但余青药,原本或可留得性命,这次只怕连性命都难保了。

    或许,还有另一个解决办法,不过,这也要看余青药自己的意愿了。

    想到此,萧陌眼睛动了动,朝余青药问道:“余姑娘,后天便是至道学宫入宫试练开启的时机,萧某此来灵武城,便为了参加至道学宫的入宫试练,加入至道学宫,只怕不能再保护余姑娘了,不知道余姑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说完,他就静静盯著余青药,看她如何回答。

    余青药闻言,脸上先是露出了然之色,随即,又不禁带上了一丝悲伤,一丝惆怅。

    她低下头,沉默良久,方才道:“萧大哥,你去吧,不用担心我。其实,青药自小便知重疾缠身,原就没打算能活到多少数,这些年,都是爷爷苦苦为我寻药续命,这才坚持到今天,我已经赚啦!”

    她抬起头,脸上明显有著泪花,却又强颜欢笑:“原本,青药还有爷爷陪伴在身边,虽然生活艰苦,倒也不孤单。但如今,连爷爷也走了,青药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的目光落在萧陌的脸上,带著一丝奇特的温柔,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不舍:“就算死,青药也没什么好怨言的,能活到今天,我已经知足了。唯一遗憾,可能就是只遇上萧大哥几天,却又要分离了吧!”

    说到后面,她声音越来越低,但随即又变得坚定下来,仰起头,看著萧陌道:“萧陌哥哥是人中龙凤,迟早有一天,会遨翔九天,加入至道学宫,也可以免去天药商会的麻烦,青药也替萧陌哥哥欢喜,萧大哥尽管去,如果青药饶幸不死,说不定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萧陌眉头微皱,余青药的话并不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父母双亡,身缠怪疾,现在连唯一的依靠,爷爷也为自己而亡,余青药心存死志,并不奇怪。

    不过,这却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声音一沉,望著余青药的眼睛,沉声道:“我要的答案不是这些,我就想问你,如果给你一个机会,随我一起加入至道学宫,你愿意吗?”

    “什么?”

    余青药猛地睁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萧陌,怀疑自己耳朵出错了。

    她呐呐地看著萧陌,眼睛中绽放出奇异的神彩,但很快,这神彩又黯淡下去。

    她再次低垂下头,道:“萧陌哥哥说笑了……凭萧陌哥哥的修为,加入至道学宫应该不难,但青药只是一个初懂心修皮毛,连入定三层境界都没有的凡人,怎么可能通过得了至道学宫的入宫试练,萧陌哥哥不用安慰我,青药早知天命,并不遗憾。”

    然而,萧陌却只是仍旧坚决固执地道:“我不问你能不能做到,我就问你想不想?”

    见余青药仍是低著头,仿佛屈服于命运,随遇而安,毫无活力的神情,他声音也不由带上了一丝厉色:“如果你说不想,一切休提,如果你敢正视自己的心,回答我,想还是不想?”

    “这……”

    余青药不由再次抬起头,感受到萧陌话语之中的严肃,心中不由涌起一股奇异的感觉,难道,他真的有办法,让自己也加入至道学宫吗?

    虽然知道这个毫无可能,但不知为何,他总是从萧陌身上,体会到一种值得信赖的气息。犹豫了半晌,她终于不由一咬牙,点头说道:“想。”

    说完,她又不由害羞地低下头,轻轻地道:“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自己身患绝症,看著父亲母亲为上山采药,终日奔波,看著爷爷为我研究药方,疲惫不堪,日渐苍老,药儿的心中都很痛很痛。”

    “那时,我便有个梦想,如果,我能恢复到正常人的身躯,如果,我能懂一些药理医方,也许,他们就不用那么辛苦,我爸爸妈妈也就不会死在山崖之上,所以,我从小的愿望,就是能成为一名炼药师,不求能有多高的成就,只求,能替爷爷分担一点。”

    说到这里,她眼睛渐红,声音也渐渐低弱,显然想到了父母是因为为了替她采药,而不慎坠崖,而爷爷也是因为她,而过度操劳,最终提前死亡。

    萧陌听著她的话,不由终于笑了。

    他似下定决定,再不犹豫,一伸手,掌心中猛然多出一枚奇特令牌,看向余青药道:“余姑娘,你看,这是什么?”

    余青药听他说得郑重,不由疑惑地抬头一看,只眼这是一块通体漆黑,背面刻有一个‘道’字的龙纹令牌。她疑惑地问道:“这是什么?”

    萧陌说道:“这是至道龙纹令,持有此令,可以让你不经考核,直接成为至道学宫的外院弟子。”

    “啊,你是说?”

    余青药惊讶地望著萧陌手中的黑色令牌,眼睛瞪大,小口微张地说道。

    萧陌说道:“不错,这就代表著,只要你愿意,持有此令牌,于后日的至道学宫入宫试练上出现,就能直接成为至道学宫的外院弟子,甚至不用考核,就绝对录取,超过无数参加试练的逍遥境弟子。”

    余青药先是大喜,不过随即想到了什么,又有些犹豫地道:“萧哥哥你把令牌给了我,那你呢?”

    她虽然知道加入至道学宫的名额珍贵,但却不愿因为如此,就把萧陌的入宫机会断送掉。

    萧陌说道:“放心,我自有办法,收下吧!”

    余青药见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笃定,不似作伪。也不像是会欺骗自己的样子,这才犹豫地,将令牌接了过来,放在手心观看。

    而萧陌,望著她脸上罕见地绽开的一丝笑颜,心中也不由微微地吐了一口气,对自己的行为并不后悔。

    虽然失去至道龙纹令,萧陌还可以参加入宫试练,但入宫试练,他并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通过,也就是说,他将花仆老人送给他的补救机会,送给了余青药。

    这固然必定能让余青药如愿加入至道学宫,他却有可能落选。

    只不过,这件事,他却压在心底,打算永远也不说出来。

    而余青药,虽然明白至道龙纹令的珍贵,但却不知道萧陌是将自己进入学宫的绝对机会让给了她,如果等她知道了真相,只怕是绝不愿收下此枚令牌的吧。

    而时间飞逝,转眼,已是两天后。

    这两天,天药商会的人并没有找上门来,显然这处废园,还是挺能藏人的,两天后,萧陌带著伤势大半痊愈的余青药,换了一套装束,避过天药商会的眼线,顺著人流,朝著至道学宫而去。

    入宫试练,正式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