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四十九章、初露峥嵘

第四十九章、初露峥嵘

 
    心元如流水朝两耳汇聚,萧陌的听力立即瞬间变得灵敏清晰起来,楼下那伙人与少女的争吵他也随即清楚地听在耳中。

    “这尊‘玄火鼎’,明明是我爷爷唯一的遗物,并不是从你们天药商会偷出的脏物,你们欺服人!”

    少女委屈害怕的声音响起,一下就让萧陌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他朝那四五名赤膝大汉看去,果然见到他们都是一身红衣,胸口部位有一个小小的圆形白圈,白圈中心是一支绿色药苗的形状,形似某个标志。

    联系到青衣少女口中的天药商会,他明白,那几人,只怕都是那个天药商会之人了。

    而这名青衣少女,看来应该是新来到这灵武城中的,不知道为何,手中的那尊红色药炉被天药商会的人发觉,天药商会的人可能觉得这名青衣少女软弱可欺,又没有什么背景,所以就想仗势欺人,巧取豪夺将这座玄火鼎取走。

    “嘿嘿……”

    为首的那名赤膊大汉,脸上露出狰狞的神色,猛地踏前一步,冷声道:“小姑娘,你爷爷为了你的病,可是到我天药商会求过四次药,但最后无钱付帐,所以他就将这尊玄火鼎抵押给了我天药商会,这是押条,你可看清楚了!”

    说完,他一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张写了数行小字的黑字往青衣少女面前一扬,“你既然没钱付帐,这玄火鼎自然就归属我们天药商会所有,你拒不归还,不等于偷盗是什么。再敢啰嗦,老子连你一块收了,虽然你年纪小了点儿,回头送去给我们二少爷做个暖床丫头还是可以的。”

    “押条?”

    萧陌目光一动,心元汇聚,双目随即精光暴涨,瞬间将那张白纸上的字看得一清二楚。

    果然如那赤膊大汉所说没错,押条上是说余老头求药四次,无钱付帐,赊欠半月。半月一到,如无钱付帐,将以家族至宝玄火鼎为当。”

    而在后面,还附录著当初余老头求药之时,赊购的各种药物及价格。

    如果只是这样,那说明这尊玄火鼎,真的应该归属天药商会所有,但萧陌只看了一眼那些药草后面的价格,便知道此事不简单。

    余老头求的只不过是一些很普通的药草,但在这里,每一样却皆被标出了天价,这也是余老头无法支付剩余药款的原因,不然,凭他支付的钱,应该本来是绰绰有余。

    正因为那些药的价钱不一样,所以余老头最终才欠下了天价,被迫写下了这张欠条,而天药商会的心思不言而喻,就是想得到少女手中的那尊玄火鼎,才故意拔高了药价。

    萧陌的目光,再落到那青衣少女的脸上,果然从她脸上看出不少菜色,还有一分虚弱,显然,是宿疾缠身,这种疾病,一般药草,也是根本没有效果的。

    而她手中所抱的那尊玄火鼎,外表古朴,但里面光华隐隐,透出一股纯正的火焰气息,显然并非凡物,只怕,是一尊上好的药鼎。

    这样的药鼎,根本就是无价之宝,但是,在天药商会人眼中,却与几贴根本不值钱的普通草药划为了等号,这不是巧取豪夺是什么。

    本来萧陌并不愿多管闲事,只是,接下来楼下的发展,却让他不由看得目眦欲张,眼睛一瞬间变冷。

    听到赤膊大汉的话,青衣少女更害怕了,只是更加紧张地抱著怀中的赤色药炉,开口说道:“你们……半个月的时间并没有到,时间到了,我会还你们钱的,你们……你们不能抢走我的药鼎,这是我余家的宝物,爷爷说过,就算死,也不能让出去。”

    “哼,反正你也无钱偿还,何必非要等到半个月之后,而且现在你爷爷又死了,连欠债的人都死了,你要是突然跑了怎么办,还是先交出玄火鼎,等你真能筹到钱,再来换回去吧!”

    然而,少女虽然虚弱畏惧,却并不蠢。

    她自然知道,如果此时交出玄火鼎,落到了天药商会这样的庞然大物手上,即使她半个月后筹到了足够的钱财来换回玄火鼎,估计,对方要么不承认,要么就直接用一尊普通药鼎当玄火鼎来交换,到时候,青衣少女一个柔弱无助的小女孩,又哪里找得到地方说理去。

    所以,她死活不肯答应,然而,跟她纠缠了那么久,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不少人看著少女怀中的赤红药鼎都略有所思,赤膊大汉知道迟则生变,这些人里面,说不定就有喜欢多管闲事的,所以再也不耐烦了。

    他一挥手,冷哼道:“你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这可由不得你了,抢,给我抢,再敢反抗,格杀勿论!”

    听到他的话,身后的四名赤膊大汉一涌而上,他们个个膀大腰圆,力气过人,不然也不能被天药商会这样一个大商会培养成打手,四人同上,对付一个青衣少女,还不是手到擒来。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青衣少女居然也会一点拳脚,见到四人围攻,不得不反抗,但她毕竟身体虚弱,虽然那套拳脚看起来还挺高明的,但可惜的是力气不够,打在人身上也不疼。

    但这一幕,反而激怒了围攻她的四人,四人下手瞬间狠辣起来,一人一拳砸在少女左肩,少女跄踉一步,嘴角溢血,人便朝后倒去。

    另一人去夺她怀中的宝鼎,她只能一只手抱得紧紧的,一边朝后退去。

    然而,另一人脚一伸,瞬间绊在了她必经的路上,她重重地跌在地上,手中的玄火鼎差点失手跌落,而另外两人,已经从左右两边分别欺上,朝她怀中抢来。

    少女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只得两手死死抱著药鼎,躬著身子,任人踢打,片刻间,她脸色便变成了霜雪一般的白,嘴边的鲜血染红了衣衫,已经是气若游丝,可双手却还是不肯放开半开。

    其中一个赤膊人眼睛一狠,手中竟然出现一柄雪白的弯刀,他刀光一闪,直接朝少女抱鼎的双手劈下,竟是再不耐烦,想直接砍断她的双手了。

    见到此幕,萧陌哪里还忍得住,手掌一拍,窗沿一角瞬间就被他拍成碎块,随即,碎块如流电星矢,朝著下方的弯刀疾射而去。

    眼见少女就要双臂齐断,少女吓得直接闭上了眼睛,赤膊大汉眼睛中露出残忍之色。

    就在此时,疾风射至,一块黑色的木块打在弯刀之上,他双手有如雷震,不由自主分开,弯刀朝一边荡去,避过了少女的手臂,只削断她一缕发丝。

    “谁,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多管闲事,给爷爷出来!”

    赤膊大汉大怒,另外四人,也同时转头,准备将插手之人找出。

    萧陌身形一纵,整个人如同一朵青云,朝著楼上飘去,直直落在几人中间,声音冷冷地道:“不用找了,我就在这,有本事,放马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