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四十五章、灵武城

第四十五章、灵武城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青衣少女不知何时已经回返,她虽然来到后院,却并没有因此打断老者与萧陌的功法传授,反而站在一边默默警戒。

    随著天色渐渐放明,鱼肚白开始出现在东方的天空,老者终于睁开了他的双眼,淡淡道:“都记住了?”

    “记住了。”

    萧陌点头道。

    经此一晚,老者将万花生返诀倾囊相授,他虽然还没有练会,但只要他日后勤修不辍下去,总有能修成的一天。

    而这一切,全拜老者所赐。

    老者闻言,点头说道:“既已记熟,那你今天便离开此地吧,这海城,马上便有一场大风雨了。”

    “是。”

    萧陌点头说道。

    他知道大风雨说的是什么意思,青衣少女既然将玉佩重新扔入了市街,等于风暴将起,这海城,的确不适宜他再待在这里了。

    既然老者给他的任务是前往灵武城,加入至道学宫,他自然也不会选择留在此海城,继续等待山海学宫的招生之时。

    不管对他自己还是老者,加入至道学宫都比加入山海学宫强大一百倍,有用一百倍。

    一伸手,老者掌心中忽然出现一块漆黑如墨,背面刻有一个‘道’字的龙纹令牌,开口说道:“此为至道龙纹令,是至道学宫长老以上级别才有可能拥有的令牌,每一枚令牌,都可以不经考核,将一名符合条件的弟子收入外院。”

    他将令牌递给萧陌,却又说道:“此为保障你进入至道学宫的最后手段,但我建议你不要使用?”

    “为什么?”

    萧陌奇道,明明有更加简洁的方法,为何不用?

    “你的目的,是探查至道学宫的秘密,而打探秘密的人,越低调,越普通,越不容易被人识破。如果你从一开始就走后门进去,你被人关注识破的几率,要比正常进入学宫之人大上千百倍。”

    “再说……”

    说到这里,老者顿了顿,又道:“如果能用正常方法进去,何乐而不为呢?至道龙纹令虽然权限很大,但是,靠这种令牌进入学宫的人,也往往被人看不起和嘲讽,同时,你也失去了一个最好的检验和煅炼自己的机会,难道你不想知道,你自己到底处在什么水平,有没有正常加入至道学宫的资格吗?”

    萧陌目光闪烁,没有说话。

    老者看了他一眼,再道:“当然,如果你实在不想麻烦,那也由你。既然老夫给了你至道龙纹令,那就由你自己支配。你是直接用此令牌加入学宫,还是通过试练,实在不行最后再用令牌加入学宫,这都是你的自由。而我唯一的要求就只有一点,别被人发现,给我探查出我想要的东西,交易便算达成。”

    萧陌点头,道:“好,晚辈会斟酌情况的。”

    说完,伸手接过令牌,放在掌心仔细把玩了一番。

    令牌入手冰凉,而且比萧陌想像的还要厚重一些,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制成,看不明白也就不愿多想,直接将其收回储难袋,萧陌抬头盯著老者问道:“前辈当初,为何不将此枚令牌送给师姑娘,让她加入至道学宫,而是选择了山海学宫呢?”

    这是他心中一个想了许多也得不到答案的问题,此时分别在即,自然忍不住问了出来。

    老者看了他一眼,道:“这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事情,但告知你也无妨。”

    “十大幸存者中,经过数十年,已有三人先后死亡,而且死亡的原因,还和当初红石谷那一战不无关系。他们虽然生存了下来,但是终究受伤过重,没几年便先后陨命。”

    “另外七人,我已经掌握了四个人的行踪和身份,而最早探查到的,便是这山海学宫,所以迎夏和飞烟,才都加入了山海学宫。”

    “不过,最重要的两个人,陆雪青和白玉阳至今不知下落,而我猜,他们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就是至道学宫,这也是我会送你加入至道学宫的重要原因。”

    “原来如此。”

    萧陌点点头,也就不再多话,只问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有消息,我如何与前辈联系?”

    老者神秘莫测地笑笑,说道:“放心,我会主动与你联系的。但这一切,都要等你在至道学宫站稳了脚跟再说,去吧——”

    “是!”

    萧陌闻言,再不犹豫,直接站起身,朝著老者以旁边侍立在侧的青衣少女恭恭敬敬地一抱拳:“前辈,师姑娘,告辞了!”

    说完,大步离开后院,走出花园,没有回海城,反正他在此地无亲无故,客栈中也没有什么东西遗留,而房钱早已交过,所以也无需回头收拾,而是直接往西北方向,灵州首府,灵武城的方向疾行而去。

    ……

    灵州不大,相较于心圣大陆九域千州来说,灵州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地方。

    但灵州又不小,因为从东要西,从南到北,至少相跨近一万里。海城处在灵州东南方,而灵武城,则座落在灵州的西北方,灵武山脉之下,两者之间相隔了大概七八千里的距离。

    要从海城赶到灵武,速度快的人都需要半个月以上,速度慢的人自然更不必说。

    而至道学宫的招生日期将近,萧陌不欲在路上浪费时间,所以当他赶到下一个小镇时,在镇上购买了一匹火鳞马,这是心圣大陆一种低级代步工具,但即使是低级代步工具,火鳞马也比他一个还没有修炼过任何身法秘技的他来说,速度要快得多了。

    火鳞马一日千里,哪怕就是海城和灵武城相距如此之远,七八天时间,也足够他赶到了。而这段时间之内,他正可以一边赶路,一边琢磨万花生返术的事情。

    现在的他,虽然学会,却并不代表已经修炼成功,学会只是记住内容,想真正修炼成功,还需要经历漫长时间的苦修才行,而这,自然是他接下来所需要重点注意的事情。

    ……

    当萧陌离开之后,青衣少女看向盘坐于蒲团之上的老者,说道:“师傅,他真的可以信任吗?”

    花仆月无名,虽是收养了她,但更传授了她。

    对她来说,月无名亦师亦父,而老人更喜欢的称呼,则是老师,这也是她和屈飞烟,都称月无名为师傅的原因。

    而月无名闻言之后,淡淡笑道:“刚才我传授他万花生返术时,他已发下心魔之誓。心魔之誓一旦发下,一旦违背,轻则修炼不畅,前途受阻,重则心魔入侵,走火入魔,陨身丧命。虽然我只要他发下了不外传和轻易动用万花生返术的心魔之誓,但是,我传他万花生返诀,就是为了让他给我探查消息。此两者息息相关,所以,如果他违约,心魔之誓还是会影响到他,我相信他是一个聪明人,不会拿自己的前途来开玩笑,更知道此举能带给他的好处,所以,你不必担心。”

    说到这里,他笑了笑,淡淡道:“我花仆月无名,虽然这些年一事无成,但是对于看人的眼光,相信还是不错的。”

    “是。”

    既然月无名已经这样说了,师迎夏也就不准备再在此问题上纠缠。她转而问另外一个问题道:“蝙蝠玉佩已经投下,海城已经开始动乱,但是,引出了那些幕后之人,师傅又准备怎么办呢?”

    老者目光望著东边渐渐升起的太阳,说道:“钓饵虽已放下,但是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钓杆。而我们要钓的,却是凶残成性,力大气沉的鲨鱼,所以最终,鱼饵虽被他们吞下,但我们仍拿他们无可奈何,不过——”

    说到这里,他淡淡笑道:“鲨鱼之所以是鲨鱼,便是因为即使同类争食,亦不会放过。我们虽然没有拥有强有力的钓杆,直接把鲨鱼钓起,那带了血腥味的鱼饵,却足以让他们自相残杀,至不济,至少也让我们看清楚他们到底是谁,而这份代价,总会等到时机,一起追回的。”

    “是。”

    听到老者如此说,师迎夏就瞬间明白过来,不再多言,只是静默不语,望向海城的方向,眼神深处,不见一丝波动。

    是日,海城大乱,无数强者博斗撕杀,四大学宫不少弟子都牵扯入其中,死伤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