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四十二章、道级中品秘术

第四十二章、道级中品秘术

 
    六首狂君还没有死?而且又回来了?

    萧陌目光四转,不由看向这石亭四周,只觉周围的清风凉月,忽然都变得有些阴森森的,似乎黑暗之中,随时都会走出一个满身血红颜色的强者,一只手就扭断了他的脖子。

    不怪他如此疑神疑鬼,实在是听说了六首狂君之事后,他明白能成为灵州第一人,该拥有何等可怕的实力,更何况,当初的六首狂君,还是碾压性的灵州第一人,即使各大世家,学宫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最后,若非白玉阳,陆雪青设计,在中毒又被最心爱的人背叛之后,他才战死,否则,别说二十八个顶尖高手,就是再来二十八个,只怕都不够看。

    但即便在如此情况下,他也怒而斩杀敌方近二十人,划伤茶僮陆雪青的面颊,重创书僮白玉阳,堪称神一般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如果有人告诉他,他还没有死,又回来了,只怕都是和此时萧陌一样的表情,震惊而又难以置信吧!

    看到他的表情,老人似乎想到什么,苦笑著摇了摇头,说道:“放心,主人早已死了,也没有复生的机会,不然,如果主人还在世,岂会容那些宵小,藏在灵州各地数十年,还安好无损吗?”

    “狂君已死,并未复活?”

    听到花仆老人的话,萧陌再一次糊涂了。你一会说你放出玉佩,是为了提醒他们,狂君未死,狂君又回来了,可是转头又说他已经真的死了,也无法复活,这前后矛盾,到底是什么意思?

    老人缓缓站起身,负手而立,遥望远处的星河月冷,淡淡开口说道:“主人虽已辞世,但这些年,我月无名却一日不想替主人报仇。虽说他因为爱恋陆雪青美貌在先,折断白玉阳手臂有些残忍,但我们这六人,原来都是孤苦无依,有了上一顿不知道下一顿在哪的贫苦孤儿,甚至其中几人原本就有病在身,本来就活不了几天,而白玉阳就是其中之一。

    最后是主人发现了我们,将我们带回他居住的独尊谷,也是在那里,我们有了最美好的童年和教导,主人并不藏私,将他的各种绝学几乎是倾囊相授,更将重病的几人全部治好,我们才有了后来传承天下的六僮之名。”

    “所以别说主人听是折断白玉阳的一手一脚,就是当场将他斩杀,那也是理所应当,但他与陆雪青却狼子野心,深受主人重恩不思报效,反而在主人身上下毒,更将他身怀心书残页的秘密传扬而出,设下红石谷之围,再趁其不备,背后捅刀,如此行为,与禽兽无异!”

    “最后,不仅害主人惨死,与我们情同兄妹的棋僮也当场横死,剑僮琴僮下落不明,只怕也凶多吉少,只有我饶幸活了下来,这四十余年,我辗转各地,隐姓埋名,为的,就是找出当初参与那场大战的幸存十位高手,还有茶僮陆雪青和书僮白玉阳的下落,以报此仇!”

    “所以,我故意选了今夜,明灯海市这样一个万众瞩目的日子,将主人的随身玉佩放置在市街之中,就是为了那些心怀野心之人得到,只要他们发现翡翠蝙蝠玉佩,并且互相争抢,将其消息传出,当年那些幸存下来的人,一定就会惶惶不可终日,然后自动地一个一个跳出来!”

    “而自红石谷一战之后,身受重伤的书僮白玉阳,以及那个面孔容颜尽毁的茶僮陆雪青,才会真正露面!”

    “啊,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萧陌终于明白过来一部份。

    原来老人说的狂君未死,是假的,而他所做做的,便是用六首狂君的玉佩,引动那些心怀不安的幸存者自己来追寻答案,而只要他们一动起来,那么,老人就能摸清他们的身份来历,从而想到报复的办法。

    毕竟,只有那些幸存者听说翡翠蝙蝠玉佩的事情,就绝对无法安心,一定要想方设法的得到玉佩,然后查清六首狂君是否生还,不然,坐卧难安,寝食不宁。

    难怪他之前说那枚玉佩不应该自己得到,然后又说不是不能被人拿到,而是不应该被自己这个无关之人得到。原来,他放出玉佩的目的,是钓饵,而自己,并不应该是那个咬钩的人。

    所以,他才将自己引到这里,为的,就是拿回玉佩,将钓饵重新放出去,不然,这一番心血计划,就全部白搭了。

    想明白这点,虽然明知那枚玉佩非比寻常,现在知道了其原来是昔年灵州第一人六首狂君的随身玉佩后,更觉得其拥有莫大的秘密,但萧陌还是毫不犹豫,将其拿了出来,送到老人面前,说道:“既然此物是前辈所有,理当归还,今夜之事,萧陌就当完全不知情,告辞了!”

    他知道此事的凶险,也明白这枚玉佩的烫手,凭他一个小小的逍遥境一重修士,是万万不敢参与其中的。

    不用想也明白,当年,六首狂君是灵州第一人,而明知他的可怕还敢对他下手的那十人,只怕个个都非比寻常,而这些,还是四十多年的他们。

    现在,四十多年前过去,还存活下来的那十人,又该晋升到了什么样的境界,拥有了什么样的势力,只怕庞大到难以想像,任何一个,都不是现在的萧陌能与之抗衡的。

    甚至可以说,即使一万个萧陌在他们面前,估计也如蝼蚁尘泥,不值一提。

    所以,明知此事凶险,他如何敢置身其中,只想归还玉佩,早点脱身出来。至于那枚玉佩最终会落到谁手里,又引发什么样的战争,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然而,萧陌想走,对方却不会如他的意了。

    青影一闪,却是那名青衣少女师迎夏,赫然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萧陌见状,面色一沉,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干脆也不防备,只是冷然问道:“怎么,玉佩已经归还,但萧陌现在,连走的权利也没有了吗?”

    老者见状,转过身来,摆了摆手,青衣少女无奈退下。

    “抱歉,抱歉。”

    老人看向萧陌,目光中闪过一丝歉疚,但声音却无比的坚定,说道:“公子想必也是一个聪明人,如果我只为拿回玉佩,何必费这么多事,向你解说这些。但是,你也明白,既然让你知道了这些,肯定不会让公子这么简单离开的。”

    萧陌其实早已猜到,所以在听到玉佩来历时才想当机立断,交出玉佩然后离开,但现在知道,就想这么简单离开是不可能的了,但老者身上又没有任何杀意,这让他有些疑惑不解,所幸他心性沉稳,见状知道老人必然还有其他话对自己说,所以沉声问道:“那前辈的意思是?”

    老人脸上带上了一丝笑意,温声言道:“不如我们来做一个交易,如何?”

    “什么交易?”

    萧陌心中带上一丝警惕,脸上却不动声色地问道。

    “公子帮我们查明当初红石谷幸存十人的名单,而我,会将当初主人传我的一门绝世秘术,‘万花生返术’传授给你,并保证让你进入四大学宫第一宫,至道学宫,如何?”

    萧陌闻言,不由心中一震,如波翻云涌,涌起滔天大浪,久久地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