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三十九章、陆雪青

第三十九章、陆雪青

 
    “来了?”

    萧陌走进花园,那老者虽然没有抬头,却似立有所感。

    他先将手头最后一小块地方锄完,然后走到一旁,将花锄挂在篱笆一角,这才在一个青石巢中净了净手,走到萧陌面前,微笑看著他。

    “老前辈!”

    虽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也不知道他指使门下弟子去引自己来此有何用意,但萧陌还是微微一躬身,朝其恭恭敬敬地道。

    他不能不恭敬。

    不管老者来历,身份如何,不管老者今晚唤他来此用意如何,单只当初花店门前愿意为萧陌单独修剪一盆剑兰之恩,便足以让他没齿难忘。

    所以,他这一躬身,敬的不是他的身份,不是他的来历,也不是他的用意,只为敬他当初花店门前的那一声:“等一下”,只为敬他的惊世花艺。

    “呵呵,来,坐!”

    青布老者见到萧陌的恭敬表情,微微一笑,淡然受之。他的背有些微陀,似乎因为弯腰久了,就有些再伸展不开来,但是他的精神,却永远那么瞿烁,仿佛被大雪压不住的青柏,劲风吹不倒的苍松,有那么一股独特的精气神。

    所以他伸手虚引,萧陌立即感觉受宠若惊。

    花园很大,种植满各种颜色的花朵,红的黄的绿的白的紫的,甚至还有碗口大的黑色花朵,叫不出名字,却自有一股扑人香气迎面而来。

    不过,满堂花香之中,也不是没有供人休憩的地方。

    一洼洼一排排的花圃中心,有一个小小的凉亭,凉亭之内,有一张很普通的石桌,石桌周围,有四个很普通的石墩。

    但是这座凉亭的名字,却并不普通,因为它黑色的匾额之上悬挂的,是一块名为‘独尊亭’的牌子,而因为处在这满园花香,奇花异卉中间,即使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座石亭,也变得雅致和有了几分高贵。

    “独尊亭!”

    萧陌的眼神微微闪烁了两下,敢把这两个字拿来当一个普通石亭的名字,不是胸有丘壑,就是狂妄自大。

    而萧陌,更倾向于前者。

    但即便如此,他也不觉得一个整日种花卖花的老人,有什么能耐能取这样一个名字,哪怕他身份不凡,背景惊人,独尊这两个字,还是不能随便说说,随便冠用的。

    不过,他却没有因此说什么,看著老者走了过去,他便也毫不犹豫地走了过去在老者对面坐下。

    “夏儿,上茶!”

    见到萧陌坐定,老者向侍立旁边的青衣少女道。

    青衣少女立即答应一声,转身离开,进了内屋,没多久,就端著一个竹制的托盘回来,托盘上有杯有盏,有壶有茶,显然是早有准备。

    她在两个青玉杯中各倒了一杯,然后收起铜壶,再次负手侍立于老者身后,就和一具雕塑似的,自始至终一言不发。

    “请!”

    老者伸手向面前的萧陌说道:“这是万山白毫,是夏儿亲手采摘浸泡的,常人可是难得一见,请用茶!”

    萧陌抬头看了那青衣少女一眼,又看了看青玉茶杯中,那纯青色的茶汤,以及茶汤中根根倒立,犹如细针的白色茶叶,点了点头,说道:“好茶!”

    说完,也不客气,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盏,轻轻啜饮了一口,这才再次说道:“好茶。”

    老者见状,笑眯眯地,也端起面前的茶杯饮了一口,这才放下,看著面前的萧陌说道:“今夜冒昧请公子前来相见,相必公子心中必有许多疑惑?”

    萧陌闻言,也不闪缩,只是淡淡开口说道:“是有一些疑惑,还请前辈不吝赐教。”

    青布老者闻言,却没有立即作答,而是抬头抬著远处的星空,半晌方才轻轻道:“如果公子不弃,老朽今夜,便给公子讲一个故事吧?”

    “故事?”

    萧陌心中疑惑,表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端正了一些身躯,回道:“洗耳恭听。”

    老者目光变得有些哀伤,显然似乎沉缅在了些什么不好的往事中,静静地沉默了很久,而萧陌也不催促,直到杯中茶凉,少女又给两人各换了一杯,老人的声音这才娓娓道来:

    “在四十七年前,灵州有一位惊才绝艳的绝世强者,名为‘六首狂君’,他行事狂放,只凭心意,不拘礼节,得罪了不少人,但因为其强大的实力,在当时的灵州,也无人能制,无人敢违。”

    “所以被他得罪,或者在他手上吃过大亏的人,都私下称呼他为‘魔君’,但是,明面上,这些家族和势力还不得不对这位狂君顶礼膜拜,尊为上师,每年,都要孝敬大量的材料给这位狂君,因此,滋生了不少怨气。”

    “如果狂君的实力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那这些怨气,也只是怨气,灵州大地,还是会保持和平日一样的平静,直到有一天……”

    老者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起来,还有些颤抖,萧陌知道到了故事最关健的节点,甚至可能就是今天老者命令引他前来最重要的目的,也不由凝心定神,将听力全部聚中到双耳,争取不放过一个字眼。

    但是,他仍旧没有催促,或者说打断老者的叙述。

    老者沉默了许久,良久,方才缓缓地说道:“有一日,也不知道是谁,忽然传出了一个消息,说六首狂君之所以如此强大,如此无敌,是因为他曾经机缘巧合,得到过一张心书残页,而那张心书残页之上,记载了大量的旷古绝学。”

    “心书残页?”

    虽然萧陌仍是不愿打断老者叙述,但还是不由疑惑地道,显然对心书残页这四个字,有些不是很了解。

    老者被他的话声惊醒,倒也没有责怪他的胡乱出声,开口解释道:“所谓心书残页,是指一张薄薄的残页,那是初代心圣口口相传的大道之书,被后人编辑成章,取名‘心书’,后来心圣陨落,他的诸位弟子为了抢夺这本心书的保管权,大打出手,其中三分之二,被心圣大陆的九圣学宫所掌握,保存,但仍有几页,下落不明,失秩四方,这些散失不见的心书篇幅,便被人命名为心书残页!”

    “据说心书残页一共只有九页,每一页之上,都藏有心圣大人对心学之道的至高领悟,得一,即可有机会踏入那无上的至高之门,但是,因为涉及初代心圣,每一张心书残页的出现,都往往伴随著腥风血雨。”

    萧陌眼神一凛,瞬间明白了过来,说道:“所以,有人就是为了对付六首狂君,所以谎言他身上拥有心书残页,就是为了置他于死地?”

    老人点头,又摇摇了头,说道:“你说的是对的,那些人的确是为了对付六首狂君,想将他置之于死地。但是……你有一点没有说对,那就是,六首狂君拥有心书残页的事,是真的!”

    萧陌一时不由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