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三十五章、晋升逍遥

第三十五章、晋升逍遥

 
    数百鲜花骑如一道鲜红的铁流,朝著市街之中凶猛狂暴的撞来,所有阻挡在他们面前的无不人仰马翻,不少人纷纷退避,敢怒不敢言。

    然而,却有一道年轻的身影,站在市街中心,不闪不避,只是整个人的气质更加渺淡了,一丝丝冰冷的气息,开始在他的周身形成。

    长明三千客,玉衣照紫京。

    长明,是灵州一百零八重城之一,排在前五,和海城,灵武城一样,是整个灵州,最庞大的势力城市之一。

    而长明特殊的地方在,这里只有一个家族,那就是长明荆家,任何外来想要插足,或者准备崛起的人物势力,全部被这个家族驱除和覆灭。

    在长明城,这一个家族就是天,就是地,就是真正的帝皇,就是掌生控死的神佛。

    这个家族,便姓荆。

    而在荆家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人物,毫无疑问,便是他们的大公子,荆玉衣。

    长明三千客。

    长明荆家,虽然独掌一地,但同样包容百家,他们招幕有三千门客,个个皆是实力不凡的高手。只有你有一席之长,实力足够,就能得到长明荆家的看重,吃穿衣食不愁,荣华富贵在手。

    这三千人,来自整个灵州各地,甚至还有外州之人,能得长明荆家的看重,自解在个个不凡。

    可是,有一个传说,荆家的大少爷,荆玉衣从小就由这些人陪练长大,到最后,他将他们的绝技一一学到手,而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将这些人一个个击败。

    玉衣照紫京,就是由此而来。

    紫京,是长明荆家为那些拥有独特能力的门客建立的一座城市,位于长明城西不到二十公里,那一整座城市,迁移进十数万人,没有任何营利行业,全部就为那三千人服务。

    但是在紫京,有一个人的声势凌驾于所有人之上,那便是荆玉衣。

    他的光芒太夺目,他的声势太骇人,整个荆家,乃至整个长明城,无人敢与其争锋,他也是整个灵州这一代,最为出类拔萃的年轻人之一。

    据说,如果他愿意,早就进入养生境,可是不知道他在等待什么,竟然一直压著自己,但是,随著时光的流逝,他的声威不降反升,就是在外州,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之一。

    现在,他站在市街中央,明明只是一个人,可是那一袭随风飘拂的玉色长衣,那一张冷俊到极致,仿佛冰山铸造的石雕面孔,却带给人一种骇人的寒气。

    鲜花骑在他们的首领带领下,朝他冲了过去,看到长街中心的荆玉衣,那首领铁面下的眼睛,也不由闪过一抹犹豫。

    不过想到城主的吩咐,还是一咬牙,长剑一挥,带头朝其冲去。

    “轰隆隆!”

    身后,得到命令的数百鲜花骑,亦是同样携带卷尘之势,朝他冲去。

    然而,当鲜红的铁流,撞上礁石,一道剑光,如雪鹤盘旋,陡然飞起,只是一剑。

    “哗!”

    同为齐物境巅峰的鲜花骑首领,铁质的面具陡然从两边分开,一道血痕从眉心直至下巴,他双眼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不能相信有人竟然敢在这海城的地面上当众将他斩杀。

    随即,他的身躯一分为二,从马背上跌落,死不瞑目。

    而他身后的鲜花骑,轰然一顿,随即爆发惊天的怒吼,加速朝他冲去,然而,迎接他们的,不过是更多更茂密的剑光。

    剑光如雪,鲜花凋零!

    这一夜,海城城主府的王牌护卫鲜花骑,除了寥寥数人逃脱,全部遇难。

    ……

    海城,城东。

    一座辉煌庞大的府弟,坐落于此,朱漆大门,雕兽铜环,尽显森然大气。

    海城势力之首,镇海侯阴独寒的府弟,镇海侯府。

    后院。

    一座高高拔起的竹楼之上,一名红衣中年人,和一名黑衣修士,正在饮茶。

    在他们面前,摆放著一张纸几,低几之上,远从数百里之外的龙虎泉取来的地心泉水将沸未沸,而对座的两人,心思却全都不在这泉水之上。

    黑衣修士目光穿过竹楼,落向遥远的城北方向,轻轻一叹:“可惜了。”

    “咕!”

    正在此时,泉水沸腾,红衣中年人手法熟稔的烫杯,洗茶,然后倒去第一泡,将第二泡的鲜茶送到黑衣修士面前,轻轻一笑:“有何可惜?”

    黑衣修士没有看那杯价值千金的龙树茶水,而是道:“精心培养数十年的鲜花骑,就这样送给别人试剑,不是可惜是什么?”

    红衣中年人闻言,不为所动,捧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这才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今夜,正是他们发挥价值的时刻,又有何可惜?”

    黑衣修士闻言,沉默良久,才道:“是啊,死亡,才是他们的价值。只是,你这位主人在他们离开之时便预见了他们的死亡,却不知道他们自己心中,在离开之时,是否有所预见?”

    红衣中年人淡然一笑,目光空旷寥远:“从成为鲜花骑的那一刻,他们的命,便不属于他们的了。对此,他们自然早有觉悟,我好吃好喝供养了他们那么多年,也是该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市街,藏龙卧虎,各方势力汇聚,岂是一群莽汉能左右得了?从他们冲进市街的那一刻起,死亡,便早已预见。”

    黑衣修士道:“抛下如此重的钓饵,你为的,就是整个市街能乱起来吧……市街一乱,海城必乱,海城一乱,四大学宫只怕再也无法置身事外了。”

    红衣中年人闻言,淡淡一笑,喃喃道:“是啊,市街一乱,海城必乱,海城一乱,那些人,自然也得全部牵扯进来。当年参与那件事的人,也就无法再藏于幕后,该现出真面目了。”

    他声音低沉,轻轻道:“关于那件事的秘密,尘封了四十年,也是时候,该见分晓了。”

    黑衣修士见状,没有再说话,只是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目光却再一次穿过竹楼,落到那遥远的市街方向。

    他知道,今夜的市街,将不再是一条宁寂的街道,今夜的海城,也必将发生令所有人都预料不到的变故。

    身为海城明面上的主人,镇海侯一手将海城的宁静搅破,将自己苦心培养的势力当作棋子去送死,付出如此大代价,自然图的,是更重要的东西。

    可是什么东西,能比得海城的实际掌控者的利益,要更大,而且更惊心动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