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二十七章、见花明道

第二十七章、见花明道

 
    明明剩下的时间越来越紧迫,距离四大学宫招收新学子只剩一个多月的时间,而萧陌距离入定九层还远,更不要说入定大圆满和逍遥一层。

    但是萧陌似乎丝毫没有著急的意思,每天准时来到此花店,而老者也只是笑咪咪地朝他打一个招呼,便自顾自做自己的事。

    两人似乎泾渭分明,没有对话,没有交流,却自然而然形成一种奇特的默契。

    七天时间一过,没有人知道,这七天中,萧陌的心前所未有的宁静,即便是寻常走路,吃饭,甚至与人交谈时,心中都随时保持一种‘枯禅’一般的境界。

    他的心性修为,得到了长足的进步,而他的入定修为,也增涨飞快。

    如果是正常的修炼,萧陌想要达到入定九层,至少需要三个月。但现在,在白日看花,和晚上以龙魂香修炼香木功的过程中,萧陌的进境却达到了一个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

    他现在入定一晚,就相当于寻常七八天的总和。而七日时间一过,他赫然已经达到入定八品后期,距离入定九品,没有多远。

    这实在是一个骇人听闻的进步。

    而这种进步,并没有终止的迹像,这也是萧陌如此喜欢来此看老者浇水剪花的一个原因。

    七天中,萧陌并没有见到老者收养的那两名少女,一直是老者一个人在此,两者之间渐渐熟稔,萧陌忽然对这老者产生了一丝好奇。

    永远是那样的一丝不苟,永远是那样的不温不火,永远是那样的平静安然……

    需要怎样的心境,才能做到日复一日,永远不起波动。仿佛世间万事万物,就没有能在他心中形成一点影响的。

    不过,虽然好奇,萧陌并没有开口动问,因为他知道,是谁都有自己的秘密,他自己就有他自己的秘密,并不希望别人打探,他又如何应该去打探别人的秘密?

    反正他知道,老者绝不是一个寻常的卖花人,而老者,似乎也从不掩饰这一点。

    第八天开始,萧陌开始有意识的帮老者提一下水,搬一下花,而老者对此,也只颔首以对,也不道谢,也不拒绝,默认他的动作,只是对在他帮忙时,笑一笑。

    如此,小半个月时间过去,萧陌的修为赫然直接突破至入定九品,距离入定大圆满,也只有一步之遥。

    但在这一步之遥上,他却就此困住,再也无法寸进。

    看老者浇花,和使用香木功修炼,都无法提升入定修为半点境界。

    这让萧陌再一次陷入了困境。

    所以,这几天,他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属,再去看老人修花,和帮忙的过程中,也有些魂不守舍,而这一幕,很快被老者发觉。

    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这一天,当夜晚降临,萧陌准备离去时,他却说道:“等一下。”

    萧陌讶然,这还是老者第一次跟他说话。

    他停在原地,却见老者一伸手,指挥他将一盆红白色的剑兰搬了过来,然后他手持花剪,走到那盘剑兰面前。

    萧陌不明其意,但似乎知道老者将有所动作,不由摒心凝神,静静观看起来。

    只见老者的手忽然动了,手中的花剪在空气中带出几道模糊的残影,剑兰表面,一些次要的根茎和花叶,全部被其剪除。

    当老者放下手中的花剪,萧陌盯著眼前焕然一新的剑兰,忽然呼息一窒,双眼无声睁大。

    只见面前的剑兰,整体如同一支利箭直冲云霄,一个个红白的花骨朵点缀在利箭一般的绿叶之畔,整体给人一种极其锋利的感觉,看起来却又独具美感。

    最让萧陌震动的是,它带给萧陌一种强烈的冲动,立即闭关的冲动。

    老者似乎知道他的想法,笑著朝他挥一挥手:“去吧!”

    萧陌立即朝老人恭敬地一躬身,然后也不多话,飞快地奔离小巷,朝著红叶客栈飞奔而去。

    身后,青布老者笑咪咪地看著萧陌飞离的身影,也不多言,只是忽然一挥手,刚才那盘被他修剪成利箭形状的剑兰忽然整体萎顿下去,然后瞬间枯萎,化为一些凋零的枯叶,再没有刚才所见的那种独特美感。

    ……

    随著萧陌的修为提升,入定九品的境界带给了他更高的速度,再加上花店小巷距离他所居的红叶客栈又没有多远,所以没多少时间,萧陌便回到客栈之中,再次来到自己房间。

    一到自己房间,他就立即在外面挂上一个‘请勿打扰’的牌子,然后在里面闭上木栓,做好长期闭关的准备,然后盘膝坐到床榻之上,在面前的茶几上,一狠心,直接将最后小半块的龙魂香全部点燃。

    然后,萧陌挥手将茶几往前面一移,让银制的熏炉离自己约有一丈来远,盘膝坐下,五心向天。

    随著银制熏炉中,龙魂香的点燃,一缕缕如兰似麝的奇异香气,开始侵入萧陌鼻端。萧陌的心,顿时一分一分宁静下来,他思绪渐缓,整个人缓缓进入入定之中。

    香木功的运转方法,在他身体中不断运转,原本怎么也看不到的瓶颈关卡,忽然变得清晰可见,并且在萧陌坚持不懈的运功下,一分一分松动。

    萧陌脑海中,老者刚才在花店之时修剪出那盘云霄剑兰的模样,一次次浮现在萧陌心中,萧陌的心越来越明亮,意识越来越坚定。

    也不知过了多久,甚至忘记外面日月之转换。

    忽然,外面天刚破晓,一轮红日自地平面升起,仿佛一个火球直冲天空,散发著光和照。

    通红的光芒照射在萧陌脸上,一片神圣,入定中的他,忽然浑身一阵陡动,脑海中,一句偈语莫名跳出。

    “人人自有定盘针,万化根源总在心。却笑从前颠倒见,枝枝叶叶外头寻。”

    萧陌想像,自己心脏之中,多出一个罗盘。罗盘之上的指针,不管外界如何变幻,他身上的气息如何波动,总是不移不动。

    脑海之中,白云苍驹,世事变幻,前世今生,过去未来,历历在目,又转眼消逝。

    最终,一切定止,萧陌睁开眼睛,双目中,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澈光华散布双眸,又慢慢消散。

    他长长呼出一口气,只觉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而整个身躯,也似进入了另一重境界,一呼一息之间,便似可以腾云架雾,身化苍天。

    “入定大圆满!”

    萧陌起身,来到面前的茶几上一看,银制熏炉中,那最后一小块的龙魂香已经彻底燃尽,不剩半点。而香木功也赫然达到最终大圆满的境界,再也无法前进。

    至此,萧陌已经拥有了前往四大学宫进行试练选拔的资格,而两个半月的时间,才只过去一个半月。还有接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供萧陌用来尝试寻找通心花,突破心关之举。

    入定,逍遥。

    入定是基础,逍遥才是真正的入门。

    不过,别人对于入定和逍遥的界限分得很清,但对萧陌,却很模糊。

    他在入定四层时,便分别有了逍遥一重,心元初聚,逍遥三重,心元气团初成形等种种异相,在入定八层时,又有了逍遥境五重,心元如珠,吐息成箭的异相。

    而现在,他修为先后突破入定九层,又到如今的入定大圆满,虽然心元气团没有太大的变化,但还是有所进步。

    可以说,萧陌对逍遥境的感受,远超其他入定境的人,一旦他成功破心关成功,他几乎可以立即拥有媲美逍遥一二重的实力。

    只要稍加修炼,他几乎便能拥有逍遥境四五重的实力,这是别人截不可能拥有的优势。

    当然,当务之急,还是找到一株品质不低的通心花,来尝试突破自己的心关。心破不破,心元就永远只能凝固在体内,无法外放和杀敌,就算它再强大,也只是一件死物。

    唯有能灵活运用的心元,才是真正的大杀器,也是所有修士,有别于凡人的根本。

    想到此,萧陌不再犹豫,直接收起茶几上的银制香炉,起身离开客栈,准备一是外出碰碰运气,二也是想像那花店老者道谢。

    若没有他,他最终肯定还是能突破入定大圆满,只是却不知要花多少时间,和多少精力了,到时极有可能就错过四大学宫的选拔。此时萧陌自然明白,老者最后剪那一盘花,不为其他,就是看出了他的问题,故意指点他的。

    一盆花中,可以见道。

    一盆花中,可以见性。

    一盆花中,可以看出世事历练,人情往来。

    就因为那盘花,让萧陌顺畅无比地突破了入定大圆满的瓶颈,省却了他不知多少的时间和弯路,他对老者自然是感激的,同样也更加证实了,老者非同常人,值得自己尊敬和礼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