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二十六章、心魔
    然而,不知道为何,这一次,萧陌却只在房中闭关了三日,便不得不提前出关。

    这点时间,还不如一个入定五层的人,更不要说,他现在已经是入定八层,一般至少可以入定一个月,而随著修为的进步,甚至应该可以持续更久时间才是。

    “这是为什么呢?”

    萧陌当然知道,这并不是他入定境界有所退步,而是那一日紫宫山下,目睹两大学宫的精英弟子那场道争,让他有所顿悟。

    只是这顿悟,却一时不能转化成他进步的动力,反而打乱了他正常的修炼步骤。

    越是如此,他越难以突破成功。

    入定八品,心魔初生,并不是一个笑话。

    心魔?何谓心魔?

    世人皆说,人心有善恶两面。无论是谁,都不可难只有纯善和纯恶的一面,只不过有时表现在别人面前的,可能是至善至恶,但这一切,皆只因其将另一面掩藏起来了而已,而不是不存在。

    所以心魔,便是指人心里的恶魔,也指欲念。

    心修之士,突破之时,不但和武士修者晋升境界时,必需要遇到的障碍和瓶颈,最严重和可怕的,反而是这心魔。

    入定境初中期的修士,是没有心魔的困扰的,因为那时境界还抵,心灵还很纯,心魔根本无法诞生,但随著入定境界的提高,时间的延长,心灵修为的壮大,也就给了心魔滋生的土壤。

    修为越高,心神越强大的人,诞生出的心魔,也往往越强大。

    心魔能产生幻景,让你沉迷其中,给你指错道路,让你心灵崩溃,甚至彻底被其掌控。所以心修之士,一生之中,最大的敌人,不是世俗之敌,而就是自己心中的这个心魔。

    心魔将随本体的增强而增强,也就是说,它永远是杀不死,除不掉的,你在,他就在,你亡,他未必亡。

    贪,嗔,痴,妄,执,怨,仇恨,都容易产生心魔,更喂养心魔成长。

    人心一切负面情绪,皆是心魔口中的食粮。

    负面情绪越多,贪念欲念越多,心魔越恐怖,它能吞噬人心,能转白为黑,能让人失去理智,而在你寻找它时,它又可以隐匿,可以伪装……

    但是,一旦你能一次次的战胜心魔,也就如磨刀石,将心灵磨砺得更纯粹,更坚韧,更无暇。

    心境修为也就更高。

    所以,心魔的存在,固然是所有心修的头等大敌,却又是历练自己的最佳工具,战胜一次心魔,实力都会得到长足的进步。

    越是强大的心魔,一旦战胜,获得的成长越是惊人。

    所以古人说,人最大的敌人便是自己,战胜自己,便能得到突飞猛进。

    而心修到了后期,随著心魔的不断成长,也越来越可怕,很多无法战胜心魔的人,会被心魔奴役,成为心魔的奴隶,身躯被心魔所主宰,便成为俗称的“魔!”

    心圣大陆,并不是一个安定详和的世界,大量战胜魔的存在,和被魔占有的修士,在这个世间上互相争锋,互相杀伐,形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

    而心魔之士,只要不断的增长自己的欲望,贪念,便能不断得到成长,所以进步速度,是心修之士的数倍,甚至数十倍。

    而心修之士,到了后期,依旧要不断的与心魔作斗争。甚至到了化圣的最后一步,就是斩心魔。

    唯有完全斩去心魔,斩去另一个自我,才能真正得脱五行,遨游天地,成为永生不死的至圣。

    可惜,这一步实在太过艰难,世间没有人有自己的心魔更加清楚自己的弱点,想斩去另一个自我,往往不逊于自杀。很多人失败在这一条路上,很多人徘徊在这一条路上,自古至今,真正能完全斩却心魔,成就至圣的,也就一个心圣而已。

    要不然,若不是斩心魔这一关太过艰难,四千余年来,也不会就心圣一人化圣,其他人,都只能到准圣,也就是大贤的境界。

    圣贤,圣为峰,贤为脊。至圣之下,为大贤。而大贤,便是准圣的另一个称呼。

    几千年来,能达到贤这一级的,不在少数,但要么有人自此固顾自封,不然去经历那斩心魔的可怕一幕,要么就是斩道失败,彻底飞灰烟灭,甚至一旦心灵完全在斩道过程中崩溃,便成为了历年来心圣大陆最可怕的魔头,往往都引起一阵阵腥风血雨。

    萧陌现在自然还没有到那一步,斩道离他还远著呢,但是,入定八品,心魔初生,却也不是一个笑话。

    入定八品,相当于进入了入定境后期,而入定境后期,心神修为已经有了足够滋生心魔的土壤,这一步,是很多人最艰难的一步,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进入入定八品,但从入定八品,到入定九品之间,却犹如天堑,需要耽搁十分久远的时间。

    入定八品到入定九品之间,也是一个十分大的难关。

    萧陌刚入入定八品,心魔第一次诞生。他还没有意识到,但是,心魔的的确确已经在影响他的心性与行为,这就是心魔为什么可怕的原因。

    他在,他在看著你,他在影响你,但你恍如不觉,直到心灵生出灰尘,修炼境界出现问题,你才能发觉,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萧陌决定,不再强行闭关了,就算这样闭下去,也毫无用处,这一次,他决定要好好在海城中走一走,多看,多听,多经历。

    唯有如此,心胸开阔了,也许一切就迎刃而解。闭关苦修是苦修不出什么东西来的,而悟到了,才是真的到了。

    离开客栈,不知不觉,他再一次来到了那条小巷,来到了那间花店前。

    这一次,他没有犹豫,直接走了过去。

    三日前在此见到的青衣女子师迎夏,并不在此,显然,身为山海学宫的内院弟子之一,她并不能随时出现在这间小小花店,平日肯定有自己更多更重要的事做。

    吃牛肉的那间小馆中跑堂告诉萧陌的另一位少女,屈飞烟萧陌也没有见到,可能是并不在此。

    倒是第一次见到的花店主人,那位青布衣服的老者,再一次出现在萧陌的视线,依然是那样平淡随意,手持花洒,浇水翦枝,却让萧陌的心一下安静下来。

    他站在旁,默默地看著,那位老者,看到他到来,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他微微一笑,就继续做自己的事。

    就这样,一个做,一个看,时间不知不觉流逝,转眼已经入夜。

    萧陌回到客栈,老者将花盘收回屋中,关上店门,一天便已过去。

    第二天,第三天,一连七天,萧陌天天来到此花店,天天是一个看花,一个浇花剪花,时间似乎在此停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