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二十五章、悟
    一身白衣的宇文怒见状,目光中,终于也不由露出一丝讶色。

    他看向山海学宫的这位蓝衣少女,淡淡道:“不愧是山海学宫的高徒,孙师妹的这句花在何处,可是妙极。”

    然而,山海学宫的人却并不上他的当。冷石微微伸手一引,道:“道争之时,不务虚赞。请宇文师兄解答,此签之中,花在何处?”

    宇文怒闻言,深深看了那名蓝衣青年一年,随即,淡淡道:“花在心中。”

    “什么?”

    宇文怒的此答,显然大出乎了山海学宫众弟子的预料,不少人第一时间觉得慌唐,然后纷纷大笑起来。只有冷石,以及那位出下此题的蓝衣孙师妹,和另一名银峰弟子,脸色同时一变。

    孙师妹道:“宇文师兄真会说笑。花明明在签上,如何能在你心中?签上之花我们人人可见,可你心中之花,我们可是无一人能见能闻,这便说明,宇文师兄此答错了。”

    “是么?”

    宇文怒微微一笑,也不著怒,淡淡道:“圣人曾言,天下无心外之物,既然孙师妹问我花在何处,那心外无物,花自然在我心中。”

    孙师妹闻言,一时窒息,半晌竟不能作答。

    山海学宫的领队弟子,冷石见状,知道自己不出手是不行了。很显然,这位宇文师兄看似粗莽,其实粗中有细,并不是好易与之辈,不然也不能成为明月学宫的领队弟子。

    他目光微微一转,道:“既然花在宇文师兄心中,那不知,此花为何颜色,为何味道,还请宇文师兄有以教我。”

    明月学宫诸学子闻此言,面色再次微微一变。

    显然,冷石此话,摒弃了花是不是在宇文怒心中的说法,而直接问他花为何物,花为何味,如何宇文怒回答不上来,这一题,自然算他答错了。

    宇文怒闻言,双目微微一眯,紧盯著对面的蓝衣弟子冷石,见其半步不让,只是紧紧盯著自己,知道如果答不出这个问题,只怕今日,便要灰溜溜离去了。

    于是,他闭上双目,沉思半晌,忽然悠然叹道:“此花红艳艳,恰似大日初升。此花香绵绵,有如玉桂开时。”

    这句回答,便是直接指明,此花颜色为红色,而味道像桂花之香了。

    所有人一时愕然。

    不过竹签之上的一个花字,如何能有红色之别,如何能有桂花之香?山海学宫不少人脸上,已经露出嗤色。

    只有冷石,脸色郑重,似乎知道宇文怒不可能无的放矢,他怎么可能放任如此大一个破绽放在众人面前,让人质疑。但虽然知道,此中必有陷阱,他还是不得不踏进去,询问道:“宇文师兄说此花为红色,此花似桂花,不知此处,还有谁人看见,一能闻到。如果无人看见,无人闻到,那就说明,宇文师兄是胡编捏造,请恕我等不能苟同了。”

    宇文怒闻言,似乎早有所料,不但不怒,反而微微一笑,只是淡淡反问道:“我心中看见,此花便为红,此花便似桂香。如果冷石兄看不见,不知冷石兄看见的此花,颜色如何,味道如何,只要让我们看出其非红非桂,冷石今日便自动认输,马上率队离开,那座小炼心石矿,也归于贵学宫,如何?”

    这番话初一听是认输谦辞之词,但是冷石初闻此言后,却不由面色大变,显然大感棘手。

    是啊,宇文怒说,他所见之花,颜色为红,味道为桂。如今冷石问他,众人不曾见,众人不曾闻,如何知真假?

    但宇文怒立即反驳他,既然冷石不相信他心中之花为红,颜色为桂,那就请冷石说出他心中之花的颜色,味道,并让其他人看见,如果他能做到这一步,宇文怒立即认输,率队离开,放弃那座小炼心石矿的开采权。

    这初一听,只是一个简单的问题,但到了冷石这,却坐立难安,左右为难。

    因为,他如果胡乱说一种颜色,一种味道,别人同样看不见,也闻不著,那么,正如他诘问宇文怒所说,如果别人都看不见,闻不著,谁知他所说是真是假?

    这样一来,他就会瞬间居于下风。

    但如果他不说,那就等于默认宇文怒说的是真的,他心中之花为红,味道为桂。虽然明知道宇文怒此举纯熟胡说八道,竹签上的一个花字,既不可能显现在他心中呈红色,也没有桂香,却又反驳不能。

    这便是,你让我解答的我解答不了,那我让你解答的,你能解答吗?

    结果当然是,不能。

    沉默许久,最终,冷石脸色一脸难看,淡淡看著对面的宇文怒,道:“今次道争,我山海学宫认败。那座炼心石矿的开采权,暂归明月学宫。不过,一个月之后,我们山海学宫会另遣弟子,前往贵宫论道,到时还望明月学宫不要退缩。”

    “好,随时奉陪!”

    明月学宫领队宇文怒,闻言哈哈一笑,一点也不忤道。

    言毕,他一挥手,直接带领明月学宫的诸弟子朝远处原路返回,走出一段,忽然朗朗背诵道:“圣人游南镇,一人指岩中花树问曰:‘天下无心外之物,如此花树在深山中自开自落,于我心亦何关?”

    “圣人言: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因此,此花自然在我心中,也在诸位师兄师妹心中,这心花为灯,照亮你我前程,借此与各位师弟师妹共勉!”

    声音袅袅,越去越远,最终,明月学宫一众十人彻底在道路尽头消失不见,而山海学宫的十位弟子却站在紫宫山下,怔怔地望著他们的背影,一动不动。

    良久,那名金峰弟子冷石一声长叹:“一掌化仙,名不虚传,果然非是等闲,这一次,是我们输了,走吧!”

    说完,背影落寞,带著身后九名弟子,返回山海学宫,一边走,一边道:“回宫之后,冷某将闭关一年,一年不到,绝不出关,今日之耻,他日自当重上明月学宫,重新找回。”

    身后众人,见状不由一脸敬佩之色,原本悲伤的心情恢复了许多。

    那位孙师妹,以及另外那名银峰男弟子,和另外七名普通弟子,一齐大声道:“愿意追随冷师兄的脚步,共入炼心洞,经心魔百炼之苦。一年不到,绝不出关!”

    那位冷师兄道:“诸位何必如此!”

    但所有人一齐道:“山海学宫,同荣同辱,今日既败,丢我山海学宫之面,自当惩罚。师兄不必多言。”

    良久,那位冷师兄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便谢过诸位师弟了。请吧……”

    “请……”

    ……

    十人的身影,也重新融入那层层蓝色光幕中,而道路一侧,全程目睹这一过程的萧陌,却不由大感震动,心中,隐隐似乎有所领悟。

    他再不犹豫,快速沿著原路返回,回到红叶客栈,立即回到房中,重新点燃一炉龙魂香,再次进入深层入定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