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八章、金蝉脱壳
    不过,现在并不是沉缅于欣喜的时刻。

    大敌当前,生死危机就在眼前,如果连这一劫都逃脱不了,别说他现在修出心元,就算他现在突然突破到逍遥境,也无济于事。

    而且,即使他在入定境四层时就修炼出心元,也不代表他的资质就从此发生改变。

    半窍废体还是半窍废体,日后的修行道路依旧是漫长而艰苦。

    而且,萧陌的入定境界也没有因此提升,入定四层还是入定四层,想要晋升到入定第五层,依旧得经历很长时间的辛勤修炼。

    抬头看了看天色,子时刚过,距离萧陌认定的最佳逃走时间还有两个多时辰。

    门外那名萧执事的身影还是矗立在那里,挺直如枪,一直不动。很明显他虽然看不上萧陌这名半窍废体,心中只怕也完全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但不完成任务,只怕是绝不会离开了。

    萧陌的眼瞳微微缩了一缩。

    此时他的心已经彻底静了下来,望著窗外萧执事那一动不动的身影,一个不太成熟的计划忽然开始在他的脑海中跳出。

    过了半晌,思绪围绕著这个计策不断的进行改变和完善。最终,一个在萧陌眼中,几近完美,而又能确保应对任何突发情况的计划,彻底在他的脑海中成形。

    但毕竟事关性命,为以防万一,他又将此计划从头到尾推敲了一遍,确定再无遗漏,而且几乎有百分之百的几率成功,这才不由轻轻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就是等卯时天明之刻了。”

    人一轻松下来,就不免胡思乱想,刚刚修炼出心元,萧陌又一时不欲再练。

    想了想,他忽然一伸手,将白天自己在家族藏心阁中所得的那枚黑色木鱼取了出来。

    夜凉如水。

    明月移过窗扉,在萧陌的房间中洒下一片清凉的月光。

    萧陌将黑色木鱼托在掌心,仔细观看。

    白天没有看仔细,此时就著月光,当萧陌的目光落到掌心中的黑色木鱼之上时,却惊异的发现,随著头顶月光的照射,木鱼之上的图案竟然如同活了过来,在月色下透出一种奇异的味道。

    萧陌仔细看去,只见木鱼的颜色竟然在慢慢发生变化,从原有的青黑之色变作纯青,最后竟然青中带紫,整体如同透明,宛如是一颗精雕细琢出的心脏。

    最重要的是,“它”竟然是有著呼息的。

    只见它的背部一起一伏,频率很轻微,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但当你全神贯注到木鱼背部,就会发现这种十分奇妙的变化,如同一呼,一息……充满著奇特的韵律。

    “这是?”

    萧陌一惊,手一抖,差点直接将这木鱼打翻在地。

    所幸他终究心性过人,最后关头生生克制住了,左手一收,不敢再多看,直接将其收入衣袖中。而人盘坐在那里,依旧面色不断变化,尚旧没有从刚才木鱼发生的那诡异变化上回复过来。

    “这木鱼绝对不同凡晌,只是到底是什么东西,为何有那样奇诡的变化,又是怎么落到我萧家藏心阁中被当作一件普通魂宝给收藏起来的?”

    萧陌心中不由浮现出无数的疑问,不禁联想到木鱼这种奇异音器的诞生来源。

    传说,木鱼的诞生,是因为上古之时,一位佛门高僧,前往西禅圣地取经。那时天地元气还未散,正是道术最兴盛的时候,西禅圣地,就是当时佛宗的祖庭。

    那位高僧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取得经书而回,却在乘船渡海之时,风浪大作,一条恶鱼张著大口朝船上扑来,将船头上摆放的经书一口吞没。

    高僧为护经书,跃入大海与恶鱼博斗,最终将其击杀,拖回船头。

    恶鱼一死,海面瞬间恢复风平浪静,阳光灿烂。恶鱼身躯化为污水流入大海,只留下鱼头摆在船上,但经书已失,却再也无法追回。

    事后高僧只好带著鱼头返回佛寺,每日敲打鱼头,念诵“阿弥陀佛……”,希望讨还佛经,日复一日,大鱼头被敲得粉碎。

    但高僧却已经养成了敲著鱼头念经的日子,于是照著鱼头的模样雕了一个木制的,每日念经,竟然最后成的成为了佛陀。

    于是,后人争相模访,敲木鱼诵经,就成了佛门子弟的修行习惯。

    不过,萧陌却是知道,这则传闻,不过是后人牵强附会而成。佛门子弟喜用木鱼,只因为鱼昼夜常醒,从不闭眼,所以刻木形而击之,用意是警醒自己,不能懈怠。

    这就和佛门的戒律是一个意思,只是后来渐渐流传,人不知其意,木鱼却大为风靡,流传天下,成为佛门的像征之一。

    其实此器道门弟子也多有所用,最早是作为道门信物,是来召集道徒,同时用于讲经的。可以说,它的象征意义,远远大过它的实际意义。

    但是,当天地元气散尽,佛门,道门子弟要么遁入洞天福地,隐世不出;要么就彻底消亡,成为记忆。木鱼这种东西,也早已随著时间的流逝,而被世人所遗忘。

    所以要说它真的是一件什么稀世的奇珍异宝,也说不过去,更不应该跟心修之士扯上任何联系。因为心修之士是诞生在四千五百年前,而四千五百年前,佛宗,道宗的弟子,已经相继隐世,不再出现于世上了。

    所以,除非它的诞生,是来源于四千五百年前……在心修一门还没有彻底发展状大起来之时,在天地元气还未溃散之刻。若是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佛宝,也就说得过去了。

    但刚才萧陌看这木鱼的样子,却很新,一点也不像是一件已经流传了四千五百多年的古物。所以,这其中,肯定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

    这件木鱼,又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异宝,有什么作用呢?

    怀抱著这样种种的疑惑,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明月西垂,而太阳还没有升起,正是到了一天中最接近光明,却又最是黑暗的时刻。

    萧陌陡然从沉思中惊醒,一看窗外的天色,瞬间意识到,时机到了。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于是,他不得不收敛自己刚才那完全不知道发散到哪里去的思绪,正心凝神,最后回头,看了一眼这处自己生活了三年之久的地方,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更是在此生活了十几年。

    突然一朝要走,还真的有些舍不得。

    但萧陌怀著大毅力,一咬牙,将在此生存的所有记忆,全部融入这一眼之中。然后再不犹豫,一伸手,就自怀中掏出下午那名萧执事给他送来的三品灵丹,天王保心丹。

    将青玉丹瓶揭开,从中倒出一粒色呈火红,如同有烈焰在其上蒸腾的奇异丹药,一股幽香瞬间扑鼻而来。

    萧陌毫不犹豫,一张口,就将这粒丹药拍入了自己口中。

    随即,他一伸手,并指如刀,猛地朝著自己咽喉之处一戮。

    “砰”的一声轻响,毫不作防备的萧陌咽喉,顿时出现一个小小的血洞,鲜血如同涌泉一样朝外流了出来。而萧陌的身躯,顿时眼神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砸倒了一张他早已准备在侧的椅子。

    “咚”的一声闷响,在这漆黑的夜晚,自然格外刺耳。

    一整晚都守侯在外的那名萧家执事,自然不可能忽视如此怪异的声响,他缓缓回头,冷笑道:“爪娃子,这个时候了,你还想弄什么玄虚?准备上路吧!”

    然而,话声一落,当他彻底回头,目光落到窗户之内,一道横躺在地上的影子上,瞬间意识到了不对:“不好,这小子意志太过脆弱,知道落到白家手上,要经历什么样的折磨,竟然自己自戮了。”

    “不行,他可千万不能死。他死了,我的任务该怎么交待?”

    心急如焚的情况下,他再也顾不得其他,猛地伸出一掌,重重一拍,面前的窗棂应声碎裂。

    萧执事纵身跃入室内,目光一扫,便看到地上咽喉流血,人事不知,早已断绝呼息的萧陌,一时间不由面色顿变。

    “该死,你早不死晚不死,为何偏偏在族长就要来提人的时候自残,这不是将我往黄泥巴坑里推吗?”

    纵身跃来,伸出食指,在萧陌鼻尖之下轻轻一探,感受不到丝毫气机。他再也顾不及其他,怀揣著极度的慌乱,就朝著萧陌院子之外奔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喊:“不好了,萧陌自残了,快请族长,快请族长!”

    声音越来越远,显然是去找萧家族长萧百器禀报去了。

    而在他走后,地面之上,明明已经断去呼息的萧陌,却陡然双眼一睁,重新自地上坐起,眼眸如明月般闪亮。

    他一伸手,在自己咽喉下再疾点了两下,顿时止住血,随即望著那位萧执事奔离的身影,一声冷笑:“金蝉脱壳,关心则乱,你以为,我提前要你们支付的天王保心丹,是用来做什么的?”

    想到此,他略有些遗憾,喃喃地道:“你应该庆幸,如果不是你与我的境界差距太高,我没有把握在你靠近之时一击必杀,出现意外,否则,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不过,我萧陌今日离开,他日,总有回报之时,也不过多让你在这世间,寄居一段时间而已……”

    “想必,当你们发现我只是假死,已经提前离开,而又找不到我的踪迹时,你这位负责看守我的家族大执事,日子也不会太好过吧!”

    嘴角边,欣起一抹奇异的讥嘲,萧陌知道自己这番手段,撑不了太久,过不多时,肯定就有人过来查看,所以再不犹豫,将早已准备好的一些重要物品一揽入袖,随即身形一纵,借著那萧家执事用掌力破开的窗棂,趁夜而走!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但却是萧陌希望的开始。

    ps:第二更,感谢最是光阴化浮沫的188打赏,感谢其他打赏和投鲜花的朋友们。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自逐离家的萧陌,终将迎来崭新的一天,也是正式揭开这个神奇世界的开始,敬请大家期待。

    至于木鱼的来历,更是神奇,大家有猜得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