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圣纪 > 第三章、如此无耻
    那名萧家执事面对萧陌时,态度冷漠无礼,但到了此处,声音却陡然变得谦卑恭敬。

    他轻轻敲了几下房门,低声开口道:“禀族长,族人萧陌带到。”

    “请他进来吧!”

    屋内,响起一道略有些苍老但中气十足的声音,萧执事闻言,这才推开房门,将萧陌放了进去。

    等萧陌进入,他再带上房门,自己守护在院外。

    萧陌进入房间,发现一名紫衣老者,正负手而立,背对著自己,似乎正在欣赏著悬挂在墙壁上的一副图画。听到声音,老者这才回过头来,露出一张方正慈和的脸庞,不正是萧家族长,齐物境巅峰的大高手,‘百器之宗’萧百器是谁?

    “旁支弟子萧陌,见过族长!”

    他微微弯下腰,恭敬地向其行了一礼,弯腰的过程中,目光余光扫过,却不禁一怔。

    这个房间很小,虽然看起来布置奢华,却不是会客之所,看起来私密性很好。

    如果萧家族长找他,是要问询玄水湖试练,白心秋遇刺一事,理应在大堂询问,而且当著众人的面做笔录。这般私下找自己问询,是何意思?

    不过,虽然心中怀著疑惑,但他毕竟是一个已经成熟了的灵魂,还是强压了下来,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著萧家族长萧百器的开口。

    “来了啊?”

    紫袍老者萧百器看到萧陌进来,却是站在那里不动,直到萧陌行过一礼,他才脸上堆上一脸虚假的笑容,急忙过来,伸手虚扶:“贤侄不必多礼,你父母祖辈,都曾为族中任务牺牲流血,你就是我的子侄,又何必如此生份?”

    萧陌趁势站起,闻言嘴角微微一撇,没有说话。

    他这具身体的父母,的确都曾经是族中有数的大高手,只是一次家族急需一颗三阶凶兽烈焰云豹的心血,两人自告奋勇,前往魔鬼林狩猎烈焰云豹,最终虽然得到心血,却也不幸牺牲。

    但是,家族对于此事,当时表现得却极其平淡,直接拿走了其母送回的云豹心血,在其伤重不治后,却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表示,对于两人的独子萧陌,也没有任何的照顾,甚至任凭族内各支欺压。

    这些年萧陌一家所拥有的财产,除了他父母留下的那栋小偏院之外,其余的已经被族内各支以各种名义全部瓜分完毕,这也是萧陌这些年生活得那么艰难的原因。

    现在,萧家族长居然喊他子侄,又提起其父母的牺牲,这还真是笑话。

    早些年不提,现在提起这些,是想拉关系么?

    不过,萧陌的灵魂毕竟非比寻常,前世虽然死宅,一些人情是非还是能分辩得清的。

    萧家族长以前不曾对自己露过如此和睦慈祥的颜色,现在突然召唤自己,又是选了一间如此私密的小房间说话,还一开口就是想拉近两者之间的关系,这让他不禁露出了一丝警惕之色。

    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只是,自己又没有什么值得萧家族长贪图的东西,他这般惺惺作态,所为何故?

    萧陌不语,静看著对方的表演。

    萧家族长萧百器,看到萧陌根本不为所动,那双故作慈详,实则深沉的眸子中,不由隐隐露出一丝不快。

    不过想到什么,他还是很快压了下来,继续和颜悦色的朝萧陌道:“贤侄,这些年家族待你如何?”

    萧陌闻言,微微一愣,随即,心中鄙夷,表面却不得不说道:“照顾有加,肝脑涂地不能报之以万一。”

    “好,好,很好!”

    萧家族长萧百器闻言,不由大声叫好,拍了拍萧陌的肩膀:“你是个好孩子,假如有朝一日,家族有难处想寻你帮忙,为了家族的繁衍发展,延续存亡,你是否愿意为家族牺牲一点个人的利益?”

    “嗯,这老狐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萧陌莫名感应到了一股危机,瞬间让他警觉起来,不再轻易回答,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地道:“如果家族有难,萧陌力所能及之处,自然相帮。”

    言下之意则十分简单,如果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那自然就敬谢不敏,没什么好说的了。

    闻言,萧家族长萧百器眉头不由不著痕迹地皱了一皱,这才发现,他好似还是小看了萧陌,没想到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在自己这位萧家族长面前,居然有如此深厚的城府,懂得避实就虚。

    若是家族其他弟子,听到自己被族长召唤,又一上来又是一通夸赞一通拉感情,只怕早就肝脑涂地,热血上涌,什么也要答应下来了。

    “可惜……”

    他在心中暗暗地道:“当时在白心秋遇袭的遇龙岭,只有两名四族弟子恰好在场,一个就是家族天才弟子萧神剑,一个则是这个半窍废体萧陌。”

    “此事已经查明就是萧神剑见财起意所为。当时他恰好赶到遇龙岭,意外发现一处山岩中藏有一株绿阶顶级灵草紫阳七心草,此草可是帮助心境修士突破逍遥境关卡的重要灵物,但偏偏,那株灵草旁已经有一个人捷足先登,正是白家二少爷白心秋!”

    “萧神剑已经晋升逍遥境一重,距离踏破逍遥境二重也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他能得到这株紫阳七心草,突破逍遥境二重指日可待,甚至三个月后学宫考核之时,极有可能晋升三重,通过把握自然更大。所以一时起了贪心,偷袭白心秋,抢夺紫阳七心草,可惜一个不慎,将其误杀。”

    “现在白家找上门来,指出经过数日排查,当时出现在遇龙岭附近的,便只有我族萧神剑以及这个萧陌。但萧神剑身负我族重望,现在又得紫阳七心草,不出一月必能突破逍遥境二重,在阳城四族弟子中排名第一,将来更是极有可能晋升三重,甚至四重,成为州级学宫的核心弟子,光大我萧家,不可能交出,那便只有将这个废体萧陌交出去抵罪了!”

    想到此,虽然有些埋怨萧神剑做事冲动,谋事不密,偏偏留下了出现在遇龙岭附近的蛛丝马迹,让白家的人找上门来,却一点也不认为,他抢夺灵草有什么过错。

    至于萧陌这个半窍废体,家族中早就无人关注的存在,损失一个,又有什么好可惜?

    在他‘百器之宗’萧百器的心中,萧陌自然是远远不如萧神剑一人重要的,甚至是萧家绝大部份三代弟子,除了同为四窍之心的萧明玉,其余人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萧神剑重要,所以原本不需要对萧陌这样一个半窍废体如此和颜悦色。

    只是现在还需要他自己承认偷袭,出去顶罪,所以虽然不满,但还是只得再次堆上一脸笑容,装作和善可亲地说道:“贤侄啊,事情是这样的,老夫也就不讳言了。七日之前,四族的玄水湖试练,你也参加,也知道发生了一起意外是吧?”

    “是啊……”

    萧陌更是心头一震,瞬间意识到戏肉来了。他点点头回答道,心头却思绪电转,思考接下来萧百器可能说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东西。

    萧百器故作悲愤地道:“那白家二子白心秋意外遇袭身亡,白家找不到凶手,却偏偏诬陷到我萧家头上,说你和神剑刚好都出现在遇龙岭附近,凶手自然是你们两人其中之一。”

    “他们找上门来,要我三日之内查清楚真相,给他们一个交待。这白家明显是看我萧家好欺服,又一向不对付,所以借故报复。贤侄啊,神剑已是逍遥境一重,三个月后就要代表家族去参加四大学宫的选拔,不能有失啊。”

    说到这里,他长长一声叹息,脸上显出愁容,望向萧陌,似乎有些难为情地缓缓道:“所以为了家族未来,可否辛苦贤侄先委屈一些,自己先承认在遇龙岭上偷袭白心秋之罪。事后家族必定不惜一切代价,花重金也要把你保释出来,等到保释之后,家族将升你为族老,更供应你一切修炼所需资源,堆也要将你堆至逍遥境,如何?”

    “来了,终于来了!”

    萧陌听完族长萧百器的话后,终于明白过来,今日萧百器这位萧家族长,为何会突然找到自己这样一个普通弟子,又是在如此隐秘私下的地方会面,并不让其他人在场。

    原来,他竟然是想让自己替代萧神剑,主动出去顶罪……

    至此,他哪里还听不明白,萧家族长显然是早就查清萧神剑就是杀人凶手。但是,面对一位前途无量的四窍天才,和萧陌这个只有半窍的废体,他却选择暗保凶手,反而想要萧陌自己出面,承认偷袭,承担污名,从而顶罪。

    事后花重金保我出来?再画一张族老和进军逍遥境的大饼?

    萧陌心中不由冷笑。

    这死的可是白家二少爷白心秋,仅比萧神剑次一级的三窍天才,白家未来的希望。如果不是承受巨大压力,萧百器怎么可能如此委屈求全,来求自己这样一个三代弟子?

    但正因为承受巨大压力,可以想见死了二子的白家家主此刻是多么愤怒,自己一旦真的承认了偷袭白心秋,致其死亡,那还有好?只怕千刀万剐都是轻的,死后估计连具全尸都找不到。

    什么重金赎出,奖励族老之位,给其供应无穷资源助其堆砌至逍遥境,那都是假的,镜花水月,根本不可能实现。

    “这是在给自己画一张大饼啊,引诱自己出去顶罪。如果是其他少年,热血冲动,只怕还真的被其说动,愿意为家族牺牲,觉得萧百器真的能再从白家手中将其赎回来,但自己怎么可能那么傻?”

    “不提萧家能不能做到,只怕就算能,为了一个废体,也不会愿意真花费那番巨大的代价吧……最后肯定是坐看我被杀,事后能给我收尸一下,就算仁厚。”

    “嘿嘿,嘿嘿……”

    想到此,这一刻,萧陌心中忽然无比悲愤。

    一直以来,也只是以为家族就算自私势利,冷情淡漠一些。却万万没有想到,如此无耻荒唐的事情,从这位萧家族长萧百器的口中说出来,却也能如此冤冕堂皇,装腔作势。

    明明是无辜之人,却要成为家族天才的替罪羊。对方杀了人抢了东西还逍遥法外,高高在上,而他什么也没做,却要被劝心怀大义,为家族奉献,仿佛不愿意牺牲奉献就是一种罪过。

    但这种奉献,是拿我自身的性命,去换取他人的性命,这种奉献,不要也罢!

    这种世道颠倒,善恶不分的世界,可悲。

    拿自己族人子弟的性命,去换取另一位犯罪天才的前程,这样的人性,亦可悲。

    只是我萧陌,又岂能任由他人揉捏,这件事,我绝不同意。

    目光闪烁,只是一瞬间,萧陌便做了决定,直接开口拒绝。

    ps:第三更。